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健康生活
  3. 健康

《迴圈》:白藜蘆醇確實護心臟!_氧化

  • 小白兔

  • 2019-06-10 13:08:45

白藜蘆醇氧化蛋白質,可不僅僅是“隨便氧化著玩一玩”這麼簡單,它誘導氧化的是大名鼎鼎的心臟保護因子PKG1α,促進了對心臟的保護。研究發表在《迴圈》上[1]。

這個重磅發現不僅為降血壓提供了一個新的靶點,而且,據文章作者,倫敦國王學院的學者推測,通過誘導蛋白質氧化來起作用的抗氧化蛋白質可能還不止白藜蘆醇這一種,很有可能,很多我們熟悉的抗氧化蛋白都是通過類似的作用來起作用的。

怎麼感覺,又是一個“顛覆教科書”的發現呢?

通訊作者Joseph R. Burgoyne博士

人生吶,起起落落落落很正常,但是能像白藜蘆醇這樣大起大落的,也不怎麼常見。

白藜蘆醇作為一種天然多酚化合物,因其優越抗氧化活性迅速成為各大營養補充劑的金字招牌。因為葡萄皮中含有白藜蘆醇,一時間不僅“洛陽葡萄貴”,“法國悖論”得到了解釋,“紅酒保護心臟”論調也找到了主心骨。直到現在,依然有人堅信喝紅酒對心臟好。(附上來自《柳葉刀》的百萬閱讀神文,別喝*100遍)

(法國悖論於19世紀80年代末被提出,主要是指法國人的日常飲食中消費了更多的高脂飲食,但是與此相關的冠狀動脈心臟病的發病率不升反降,成為悖論[2]。)

但是很快,白藜蘆醇研究的招牌人物Dipak Kumar Das被曝出學術造假,20多篇論文被撤稿,白藜蘆醇的神奇功效開始遭到質疑。隨後,其延緩衰老、抗癌、改善代謝等功能接二連三被科學家證實“不存在”,“白藜蘆醇騙局”的通稿鋪天蓋地,現在搜尋“白藜蘆醇”,依稀可見當年盛況[3]。

即使之後的實驗過程中,白藜蘆醇的研究結果喜憂參半,但是信任已經失去,再想挽回就困難了。

2019年5月23日,這篇文章一經發表,為“白藜蘆醇”翻案的聲音再次響起,而且作為一個抗氧化物,通過氧化蛋白質來起作用的機制也有些顛覆了大家的認知。但是,即使文章發上了《迴圈》,反對的聲音依然層出不窮。

還是那句話,搞科研可比電視劇有趣多了。咱們且先來看一看,這案翻得到底有沒有道理。

被白藜蘆醇氧化的這個蛋白質PKG1α,全稱是環磷酸鳥苷依賴的蛋白激酶K1,可以鬆弛血管平滑肌、擴張血管,是一種重要的心臟保護因子[4]。

研究人員發現,將白藜蘆醇和PKG1α放到一起,白藜蘆醇會顯著誘導PKG1α二硫二聚反應,隨之而來的PKG1α的催化活性增加,從而進一步增強PKG1α介導的血管鬆弛作用。接下來,大鼠主動脈平滑肌細胞和人血管平滑肌細胞中的實驗結果,也進一步證實了白藜蘆醇對PKG1α的氧化作用。

通過進一步的分析,研究人員找到了白藜蘆醇氧化PKG1α發生二硫二聚反應的靶點,是在半胱氨酸42上。研究人員用血管緊張素Ⅱ誘導了小鼠的高血壓,服白藜蘆醇可以幫助野生型高血壓小鼠血管舒張,但是對於PKG1α半胱氨酸42突變的小鼠來說,白藜蘆醇所能起到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研究人員分離了小鼠的腸繫膜血管,PKG1α二硫二聚反應的增強也證實了白藜蘆醇對PKG1α的誘導作用。同時,被餵食白藜蘆醇的小鼠沒有出現心律或者行為活動上的異常。

研究人員推測,血管緊張素Ⅱ誘導的超氧化物很有可能在白藜蘆醇的氧化作用中起到了驅動作用[5],而超氧化物通常在疾病發生部位存在[6],這讓人聯想到,白藜蘆醇的氧化活性可能侷限於病變組織周圍的促氧化環境,是一種比較“智慧”的誘導氧化機制。

研究發現了傳統抗氧化劑白藜蘆醇的氧化作用,找到了白藜蘆醇舒張血管的新靶點,也為治療心血管疾病提供了新的研究方向,本來是皆大歡喜的事情,但是,持反對意見的科學家仍然很多。

其中最關鍵的一點,也是老生常談,就是白藜蘆醇的劑量問題。這次實驗過程中,研究人員對小鼠使用的白藜蘆醇劑量為320mg/kg,這個劑量被瑪麗女王大學的Roger Corder教授斥之為“荒謬”。

這位榮譽教授一直反對將紅葡萄酒與白藜蘆醇聯絡起來。“這個劑量的白藜蘆醇,大概需要每人每天喝超過3000升的紅葡萄酒!簡直是胡鬧!”[7]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重點是在抗氧化物氧化蛋白質啊親!重點不要偏啊親!”[8]

最後,標準結尾:酒是不能喝的,任何時候都不推薦喝的。

參考文獻:

[1] Prysyazhna O, Wolhuter K, Switzer C, et al. Blood Pressure-Lowering by the Antioxidant Resveratrol is Counterintuitively Mediated by Oxidation of cGMP-Dependent Protein Kinase[J]. Circulation, 2019.

[2] George Riley Kernodle (1 December 1989). Theatre In History. University of Arkansas Press. ISBN 978-1557280121.

[3]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20131064530/http://www.courant.com/health/connecticut/hc-uconn-researcher-fabrications-0112-20120111,0,6684325.story

[4] Olgar Y, Ozturk N, Usta C, et al. Ellagic acid reduces L-type Ca2+ current and contractility through modulation of NO-GC-cGMP pathways in rat ventricular myocytes[J].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pharmacology, 2014, 64(6): 567-573.

[5] Welch W J. Angiotensin II-Dependent Superoxide. Effects on Hypertension and Vascular Dysfunction[J]. Hypertension, 2008, 52(1): 51-56. DOI:10.1161/HYPERTENSIONAHA.107.090472

[6] He F, Zuo L. Redox Roles of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in Cardiovascular Disease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2015, 16(11): 27770-27780. DOI:10.3390/ijms161126059

[7] https://www.sciencemediacentre.org/expert-reaction-to-study-on-a-molecule-in-red-wine-and-blood-pressure/

[8] https://www.nutraingredients.com/Article/2019/05/24/Resveratrol-s-blood-pressure-lowering-mechanism-may-explain-antioxidant-potency-Study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