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專訪《帶著爸爸去留學》總製片人張書維丨批判聲中的“逆流而上”_資金

  • 小白兔

  • 2019-07-09 16:10:05

作者 / 小章魚

中國經濟的飛速發展以及中產階級群體的日益龐大,導致了中國的留學率直線飆升,因為在傳統觀念之中,“教育”是實現階級跨越的唯一途徑,這也使得“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中國父母紛紛選擇了“砸鍋賣鐵”送孩子留學的道路。作為生活之對映的影視作品,也在大約四年前掀起了“留學題材”熱潮。《小別離》聚焦“低齡留學潮”,《陪讀媽媽》反映海外陪讀艱辛,而醞釀了四年的《帶著爸爸去留學》則關乎兩代人的共同成長。

海外是一個極其特殊的環境,不僅對於劇中人物來說充滿了未知和艱難,對於拍攝團隊來說也面臨著諸多的挑戰。尤其是《帶著爸爸去留學》的製片人張書維是第一次接觸影視行業,但即便緣起於“機緣巧合”,她也仍然表示要堅持地將這部戲做到最好。

“我以前不是做影視這個行業的,回國後正好有朋友的戲在籌備,他們有一些海外的戲份要拍攝,於是讓我幫忙,我才第一次與影視行業有了交集。”談及這段“機緣巧合”,張書維顯得非常輕鬆,好像只是一段“好玩”的經歷。“做《帶著爸爸去留學》也是機緣巧合,當時姚曉峰導演因為我有海外留學的經歷所以讓我過來看劇本,後來在籌備的過程中遇到了很多狀況,比如資金問題,我有幫忙去做一些安排,於是我就把出品人和製片人的擔子扛過來了。”

看似柔弱溫婉的小女生,骨子裡卻蘊含了巨大的能量與堅韌,這讓記者對張書維刮目相看,而在與記者交談的過程中,張書維也很客觀和謙遜地“覆盤”了《帶著爸爸去留學》的製作過程,她表示願意在批判聲中逆流而上、持續成長。

“迎難”開始,不畏挑戰

據張書維坦言,《帶著爸爸去留學》從去年年初開始籌備,年終開機,基本上是經歷了影視行業最為動盪的一年,因此籌備期間也是困難重重,首當其衝的便是資金問題。2018年是影視行業資本大面積“退水”的一年,許多投資方都撤資了,然而《帶著爸爸去留學》在資金方面的要求卻遠高於其他專案。

“去年年末是影視行業的低谷,許多有意向投資影視行業的資方都撤資了,但是那個時候我們的製片已經在搭景,演員已經在籤合同了,於是我們馬上去各種找資金,因為我們需要在開機前滿足劇組所有款項的到位,當時的壓力真的很大。”資金的問題是張書維遇到的第一難題,但是更多考慮的是資金與導演創作的平衡。

由於《帶著爸爸去留學》是一個完全發生在海外的故事,所以在拍攝上對資金的壓力非常大。為了滿足觀眾們所需要的視覺效果,同時又能夠儘可能地降低成本,張書維可謂是在人力物力等多方面絞盡腦汁。據悉,該劇的拍攝週期一共150天,其中有30天左右是在西班牙拍攝的,其餘是在上海拍攝完成的。

為了達到真實的海外留學環境,劇組將路標、廣告牌、指示牌等都換成了英文,並且找來一些外國路人來充當群演。在拍攝一些特殊場景的時候,《帶著爸爸去留學》的製片組也是費盡心力,為了儘可能呈現出國外寄宿公寓的真實場景,“劇中的留學生公寓實際上是五個場景拼湊出來的。”張書維爆料了真相,“房子的裡面是我們搭的,房子門口是一個別墅的門口,房子的後花園是用了兩個地方拍出來的,房子所在的小區是另一個地方拍出來的。”劇中的一個場景需要跨越五個區域進行拍攝,可見其難度之大,不僅如此,這也在製片方面要求“細節控”。比如國外的植被與國內的品種是截然不同的,於是劇組更換了別墅門口的所有植被來完成拍攝,還要避免“穿幫”的問題。另外,這也為剪輯和拍攝增加了很大的難度,場景、劇情、演員情緒的銜接都需要有整體的把控。

在海外拍攝的過程也非常艱難,雖然只有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但是這對於一般專案的拍攝週期來說已經是非常漫長的了。但好在演員都非常“給力”,張書維透露,孫紅雷幾乎只思考了三天便同意出演這個劇,除了劇本吸引人以為,或許也是因為當時孫紅雷剛剛“榮升”父親,黃成棟對黃小棟深切的父愛讓孫紅雷感同身受了。

回顧《帶著爸爸去留學》的整體拍攝過程,在張書維的表述中明顯辛酸大於快樂,不過這次海外的拍攝經歷相信會讓整個劇組擁有更加緊密的凝聚力。

留學不是主題,而是“工具”

“或許是片名的關係,讓大家誤以為留學才是我們想要表達的東西。”無論是張書維還是姚曉峰,他們都一致認為,“留學”並不是《帶著爸爸去留學》表達的重心,親子關係與兩代人的共同成長才是。

在張書維看來,《帶著爸爸去留學》的創作初衷是關注留學時可能會產生的問題,比如原生家庭、陪讀父母、年輕人的愛情以及青春期叛逆等等,這些問題都是留學生會真實發生的,只不過該劇戲劇化地將這些留學問題集中發生在了四個家庭中,而這四個家庭恰巧也構築了“中國式留學家庭群像”。

“我就是要告訴觀眾,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留學。”以客觀與理性看待留學,是張書維想要通過這部劇傳遞給觀眾的態度。

在《帶著爸爸去留學》中,似乎每個人的留學生活都是不“光明”的,每一個家庭也都是存在問題的,將留學的負面赤裸裸地呈現在觀眾面前,是否會擔心負能量的傳播無法令觀眾買賬?面對這樣的問題,張書維表示,在創作初期主創團隊曾經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因為我們這部劇聚焦的是一群剛剛剛到國外的留學生,他們初來乍到,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同時還要面臨許多家庭問題,前面的不成熟和任性,鋪墊的是後來的成長和轉變。”

比如離異家庭在留學生中並不在少數,夫妻感情不睦而又有些積蓄,這樣的家庭很容易選擇將孩子送出國讀書,武翰祥、劉若瑜就是這樣家庭的典型代表;比如青春期孩子的戀愛問題,留學生由於文化差異導致的寂寞,會導致他們輕易地在國外尋找歸屬,尤其談戀愛對於十八九歲的孩子來說非常正常,國外的開放環境對青少年的誤導也容易讓黃小棟、朱露莎、武丹丹、陳凱文這樣思想和三觀還未成熟的孩子走彎路。

談及戲劇性與真實性的平衡,張書維表示劇集開頭的“囧途”其實是姚曉峰導演的親身經歷。當時這部劇的創意也是緣於這段經歷,過海關、走失、丟東西、錯過面試,這些在觀眾們看來“懸浮”和“離奇”的事情實際上是生活中真實會發生的。《帶著爸爸去留學》只是將留學作為觸發情感連結的“工具”,編劇將“車禍”、“槍擊”、“搶劫”等極端留學情況加諸在劇情之中,實際上是為了更加凸顯親情的重要。

相信觀眾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黃成棟與黃小棟這對父子,在留學第一晚因為吵架而走失,黃成棟滿頭大汗著急尋子的樣子看得讓觀眾揪心,而父子倆重逢那一刻的“破冰”更加深了二人的情愫,尤其是在海外的陌生環境下,父子二人又莫名經歷了“槍擊案”的生死決別,“血濃於水”的情感關係顯得更加濃厚。林颯與武丹丹沒有血緣的母女關係,也在海外留學“相依為命”的情境下得以加深。劇情中的情感關係都非常典型,雖說經過了戲劇化的處理,但本質上還是來源於生活。

極端原生家庭背後

是親子間的共同成長

伴隨著中西方教育理念的不斷衝擊,家庭教育已經從以前的“灌輸型”,轉變為如今的“溝通型”。在《帶著爸爸去留學》中,主創團隊也意欲向觀眾們傳達這樣的成長轉變,實際上劇中並不全然表現留學的負面情況和資訊,其把勵志成長的空間放置在了家庭關係與親情關係的角度。在該劇中,觀眾們不難發現孩子與家長在這段留學經歷之中正在開啟共同成長的模式。

首先是黃成棟與黃小棟父子,身為父親的黃成棟其實本身也是小孩心態,在國內的時候根本沒有操心過孩子,因此陪讀時的黃成棟仍然可以稱為是“新手爸爸”。從劇情中不難看出,黃成棟穿著輕浮,初到國外對一切都非常新鮮好奇,在黃小棟的教育方面毫無原則。面對黃小棟與武丹丹的曖昧,黃成棟的腦海中似乎已經浮現出了“抱孫子”的畫面,對於黃小棟的照顧,黃成棟不能單純用“無微不至”來形容,而恨不得將黃小棟拴在自己的褲腰帶上。雖然性格慫,但面對槍擊的時候仍然奮不顧身地替兒子擋子彈。黃成棟的陪伴式教育起初是令黃小棟倍感壓力的,但在經歷了一系列事件後,黃小棟逐漸成熟,也更加理解父母的不易。

劉敏濤飾演的劉若瑜則是更加典型的中國母親形象,一門心思撲到兒子陳凱文的身上,為了兒子犧牲自我,辭掉工作專心陪讀,最終卻換來了老公出軌、婚姻危機等諸多情況。不僅如此,陳凱文還並不省心,捲入“迷姦案”中差點被遣送回國。劉若瑜的人物悲劇恰能給當下沉迷於子女教育的父母們敲響警鐘,《帶著爸爸去留學》也以此警醒父母,要先經營好自己的生活,才有更多的力量關愛孩子。

武丹丹的成長經歷雖然過於典型,但卻並不代表其不存在,製片人張書維表示:“我身邊有朋友就是在類似的環境下長大的,所以我很理解武丹丹的行為。”武丹丹通過“作”來獲得關注,在心理學上,這是母愛缺失的正常表現。而作為“小後媽”的林颯,也在愛與付出當中變得更有責任和擔當。

面對網友們對武丹丹、黃小棟等幼稚行為的質疑,張書維迴應道:“人物的戲劇化處理也是為了造成情節的強衝突,不過在劇本的優化上,《帶著爸爸去留學》已經盡力實現其真實性了。”

“編劇老師的習慣是先設計各種事件和行為,最後再解釋這件事發生的原因。”張書維表示,觀眾們看到的一些非常奇怪的情節,實際上是為後來的劇情做鋪墊,比如武丹丹去捉姦這件事就令觀眾們非常不爽,但在後面武丹丹的臺詞表現了她的行為動機,由於被父母雙雙拋棄,武丹丹早已把林颯視為唯一的親人,她不希望林颯也拋棄自己。

經歷了三年的打磨,《帶著爸爸去留學》終於迎來了收官,儘管劇情受到不少爭議,身為製片人的張書維並沒有“找轍”,而是理性地表示:“沒有任何一個作品是完美的。”張書維接受觀眾們的所有批評,同時也對不完美的部分表示遺憾,劇情莫名其妙的斷檔、銜接不上等問題,實際上都是拍攝過程中的困難所導致的,比如在海外與西班牙團隊的衝突令黃成棟與黃小棟父子失散的戲份無法按原劇本拍攝完成,最後是中國劇組全體人員開啟手機的手電筒幫助姚曉峰導演拍攝完成的。

雖然有諸多遺憾,張書維卻似乎越挫越勇,莫名“入行”的她似乎鼓起了一頭扎進去的勇氣,如今她又在籌備一個關於“運河”的電視劇專案,目前還在劇本打磨的階段。萬事開頭難,對於年輕的張書維來說,挑戰才剛剛開始。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