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我們,和解吧|範錫錫 _作業

  • 小白兔

  • 2019-07-09 16:10:08

嘿,你最近,還好嗎?

猛然發現,我和你竟已認識了八年之久。

剛開始的時候,我和你是同桌,忘記了我們是怎樣熟絡起來的,或許是因為那時候都特別喜歡看楊紅櫻寫的書,或許是因為作業上都經常會被貼小紅花,又或許是因為我們兩個都特別喜歡考其他小朋友腦筋急轉彎……

與過去的你有關的事,現在只有兩件特別清晰,一件是有次我感冒了,一直吸溜鼻涕,但是沒有衛生紙,找你要,你一臉嫌棄地說沒有,卻把口袋裡的衛生紙團成一團扔過來。第二件事情是,當時有個老師特別嚴格,有天晚上她留的作業是抄寫課本上的內容。那天晚上我抄到手痠到不行,夜色也愈深了,媽媽只得強制命令我睡覺。

第二天我抱著一顆忐忑的心去了學校,跟你講之後,你在你已完成的作業上寫了我的名字,交了上去,真的把我感動到不行,覺得你這個朋友,太義氣了。小朋友們愛瞎起鬨,有的時候會傳來“咦”的聲音,剛開始還會臉紅,擺著手向他們解釋,到後來也就習慣了,該咋玩咋玩,該咋聊咋聊。

到五年級的時候我們分班了,雖然分班,但兩間教室只隔著一面牆的距離,經常能夠見面,還會熱情地打招呼,會吐槽哪個老師講課太快,會感慨最近作業又多了……,接著就迎來了小升初的考試。考完後的那個暑假,家人跟我商量要不要轉到縣城裡來上初中,當時也覺得沒什麼,就欣欣然答應了,後來我才知道你也轉學了。就這樣,我們連招呼都來不及打,就匆匆告別了。

初一那年,可能是我初中三年裡度過的最難熬的一段時光,轉學的結果並不像我想的那樣,在家裡,爸爸媽媽因為工作的原因,我跟著爺爺奶奶住。在學校裡,而班裡大部分人都是從小學直升的初中,他們熟絡的聊天,三兩結伴,開學第一天,班裡的同學都穿著校服,只有我穿著便服,突兀地站在他們中間,第一次真真正正體會孤獨的感覺。

淚水不知何時就會突然充滿眼眶,有的同學發現會來問,我會說“沒事兒,眼睛不舒服。”那週週末,我回了老家,聽之前的同學講,你也轉學了,並且去市裡上初中。得知這個訊息之後,我想你會不會跟我有一樣的感受?還有一點小慶幸,我們能夠互相安慰,為彼此打氣。開啟好久不用的QQ,但你頭像一直都是暗著的。給你發的那條訊息,你也一直沒有回過。

有天看見你發小的一條說說,下面有條評論像極了你的口氣,點開個人資料,發現這就是你,看到空間裡最久的那條說說是”上個賬號密碼又忘記了。”我舒了一口氣。我立即加了你的好友,心中充斥著緊張,激動,興奮……你的第一句話是“你認識我?”我回“當然,我可當了你兩年的同桌。”

“……是你”“對呀,你也轉學啦”……本想著能夠多說一會兒話,卻一下子就到了要睡覺的時間,不得不說再見,第二天下午放學,我飛一樣衝回家來,扔下書包,徑直衝向手機,在朋友那欄裡迫切地找你的名字,一遍,一遍,又一遍……找不到。我再次去你發小的那條說說下,再次點開你的頭像,重新傳送好友申請,至此,沒了回信。哦,原來是把我刪了呀……

或許你不能想象這對當時的我打擊有多大,但我當時是多麼希望你能跟我說一句,“那我們一起加油”之類的打氣的話,但沒有。我一直認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現實跟我說,那都是“我認為”,我們沒有發生爭執,沒有吵架,就像兩條相交的直線,在相交過後就各自向前奔向自己的遠方,再無交集。朋友成了我的敏感詞。“友誼”於我就像一道懸崖,再向前再走一步,我就會萬劫不復。

於是我提著過去,走入人群。

你雖然會看到我與別人打鬧說笑,但在內心深處,我把自己鎖在一座暗無天日的牢房中,當時對你有失望,氣憤,討厭,甚至有了痛恨。為什麼你沒有在我於懸崖邊的時候拉我一把,而是把我一腳踹下?

我與你斷了聯絡。同時也有著跟你“老死不相往來”的念頭。回到老家,偶爾會聽到同學們提起你,他們會說你現在即使是在市裡,在競爭更加激烈的環境下也能名列前茅,他們誇你有多麼多麼厲害,我一笑帶過,但在暗地裡卻低下頭來拼命學習,不想要被你落下一分一毫。過了些時候。我對你的怨恨也減輕了,有一句話“我不會報復你,但也不會原諒你。”這可能是我那時心裡對你的態度了,“不報復”我是我最大的寬容。

幸運的是,在初二那年,我遇見了一個女生,她像一道陽光一樣照進了我內心的那個暗無天日的牢房,她讓我看到了許多我未曾看到過的世界,漸漸地我打消了對於友誼這個詞的懷疑,最終變得開朗樂觀,也寬容了起來。我對你的“仇恨”也漸漸“煙消雲散”。

你我現在都是準高二的學生了,我在慢慢變好,希望你也是。

哦,對了。現在的我想要跟你和解。雖然現如今我仍不知道你當時那樣做的原因,不過已經沒關係啦,也多虧了你,讓我成為現在的自己。如果能聯絡上你,我們去見一面吧,就這個暑假,你說,可以嗎?

記敘文組 作者:範錫錫 作品ID :100163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