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那個操縱熱搜的女人_楊天真

  • 小白兔

  • 2019-07-09 16:10:00

楊天真,奇女子。

自稱中國最好的經紀人,卻不甘心屈居幕後。

C位上綜藝,實紅上新聞,花式上熱搜。

很多人把她的公關手段和職場法則當成案例,試圖總結出制勝法寶。

我反而覺得她沒什麼特別的。

同樣都是泡在網際網路這個大染缸裡的人,楊天真不過比我們看得透一點而已。

我想寫楊天真,主要是因為最近播出的韓劇《請輸入搜尋詞:WWW》。

這個劇直接挑明瞭【熱搜】背後的真相。

女主角,裴塔美。

一旦接受這個設定,我看劇的同時,腦子裡就開始重新處理有關【楊天真】的關鍵詞。

女主身為獨角獸網站的一姐,用十年青春幫助它穩坐行業內第一把交椅。

她的成功,離不開對網生時代人群敏銳的觀察力。

面試的時候,領導問她為什麼選擇獨角獸,她的回答相當優秀↓

受網際網路資訊碎片化傳播的影響,網生一代的思維模式都很簡單。

圍觀,接受,合理化。

正因如此,楊天真的【人設論】才能屢試不爽。

豪門範爺范冰冰、歸國初代流量鹿晗、Vlog少女歐陽娜娜、社會我張姐張雨綺、糙漢甜心白宇......

這些恰如其分的人設包裝,和網站精美的主頁發揮著同樣的作用。一旦被人喜歡上了,就會有大量的人跟著湧過來。

至於這人設是真是假,對那些吃定人設的粉絲來說,好像也沒那麼重要。

退一步說,哪怕是不追星、不混飯圈的人,天天處在這樣的語境裡,也更容易被乍眼的標題煽動,被呼聲最大的觀點同化。

在《十三邀》裡,詩人西川說:

“現在的社會變成了媒體社會,媒體社會是追蹤事件的,一個事件接著一個事件,是不探討歷史邏輯的,呈現出來的都是視覺效果。

在粉飾的【真相】前,潦草繳械。

我們相信的,正在讓我們放下思考

我們處理資訊的方式變簡單了,輸出觀點自然就更直接、更大膽了。

她手機裡瞬間湧進來一大堆新訊息提醒。

現在換個視角看,我才體會到了被輿論包圍的恐慌和焦慮。

這種壓力甚至從網際網路轉移到了生活中。

好在女主最終揪出造謠害她的人,澄清了事實。

但人們還是不信↓

“這瓜,我怎麼開心,我就怎麼吃。”

楊天真就是切中了吃瓜群眾的嗨點,才能帶起節奏,讓大眾相信她給出的【真相】。

2010年,網友們因為一張錯位的照片瘋傳范冰冰和王學圻的緋聞。

楊天真時任范冰冰工作室的宣傳總監,她迅速做出反應,寫了篇1570字的長文來扭轉事態。

這文章放到現在看,依舊是一篇百萬+爆款。

開篇以辛苦收工場景帶入↓

這篇有理有據、先抑後揚的長文,成功引起網友們的共情。

讓范冰冰身上的輿論焦點,從“愛慕65歲離異男演員的女明星”,變成了“尊重老藝術家的誠懇後輩”。

巧的是,去年張雨綺身陷離婚事件,同樣是在楊天真的幫助下,一條微博扭轉乾坤。

去年9月26日,有網友晒出報案記錄,曝光張雨綺用水果刀劃傷丈夫袁巴元后背,暗指家庭暴力。

因為袁巴元有過婚史、曾被曝出軌,這鬧劇一出,有人開始在網上有發張雨綺吐槽自己“看男人眼光不行”的視訊。

等27日,楊天真代當事人發博確認離婚的時候,評論區已經沒有人care家暴的事了。

緊接著一個月不到,張雨綺和前夫袁巴元又被拍到挽手同遊。

社會我張姐,人狠話不多。

以至於,後來有人爆料他們離婚另有內幕的時候,完全翻不起水花。

短視思維,讓我們選擇娛樂至死

畢竟搬磚都那麼累了,誰不想歇歇呢?

女二直接攔下了,因為她壓準了大眾不會封殺高流量的金伯爵↓

“我想聽他的歌、看他的影視劇,和他是不是渣男,沒關係。”

劇裡的角色也好,楊天真也罷,她們都太知道我們想要什麼了。

因為我們想法簡單、停下思考、沉迷娛樂,所以總是能被輕易看透。

受眾追求消費享樂,內容創作者投其所好,最終質量為流量讓位。

尼爾·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寫道:

“一切公眾話語日漸以娛樂的方式出現,併成為一種文化精神。”

“我們的政治、宗教、新聞、體育、教育和商業都心甘情願地成為娛樂的附庸,毫無怨言,甚至無聲無息,其結果是我們成了一個娛樂至死的物種。”

我們的日常:

人在床上,捧著手機,走南闖北,四處留言。

看熱搜也好,吃瓜、消遣也罷,我們看似是網際網路內容的決定者。

實際上,我們正在成為網際網路的附庸。

被【楊天真】們看透,就是預警訊號。

作者:婧一靜

編輯:喬一瞧

視覺:鮮和奶油

# 留言說說:你對哪句話印象最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