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書桌上的“戰爭”與《少讀書條約》_孩子

  • 小白兔

  • 2019-04-18 14:37:22

讀書這種美好的事情,竟然也可以引發戰爭。

上小學的女兒非常喜歡看課外書,散文、小說、科普、漫畫,給人一種求知若渴的感覺。我也喜歡讀書,自然也就支援女兒的愛好,經常帶著她逛書店,遇到她感興趣的書,也會順便掏腰包買回來。

但關於這個愛好卻遭到了妻子的激烈反對。妻子認為,學生就應該努力學好課本上的知識,哪有那麼多的精力去讀那些考試用不上的書。既然反對讀課外書,自然就反對購買,在看到女兒讀課外書的時候就會制止,見到家裡的課外書,也會偷偷藏起來。在支援的父親和反對的母親“兩股勢力”的“夾板”中,女兒讀課外書的愛好也變成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地下鬥爭”。在家裡,女兒是佔用衛生間時間最長的人。原來,她偷偷把非常想看的書藏在衛生間,每次如廁的時候,就會拿出來如飢似渴地閱讀一會,有時候看到精彩處就會忘了時間,直到其他人的敲門聲響起,才會將她從那個特殊的“閱覽室”逼出來。

但“兩股勢力”的抗衡卻是明面上的。作為支援方,我的理由自然是冠冕堂皇的:讀課外書可以拓展孩子的視野、豐富孩子的知識、活躍孩子的思維、促進孩子人格的完善,即便是從“實用”的角度,這些課外書籍也可以增加孩子的詞彙儲備,學習一些寫作技巧,讓孩子把作文寫的更棒一些。

妻子的反對意見是這樣的:學校的課程那麼緊張、作業那麼多、競爭那麼激烈,一個人的精力是非常有限的,“收了芝麻就可能誤了西瓜”。學校的課程學不好,成績就上不去;成績上不去,考不上好學校;考不上好學校,將來的飯碗就沒有保障。我的支援意見當然也旗幟鮮明:書籍是前人思想和智慧的結晶,特別是那些經典之作,幾乎是無數智者的心血凝結,積累著人類從原始叢林走向文明社會的所有感悟和經驗,好比一棵碩大無比的樹,地下根深蒂固,上面枝葉繁茂、果實累累。讀經典就是摘取前人的智慧成果。與其讓一個人用一生的時間去種樹並等待開花結果(而且不見得就一定會有成果,因為個體的時間有限、能量有限,每個個體的經歷、悟性有太多的不確定性),倒不如直接去摘取業已成熟的果實更加便捷和可靠。

我與妻子這“兩股勢力”的戰爭持續了相當久,有時候爭鬥得非常激烈。但經過了反反覆覆的無數次辯論之後,曾經堅守陣地、寸土不讓的我們,也互相從對方的觀點裡發現了優點,逐漸走上了“和平解決”的道路。妻子的反對可以歸結為實用主義,平心靜氣地想一想,這種實用主義也不是沒有道理。作業是“加壓器”,成績是“晴雨表”,高考是“指揮棒”,我們當前的教育就是圍繞這樣一個主幹構建起來的。

儘管有無數的人對這個教育結構不滿,但迄今為止又沒有任何一個人提出更為高明的育人、選人、用人模式。有很多人倡導放棄孩子的考試,取消成績評定,但誰能想出更加便捷、量化、直觀的方式,來考察一個孩子的學習效果?用人單位不看學歷、學位、論文,你的才華、能力、品質、潛力,又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在最短的時間讓人認識到並認可?對用人單位來說,學歷、學位、論文就是實實在在可見的依據,而且也是最為節約成本的選人方式。世間的很多事就是如此,指手畫腳的多、出謀劃策的少,有真知灼見的更是少之又少。

的確,這個世界有很多人放棄了學校教育,甚至接受了很少的教育,他們以志向為引領、以天賦為翅膀,但他們卻取得了傲人的成就。這都很勵志,這些事例也成為很多人不順從應試教育而堅持自己愛好的有力證據。但這些事例真的就那麼有力嗎?也許我們看到的僅僅是表象。因為他們成功了,所以就特別顯眼,特別讓人關注和感嘆。我們不可能對絕大多數投去豔慕的目光,絕大多數在通常情況下就是平庸,“鶴立雞群”的永遠是極少數。這就牽扯到一個統計學命題,極少數“另類”進入了我們的視野,但那些起初與眾不同,最終淪為平庸乃至失敗的絕大多數呢?有誰統計過在無數“另類”裡,成為特例的概率是多大?超常的天賦、異於常人的付出和犧牲、特殊的人脈、稀罕的機遇、命運女神的眷顧……成為特例是很多機緣巧合締造的奇蹟,如果對其中的任何一個條件都沒有十足的自信,那就沒有必要以自己的前途命運為籌碼冒這樣的險。這就是現實,儘管很無奈很真實很殘酷,但是必須面對,而且無數人都是經歷了這種“學習=考試”的模式,然後真正開始他們的人生的。

沒有必要將所有的爭論都妖魔化,認為爭論就等於紛爭、戰爭,“真理愈辯愈明”,正常立場上的爭論其實是一種特別有效的溝通方式。學好課堂知識、靠個好成績,實質上是一種側重於生存的策略;閱讀課外書,獲取更加寬大的視野、更加活躍的思維、更加豐厚的知識儲備,更加傾向於心靈的滋養。我與妻子“兩股勢力”的爭論都是為了孩子成長,所以立場是正常的、一致的。當我們都放棄了認為對方冥頑不靈、固執不化的偏執看法後,當我們在爭論中被對方的觀點絲絲濡染、步步侵襲,乃至放棄自己的陣地直到互相“舉白旗”,才發現妥協其實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

課外書一定要讀,但一定要控制數量。“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非常流行的一句順口溜,在當時是否有道理暫不必去評價,但從今天的發展形勢而言,這已經成為一個帶有明顯調侃意味的話了。我們無法去評估學校課程設定是否圓滿,是否已經包含了一個孩子成長過程中的所有生存能力培養和精神營養需求,但從“知識無止境”、“終身學習”的角度來看,三尺講臺、幾本教材顯然是無法滿足上述需求的。更何況人類發展的“雪球”越滾越大、越快,“資訊大爆炸”的熾熱和撼動,已經被每個人實實在在地感受著。在學好課堂知識的前提下,拓展性地閱讀課外書,也是一種基於生存需要的長遠戰略。

但畢竟孩子的課餘時間是有限的,“主業”與“副業”、短期效益和長遠發展的辯證和博弈裡,唯一的選擇就是控制課外書的閱讀量。在國民素質的測評體系裡,有一項指標就是人均年閱讀書籍的量。在有些國家,還對人均年閱讀量進行了下限設定,有的是10本,有的是20本,低於這個量就認為國民的學習行為不達標。這作為一個測評指標,的確也能反映一個國家或者地區的學習氛圍濃淡,但如果僅僅是為了“達標”甚至炫耀去讀書,這其中又有多大的價值呢?現實中,有人書架上擺滿了書,真正讀過的又有多少?有人聲稱自己讀了很多書,書裡的知識真正學習了多少呢?或許有人的確讀了,甚至對書裡的文字倒背如流,但將文字變為“營養”,進而滋養自己的心靈、優化自己的精神品質、提升自己的生命質量的,又有多少?數量絕不能作為評判讀書效果的唯一標準。這和學生的考試成績一樣,是便於官方進行調查統計的一種直觀、便捷方式,但不能作為閱讀者自己的衡量尺度。

書籍浩若大海,一定要有所揚棄和側重,特別是對於孩子而言,三觀不正“帶毒”的、商業氣息太濃為賺錢而寫作的,堅決要排除在書架之外。做家長的一定要在兼顧孩子興趣的基礎上,努力引導孩子將精品書籍和經典之作擺上書架、放在書桌。要培養善於學習、善於讀書的孩子,做家長的首先要將自己培養成懂學習、擅學習的人。幫孩子選擇書籍是考驗家長的第一步,接著就要指導制定科學合理的課外書閱讀規劃,不必“博聞強記”、更不要貪多求快,讓孩子將黃金般時間分配、利用好。孩子有疑問,家長要幫孩子掌握解疑釋惑的本領;孩子有了觀點,家長要懂得扮演辯論者的角色,讓孩子在辯詰中思維更活躍,感知更深刻;也可以適當設定一些命題甚至實踐體驗,讓孩子帶著問題、帶著興趣去讀書,讓孩子的讀書更有動力和成就感。

有的書需要下足功夫悉心研讀、仔細品味,有的書可以泛泛而讀,粗略瀏覽。列入精讀篇目的,就把好鋼都軋在刀刃上,力求讀一本懂一本,達到讀一本頂一本效果,萬萬不把閱讀數量作為目標,這就是經歷了很多次“書桌上的戰爭”之後,我與妻子、女兒達成的以精讀為前提的“少讀書條約”,而且這不是不平等條約。

(觀點與視角原創作品,文中部分圖片來自網路,若有侵權敬請聯絡刪除)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