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體育

[翻譯團]高興抑或失落?一位南美球迷的酋長球場初體驗

  • 小白兔

  • 2019-02-27 14:53:58

高興抑或失落?一位南美球迷的酋長球場初體驗

文/ ytipsh(Reddit使用者)

這是生長在南美洲一個足球文化非常濃厚的國度的我,第一次來到阿森納的酋長球場看球。我很早就認識這傢俱樂部,03-04賽季聯賽不敗奪冠的巔峰以及此前的隊史輝煌時刻我都瞭然於胸。

在我前往酋長球場的路上,我腦海裡不停回憶著這傢俱樂部背後的所有歷史,還有那些精彩瞬間不斷閃現,亨利那些非常精彩的單騎闖關進球、維埃拉在中場的統御、溫格在場邊激情四射的時刻,當然肯定會有博格坎普那記傳世經典的進球。當我還沉浸在我的思緒中時,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來到了酋長球場。

經過一生的思索與好奇,我終於有機會親身走進這座神聖的球場。酋長球場,一個滿載過往榮光的賽場,一個讓許多舉世矚目的足球時刻得以讓人銘記的舞臺。

這是一座紅色與白色的神殿,真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就在那裡,我看到很多人從我身邊走來走去,他們吃著漢堡,喝著啤酒,開懷大笑著。乍眼一看,這一幕幕真的把我帶回了在南美洲的快樂足球時光。

但當我開始享受當地食物和麥芽酒後,我自然而然地開始比較起這裡和我們南美足球的賽前氣氛有何不同。

眼前這並不是一個我認知中賽前觀眾席上應該出現的混亂場面,我腦海中是一群群狂熱球迷不停高唱著他們的歌曲,揮舞著巨大的旗幟,自豪地大聲吶喊,那種場面如同在部落鳴擊戰鼓集結軍隊一般。

我想,好吧,或許這是週四下午5點鐘的關係吧,這不是打比賽的理想時間。儘管如此,還是有很多球迷進場觀看。但我還是無法阻止自己去尋找那些會會嘶聲力竭呼喊的“死忠”球迷。他們在哪裡?我覺得有些東西好像丟失了。

走過一道道門,我終於能看到裡面的景象,這和我們南美洲的頂級場館沒多大區別,但要比我們的保養得更好更清潔。哦,還有這裡有啤酒出售,雖然價格有點貴而且品質一般般,不過這個也很加分。我並不是想抱怨什麼,相反我很高興,至少在酋長球場我能邊享受啤酒邊看球。好幾年前,南美洲的賽場裡就已經全面禁止出售啤酒了。

另外,對於已經習慣賽前球場內吵雜喧囂的我來說,這裡的噪音真的少了很多。

球隊開始進場熱身了,我終於看到了奧巴梅楊、厄齊爾、姆希塔良、伊沃比以及其他球員,我期待能看到一場典型槍手般的進攻足球盛宴。

比賽開始前,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著一些事情。比如,為那些像瘋子一樣唱足90分鐘的死忠球迷預設的球迷站立區在哪裡?後來想了想,可能歐足聯規定不允許吧,誰知道呢,也許他們會在球場內各個角落開始唱響吧。

對於一場傍晚的比賽來說,進球的球迷很多,這令我很興奮。不過以我在南美看球的經驗,已經習慣了對著別人耳朵尖叫交流的我,在這裡和旁人以正常而隨意地語氣交流有點小惱火。也許比賽一旦開始,他們就會進入我習慣的狀態吧。

我已經習慣了,每場比賽連續兩個小時,我被同樣的事情震驚。

比賽終於開始了,比賽本身其實很有趣,一開始雙方都展現出很銳利的攻擊性。阿森納很快就取得領先,現場觀眾開始瘋狂起來。

“太讚了,這就是我想要的感覺,繼續嗨起來!”

隨著比賽的發展,雙方開始穩定下來,前15分鐘我已經完全投入到比賽當中。突然,我注意到一些細節,歌聲在哪裡?噪音在哪裡?為什麼每個人都井然有序地坐著?照明彈、旗海都在哪裡?我都能聽到上方兩排的人在說什麼,這對我來說很奇怪,這迫使我開始環顧四周,看看其他球迷在做什麼。

大家用手機試圖捕捉進球的瞬間,這是為了給自己的社交媒體賬號漲漲曝光度嗎?我沒有在玩什麼社交媒體,所有我搞不太懂。我只是發覺大家幾乎沒有真正沉浸在比賽中,只是在不斷抱怨球員的表現,即便球員們踢得並不差。拜託,他們不得不踢得很謹慎,畢竟被對手打進一個客場進球就很麻煩了,不過在此我不打算談論戰術和比賽相關的事情。

你可能會想,這一切有什麼問題嗎,這不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嗎?儘管南美的社會和經濟基礎奠定了我對足球的認知基礎,但我認為足球不僅只是一種講究球場上對戰雙方牌面的運動,還離不開觀眾席上的球迷、球場周圍的氛圍,還有最重要的是球迷自己的情感投入。

在南美,智慧手機不是出現在看臺上頻率最高的電子裝置,熱情的拉丁球迷通常會帶上一個無線電收音機。也許你們會覺得,南美人太窮買不起智慧手機。但請讓我告訴你,事實上在一些南美國家的確如此。

但這不是我們這樣做的主要原因。如果你能置身於南美賽場,你會明白,收音機裡的現場比賽解說員能帶給我們一股純粹的激情!即便你聽不懂解說員的每一個說辭,但你能感受到他帶給你的那種氛圍烘托。

轉眼間,上半場就快結束了。我無意中聽到一些球迷在談論球員的工資、環境以及對俱樂部的態度等等瑣碎的話題。這讓我想起一個同樣來自南美的球迷朋友,他是個鐵桿球迷,他會盡可能到任何一個賽場去追隨自己愛隊的比賽。

有一回,我在一次和他的交流中談到了他的奉獻精神。(別誤會,我也是個球迷,但我不會像他那樣死忠)他向我解釋了他對足球的理解,很冗長的解釋,不過我在此會簡短的概括一下。

他認為,一支球隊真正的勝利與否取決於它的支持者們,球迷是所有一切的結果和產物。就像照鏡子一樣,球隊和球迷是兩種共生的事物,有什麼樣的球迷,就會有什麼樣的球隊。

一名普通球員能因為得到球迷的支援而變得偉大,一名世界級球員也能因為同樣的理由,輕易地變得平庸。

想想阿森納獲得榮譽前是個什麼樣子,在那段黃金時代又是什麼樣子,巔峰過後又是什麼樣子。我不想對球迷在一個賽季中的表現作出評判,也不想就此妄下定論。但事實告訴我:球員表現得像身處一個舒適的區域,但我所看到的,不過是反映出他們有一群“同樣在舒適區的球迷”。

過往在溫格治下的多個賽季裡,爭四是可以接受的,到爭前6也變得可以接受,畢竟還是叫阿森納,對吧?這是一支有著光輝歷史的阿森納,這是事實,沒有人能褫奪它的榮耀,但是什麼塑造出這麼一個阿森納?不僅僅是場上的球員,還有場邊那些關注著比賽的球迷。

我記憶中的阿森納,是13年前的那一支阿森納,是我在家鄉踢球時會令自己幻想是亨利或博格坎普的那個槍手年代,甚至是更早之前我有印象的阿森納。

足球曾經是追求的是榮耀,體育場曾經是我們嚮往的競技場。對於一般球迷來說,他們沒有智慧手機,沒有太多浮誇的虛榮心,他們只需要能買得起一張門票。

金錢可能已經部分毀掉了這項精彩的專案,但金錢最多也只能毀掉這麼多,剩下的就看我們自己了。

比賽結束了,這是一趟愉快的經歷,就像我在歌劇院裡觀看芭蕾舞或者歌劇表演那般,一切井然有序、乾淨而又平靜。

除了對這項運動仍存有喜愛之情以及對阿森納這傢俱樂部有所讚美外,作為一名中立球迷(自從我成為家鄉球隊死忠後,我會同時關注幾家英格蘭俱樂部)來說,我對當今足球的其他事物毫無感覺。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