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她放棄“清華男”嫁法國餐廳領班,如今回國做直播,賺四輛法拉利_杜尚

  • 小白兔

  • 2019-04-26 22:27:20

夜晚10點的廣州街頭。

在碧桂園旁邊的飯店,杜尚和她的法國丈夫,剛剛結束一場小型的演唱會。

演唱會觀眾寥寥,門庭冷落。夫妻倆在臺上唱了沒幾首歌,就悻悻然離開了。

表演結束已是深夜,兩人來到麥當勞吃夜宵。杜尚情緒低落,長籲短嘆,緹諾則帶著一臉陽光的笑容說,未來一定會好起來的。

“那時候,我們剛回國不久。廣州是落腳的第一站。”回想起那一晚的場景,緹諾恍如隔世。

一年多前,在巴黎旅居十年的服裝設計師杜尚帶著法國老公緹諾回到了中國。他們自組樂隊卻一直不溫不火。然而,通過直播,如今已有11萬人同時觀看夫妻兩人的表演。並且,還願意下單購買他們推薦的產品。

緹諾自己也沒想到,他的歌手夢竟然在異國他鄉通過直播實現了。

巴黎愛情故事

晚上六點,巴黎1區街頭華燈初上,行色匆匆的中國籍服裝設計師杜尚走進一家熟悉的美式酒吧餐廳。

餐廳的領班緹諾正和同事說話,忽然被這光鮮亮麗的東方女孩吸引住了。緹諾遲疑了許久,沒敢上前自我介紹,終於在餐廳結賬的小紙條上寫下自己的電話,旁邊寫上“call me(給我打電話)”。

兩天以後,他接到這個中國姑娘的電話。

杜尚在法國已經生活了8年。她的老家在東北,2008年,為了學習設計,十八歲的杜尚遠赴巴黎現代藝術學院學習。

就在這個法國男人出現的前不久,老家的父母還在張羅幫她相親。“對方是一個條件很好的中石油高管,清華高材生,就在老家的大慶油田工作”。但杜尚早已被巴黎的自由空氣所浸染。

“與其回老家'相親',不如在巴黎嫁給'愛情'。”

就這樣,杜尚放棄了“清華男”,嫁給了浪漫的法國餐廳領班。

法國小夥嚮往中國直播

領班緹諾是個土生土長的巴黎人,從小在街頭歌手、流浪畫家雲集的巴黎街頭長大。

少年時代,緹諾是個思想激進的“左派憤青”,寫過幾首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說唱歌曲,在同學間傳唱一時,自己也經常在巴黎街頭手舞足蹈地歌唱。

結婚之後的三年,女兒妞妞出生了。杜尚就辭去了設計師的工作專心在家帶娃。

緹諾提議和杜尚一同創作一首歌曲,一半中文,一半法語。法國的親朋好友們聽了這首中法混血的歌曲都笑逐顏開,他們喜歡中文這門神祕的東方語言,還要緹諾逐字逐句地翻譯給他們聽。

後來,夫妻二人乾脆成立了一個獨立說唱樂隊“T&T”,並通過緹諾的歌手妹夫聯絡到法國頂尖的音樂製作公司,自費錄製了一張專輯。

但一個新冒出頭的獨立樂隊想在巴黎出名的概率微乎其微。那段時候,提諾常常有一種“藏之名山傳之後世”的寂寞感。

改變源自一個電話。有一天,杜尚接到一個廣州打來的長途電話。這個電話讓夫妻二人離開了巴黎大道上的家,來到萬裡之外的中國。

杜尚當年的助理,如今在廣州開拓中國市場,她告訴杜尚,自己成了一個時尚主播,在淘寶直播平臺賣衣服,粉絲很多,儼然成了一個小名人。

中國直播,對杜尚而言既熟悉又陌生,她決定認真研究一下這個法國人生活的“盲點”。

掛了電話以後,杜尚下載了幾個國內比較火的直播軟體,也刷了起來。螢幕裡有搔首弄姿的姑娘,有講冷笑話的大叔,有五音不全的歌手。“真是無奇不有。”更令她震驚的是,這些主播們超過五位數甚至六位數的線上瀏覽量。

這天晚上,杜尚鄭重地向緹諾介紹了中國正發展得如火如荼的“網路直播”。這個法國人聽完後,高興地差點從床上跳起來。兩人決定回國發展。

走之前,緹諾還將巴黎家中的傢俱都送了朋友。“當時就下定決心,不做出一番成績,就不回來了。”

離開的那天,緹諾的臉上沒有悲傷,反而有點興奮。

被娛樂機構剋扣工資

直播的夢想一落地,就撞了南牆。

夫婦倆本是帶著一腔熱血回國,哪知回來以後,被人利用自身閃閃發光的標籤騙錢。

那是在廣州的一家娛樂直播機構。機構負責人給夫妻二人打造了一個很好的標籤,法國帥哥加巴黎女設計師。胖胖的負責人笑眯眯地說,這樣的標籤就算沒有才藝也能“自動引流”。實在的東北姑娘和單純的法國小夥於是認真地在直播鏡頭表演才藝。

再也沒有塞納河畔閒適安逸的生活,夫妻倆和所有主播一樣努力表演。杜尚唱得口乾舌燥的時候,緹諾總會遞上一瓶礦泉水。許多粉絲知道緹諾看不懂中文,就用簡單的英文和他互動,緹諾總是儘量滿足粉絲的要求。人們很喜歡這個法國小夥。

一個月下來,粉絲積累了很多,流量也很可觀。然而,夫妻二人並沒因此得到機構的青睞,一直處於自生自滅的放養狀態。工資發下來以後,杜尚一核查,居然發現自己被剋扣了分成。

那一天,憤怒的“T&T”毅然離開了這家直播機構。

母嬰直播間裡最火的說唱歌手

杜尚回國的決定其實遭到過親友的反對。在北京銀行做會計師的表姐曾打電話勸告杜尚,“不要把未來押在直播這個不靠譜的工作上。”

親戚的擔憂,眼看就要一語成讖。

只有流量不能變現,緹諾的歌手夢被擱淺了。於是夫妻倆決定曲線救國,入駐淘寶直播。

剛開始,夫婦倆本想以服裝設計師的身份做服裝直播,但巴黎回來的杜尚發現和粉絲存在“交流障礙”。

“很多粉絲常常會問‘衣服有沒有線頭?’我就很納悶,一件衣服‘沒有線頭’也要去介紹?我認為這是最基本的標準。而衣服的一些獨具匠心的設計點,我的粉絲卻並不熱衷。”

粉絲們不懂這個巴黎設計師的審美,卻很喜歡和她討論育兒經。“孩子該不該自己睡,該用什麼樣的紙尿褲,該用什麼樣的奶粉”,杜尚總能侃侃而談。久而久之,杜尚發現比起設計師的身份,粉絲們對她的“母親”身份更加認同。

入駐淘寶直播以後,這對中法夫妻主打國外優質的生活用品和母嬰用品,分享自己在巴黎的優渥生活和撫養混血女兒的育兒經。如今,夫妻兩人直播間的最高觀看量已經超過11萬,粉絲也達到了五萬多,月銷售額已經達到500萬。

“今年的銷售總目標是四輛法拉利!”

倉廩足,可以向夢想進發了。

如今,在中法Tino_Tina直播間裡,緹諾最喜歡在直播鏡頭前穿一件印有“T&T”字樣的T恤,一邊唱歌,一邊求關注。他自詡是”淘寶第一帥老公“。

在廣州自費製作第二張專輯的時候,製作人勸這個獨立樂隊入駐網易雲音樂。粉絲們在買貨的同時,也不忘到網易雲中點選關注。

今年3月份,緹諾飛回法國錄製第三張專輯,專輯將在7月份推出,講述他來中國以後的新生活。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