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娛樂

竇驍:演員的本職是貢獻角色,而不是謀名

  • 小白兔

  • 2019-05-17 13:11:35

新京報我們視訊出品。

採訪前,竇驍正在房間裡哼著歌,看到記者時,他沒有躲閃,也沒有遲疑。HI!幾秒之後他主動打起招呼,笑著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對於新劇《愛上你治癒我》中精神科醫生的角色,竇驍說自己一直想嘗試突破。

竇驍不是那種鑽在固定模板裡的演員,在影視作品以外,他自由自在,堅持自己熱愛的戶外運動。“可能是從小父母就注重培養我獨立的性格,所以我會喜歡像登山、騎摩托車這樣別人看起來很孤獨的運動。”

“體驗派”男演員

如果足夠了解竇驍,會發現戲裡戲外他都是個“體驗派”。與其去談代入感,他似乎更願意親身實踐。

在拍攝電影《狼圖騰》時,他在內蒙古呆了8個月,跟著牧民學會了騎馬(單手持韁站立騎)、呼麥、射箭、馬頭琴。

電影《狼圖騰》劇照

為了演好專業自行車手,在拍電影《破風》前,他進行了一個月的封閉式訓練,早上跑10公里體能訓練,60分鐘均衡練習,下午80公里公路衝刺練習和耐力訓練,晚上三小時單車訓練,拍攝期間他摔了11次,最嚴重的一次頭盔都碎了,最後不僅拿到了專業自行車賽道使用證書,還成了自行車聯賽的形象大使。

電影《破風》劇照

這次在電視劇《愛上你治癒我》中,竇驍飾演了一位精神科醫生,不僅難度大,還需要儲備大量的專業知識。比如說專業的醫學術語、不同病症的治療手法,包括醫生給患者做疏導的時候應該從哪些點切入。

在劇中竇驍飾演的精神科醫生治癒過不同的病症,所以在實際拍攝過程中,他諮詢過很多心理專家,現場的精神科專家團隊也會教他該怎樣跟患者產生共情,如何做疏導等問題。

電視劇《愛上你治癒我》劇照

“抑鬱症患者通常不願接觸過多人群、不喜歡說話、運動,但恰恰這三點是幫助抑鬱症患者治療最有效的方法。抑鬱症不是靠朋友開導就能治好的病,反而會很忌諱近親或者朋友對他們做評判、診療,因為他們不具備權威性。大多數抑鬱症患者都願意去醫院,因為他們知道自己需要實際的醫療診斷以及藥物治療。”

演完這部劇讓他對心理健康方面有了新認知。生活中,大家時常會忽略掉身邊的負面情緒和壓力,很容易讓自己在生活中陷入不斷迴圈的逆境中。想要消除身上的負面情緒,竇驍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接觸大自然,從戶外獲得一些正能量。

登山能讓人變得更容易滿足

大概四五年前,竇驍發現自己特別喜歡能夠刺激到腎上腺素的東西。2016年,他與探險團隊一同騎摩托車穿越紐西蘭,歷時三十天,共計5020公里。並以紀錄片的形式記錄這次冒險。“我是受到了貝克漢姆穿越亞馬遜的啟發,所以非常想通過這樣一個行程來磨鍊自己的意志。”每次塑造角色都是大限度地掏空自己,所以每拍完一部戲他都希望能夠到處走一走,去一些極具挑戰的環境中。在一個月的時間裡,竇驍玩了笨豬跳、高空跳傘、漿板、皮艇、山地自行車、徒步、飛蠅釣、復古飛行和海豚共遊,九項戶外極限運動。最後在皇后鎮卡瓦拉大橋玩笨豬跳時,他甚至還調皮地問工作人員,“能不能在空中來個前滾翻?”完成的每一次挑戰都讓竇驍很開心。

最讓他著迷的運動是登山。“登山是一項技術型攀登,雖然它有風險,但我們通過技巧、裝備把風險降到最低,把它變成一件能完成的事。”位於香格里拉市東南部的哈巴雪山,最高海拔5396米,上部平緩、下部陡峭,很多人都將它作為登山生涯的起點,竇驍也不例外。2015年5月,他和專業登山教練孫斌,以及隊友開始了第一次登山之旅。在竇驍看來,登山就是一個對於自己意志力的磨鍊,在那兒要面對的就是求生,這是一種本能。

登山,不但磨礪了竇驍的意志,更讓他學會“放下”。

2016年10月,非洲當地時間23:30,竇驍從位於乞力馬扎羅山海拔3800米的帳篷內醒來。當時他們已經經歷了六天攀登,走過熱帶雨林、灌木苔蘚和高山荒漠,直到目力所及只有雲層與岩石的高海拔。那一刻,他們在額頭上綁著照明燈,為登頂做最後準備。零點整,他們要從營地出發,衝刺海拔5895米的非洲第一高峰。

這是竇驍第二次真正意義的登山,下來後,他很興奮。“人在谷底最能感受到內心的喜悅,因為已經在谷底了就該積極朝上看。反而在山頂或者最高處時,應該保持一種平和的心態一步步地安全下山,讓身體和意志都得到歷練。”

那種挑戰體力極限的痛苦能帶給他另一種開闊,心裡過不去的坎兒,特別較真的一些事全都煙消雲散了。之後的兩年,他成功登上兩座技術型山峰,法國的南針峰和印度尼西亞的查亞峰。

竇驍說,他學會了平靜和包容,對日常生活更容易滿足,更容易有快樂的感覺,“山我都登了,苦我也吃過了,這點事情還過不去嗎?我會告訴自己,一定要更努力地去完成一件事,因為這些經歷讓人在逆境中成長。”

曾經特想開一家自己的髮廊

竇驍是一個適應能力很強的人,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很快融入。“作為演員,一定要能很快駕馭所演的角色。演員是一個可以去融合的職業性格,我本身的性格就不會有太大不安。”

這樣獨立自主的性格很大程度離不開成長環境。竇驍出生於陝西西安,十歲時隨父母移民加拿大,那時他還不會說英語,只能從嘴裡蹦出幾個英文單詞。有一次他想約同學下午6點去打檯球,結果就指了指手錶說:today、sky、blue、black、six,再加上不斷重複的肢體動作表達自己的意思。對於新環境他並不膽怯,反而會大膽交朋友,大膽說。

竇驍和很多加拿大的同學一樣,高中時期會去兼職。16歲時,他在溫哥華的一家髮型社當學徒,慢慢開始接觸洗剪吹,三年後成了髮型師。當時為了賺學費,19歲的竇驍一天打三份工,9:00—18:30是全職髮型師,19:30—00:00是夜市舞臺的燈光音效,00:30—02:30是餐廳裡給人備餐洗菜的服務員。他最想從事的工作就是髮型設計與化妝,想開一家自己的髮廊。

即便現在做了演員,做造型時他也會跟化妝師反覆討論妝容問題,有時還會給出參考意見。他曾以為生活會一直這樣平凡簡單,卻誤打誤撞地參加了電視臺舉辦的選秀比賽,後接觸到演藝圈。2008年,竇驍懷揣著對錶演的熱愛回國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在大二時這個清新自然的少年被《山楂樹之戀》劇組選中,飾演老三一角。第一次拍戲竇驍學會了劇本分析、角色塑造和表達。“我記得導演跟我說,沒有什麼好和壞、對與錯的表演,只看你的表現是否能吸引觀眾的心。”

竇驍當年因出演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被人熟知。

拍完《山楂樹之戀》,竇驍所追求的始終是能在角色裡呈現出不一樣的表演方式。“可能你接的角色會有雷同,但新角色往往能給你帶來新的inspiration(靈感),通過自己的閱歷和累積,你的精神層面會得到豐富,對人生的理解就會不同。”

吃虧,是人生中無形的財富

不少年輕演員會被劃分為偶像型、流量型,但似乎沒法把竇驍歸類為某一種型別。“我完全不在各種型裡,我是一個走自己的路,還走得賊開心的那種人。我也不想被劃分在任何型別裡。”

雖然沒有被定型的困擾,有一個相對自由的空間,但很難被觀眾記住。“為什麼要被記住?”竇驍認為做演員,拿出來的應該是角色,而不是被記住。

就算給自己貼上小鮮肉的標籤,但鮮肉也會老,以後還能靠顏值嗎?“我覺得一個演員讓大家記住的應該是角色,我希望多年以後,有一票80後說,曾經那誰誰演過燕洵來著?”這是竇驍認為最開心的一刻。“我不care自己能不能被記住,只要記得住角色,那演員這份職業,我算做到成功了。”

竇驍不喜歡給自己做規劃。曾經有不少人跟他說,你長得特別像誰,可以按照他的規劃接戲。可這樣被規劃好的事變化性太少,對他來說,挑戰性不夠。既沒有走出自己的路,也沒塑造出自己的形象,只是在模仿一個成功的案例。他希望能去經歷一些吃虧的環節,在他看來,吃虧是人生中無形的歷練和財富。

都說三十而立,30歲標誌著一個新的人生階段。

藝人供圖

許多男演員也會面臨一些轉型的問題,竇驍也是。“比如現在選秀類的節目肯定就不會找我,因為我不知道會把人家導到什麼奇怪的領域,可能導著導著就歪了。別人去選秀,我可能就帶人登山去了,但如果是戶外真人秀我也很願意嘗試。”

因為長得一身正氣,竇驍出演的角色基本上都是正派。如果可以,他想嘗試演反派,比如亦正亦邪,具有神祕感、距離感的角色。或者是軍事題材、軍旅劇。

不當演員,會去研究珠寶

戶外運動是竇驍的興趣愛好,如果不當演員他最想做的是珠寶切割和鑑定。他喜歡bling bling閃閃發光的東西,喜歡跟礦石打交道,而不只是設計出珠寶的最終成品。“我想知道它裡面含有多少有色金屬和礦物質,再去切割,一個鑽石有那麼多的反光面,各種各樣的切,還是蠻考驗手工的精細程度的。”但這需要很強的專業性,要學地質,雖然竇驍還沒這方面的積累,他只是單純地喜歡,在空閒時常看關於珠寶鑑定的帖子。

【新鮮問答】

新京報:有喜歡的演員嗎?

竇驍:李雪健老師,在拍《山楂樹之戀》時,他每天都穿著村長的軍大衣,不管出不出工,他都沒換過,我覺得這是李雪健老師對演員這個職業的敬畏。

新京報:你現在還每天健身嗎?聽說你拍戲的時候每天都從酒店跑到劇組。

竇驍:演戲的時候是這樣,戲外每個禮拜都會運動,但不是每天。拍《日月》的時候,每天開工都是跑著去,車只負責拉我的團隊。收工之後我就光著膀子風雨無阻跑回酒店。週末我們還會組一個十公里俱樂部,會有好多人一起跑步。因為當時在海口拍攝,那裡的環境好,空氣也好,跑完再喝一個冰鎮的椰子真是太舒服了。

拍《日月》時竇驍每天跑著去片場。

新京報:又陽光又熱愛運動,你應該從小就是女生暗遞紙條的物件吧?

竇驍: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給自己吹這個彩虹屁了(大笑)。都是我給別的姑娘遞紙條,姑娘沒怎麼給我遞過。

新京報:生活中容易把姑娘處成哥們兒嗎?

竇驍:也不是,我自己比較喜歡熱愛戶外運動、健康的,同時又要很知性的女生,這樣大家就可以一起運動啦,但很難找到一個女生願意跟我去爬山吧。

新京報:你要是開一家髮廊,估計每天都有女孩排隊找你剪頭髮,現在手藝還在嗎?

竇驍:哈哈,我真想開家髮廊。但現在的手藝還真不知道,剪刀都不知道放哪裡了。

新京報首席記者 劉瑋

藝人供圖

新京報編輯 吳冬妮 校對 趙琳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