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學

【直擊達沃斯】掌心血液流動也是身份證明:專家暢談生物識別技術未來

  • 小白兔

  • 2018-09-20 19:57:36

達沃斯論壇。圖片來源:WEF官網

相信不少讀者已使用過面部識別或語音識別技術,那麼在未來,實體的錢包、鑰匙身份證件會消失麼?這些技術的安全性又如何?在9月19日的天津達沃斯論壇上,語音識別、面部識別和數字身份專家探討了生物識別技術令人激動又具有風險的未來。

生物識別技術是指用個人特有的、可測量的特徵來識別不同個體。目前在生活中常見的指紋識別、面部識別、掌紋識別等屬於物理識別。而語音識別、步態識別等則屬於行為識別。在這場討論中各位專家表示,生物識別技術和人工智慧、區塊鏈技術等一起將改變我們未來的生活。而人們首先需要做的,是理解自我生物特徵的價值和使用方式。

2016-2025不同領域生物識別技術收入預測。圖片來源:世界經濟論壇官網

本場論壇的主持人是來自CNBC的Martin Soong。參加討論的嘉賓有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語音識別專家辛格(Rita Singh);杜克大學光學教授,Aqueti公司首席科學家布雷迪(David Brady);數字身份 公司Sedicii的創始人兼CEO萊斯利(Rob Leslie);Visa公司高階副總裁 利文斯頓(Rob Livingston)。以下是現場實錄整理:

Soong: 生物識別技術是革命性的,數字身份會帶來很多積極改變。但如果這項技術使用不當或被濫用的話,必定在隱私和其他方面構成風險。請教各位嘉賓,目前生物識別最前沿的技術是什麼?

利文斯頓:血液流動是我們正在開發的一項技術。我們有個樣機,你在機器上掃一下手面,它便會讀取你的血液流動情況從而辨識出你的身份。我們還有支付戒指。在將來你會有一個獨一無二的、能辨識你血流的戒指,沒有其他人能使用。

Visa公司高階副總裁 利文斯頓

支付這個行業非常注重安全性,同時也需要便利。生物識別技術可以同時提供這兩項特性,並且是以消費者理解的方式。中國是生物識別方面全球最先進的市場,例如大家每天都在用微信和支付寶的指紋識別支付。未來生物識別將和物聯網融合,任何物體加上生物識別機便能夠成為商業活動的一點。但這個時候隱私的問題也就出現了。這些資料儲存在哪裡?是集中儲存還是分散儲存?你是否要在機器上儲存真的支付身份記錄?還是將一切資訊程式碼化和符號化以防止被偷竊?

辛格:語言識別是AI驅動,但不完全是資料驅動。我們用AI來進行特徵工程(feature-engineering),然後將其和我們從聲音中提取的引數相對映。所以對映及其精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發現特徵並工程化時的質量。現在,人們傾向於認為AI都是大資料、神經網路,但這不是全部。神經網路只是工具,AI比神經網路的定義豐富太多,它是指你用這些工具來做什麼。

我們在現場的樣機可以根據人類語音進行識別分類。它的主要目的是從你的聲音裡推匯出各種資訊,因為你的聲音裡有獨一無二的特質。想想你的聲音可以揭露關於你的所有的資訊真的很嚇人。關於生物識別技術我要說說演演算法,尤其是已經被應用的演演算法的問題。這些演演算法有致命的弱點。作為一名學者我知道我的很多同事和世界上的很多研究人員正夜以繼日地研究對抗系統來對這些演演算法進行攻擊,讓他們給出錯誤的結果。即使沒有原始演演算法,他們也能侵入Google語音識別系統進行完全的操控。

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語音識別專家辛格

目前我們開發的語音識別系統準確率在90%以上,以後會進一步提高。它可以比醫生更準確的識別你的個性和行為,例如你是不是神經質等等。所以準確率是一個問題,安全性是另一個問題,道德又是另一個問題。

Soong:所以這些生物識別技術安全麼?

辛格:不。面部識別系統可以被侵入。如果你去Google學術查一查就有很多侵入面部識別系統的論文。

萊斯利:現在你的身份資訊無處不在。大多數時間你沒辦法控制你的身份資訊,連正確與否都不知道。所以我們建了一個平臺能讓你用密碼協議給自己的數字身份建個檔案。

拿簽證來說,我們不是簽證的所有者,政府是我們生物識別資訊的監護人。政府是面部識別資訊的監護人,它們使用這個資訊讓我們出入境。這是政府之間的關係。但是我們在手機上有簽證的照片,最終我們想帶著手機走遍世界。那我們就要確保這個裝置的安全性至少要和紙質簽證是一樣級別的。但現在還達不到。

數字身份 公司Sedicii創始人兼CEO萊斯利

關於區塊鏈我要表達一下自己的觀點。我對隱私很擔憂。個人資訊正在逐漸被侵蝕,或買賣。讓我的生物資訊在區塊鏈上永遠封存這想法簡直嚇死人了。我來自歐洲,在歐洲大多數人都知道GDPR(通用資料保護條例),我們有權利要求機構刪除個人資訊。但是一旦你將個人資訊放在了區塊鏈上,除非這個區塊鏈被刪除,不然你的資訊是無法刪除的。 在愛爾蘭,政府沒有我的指紋資訊或者DNA資訊。美國政府掌握的我的生物資訊比自己的政府還多。

辛格:我同意。區塊鏈是非常安全的,但絕不私密。拿虛擬貨幣來說,礦工需要獲取資訊來驗證交易,並將之放在區塊鏈上。這些資訊不是用密碼協定書寫他人不可見的,這些資訊別人可以獲取。 我最擔心的是,我們一直說用生物資訊科技來保護(個人財產等)。但普通大眾根本不知道他們的生物資訊會被如何使(濫)用。所以媒體需要讓人們產生意識,知道個人生物資訊的價值。

杜克大學光學教授,Aqueti公司首席科學家布雷迪

布雷迪:我認為得有一個糾錯機制。最近一次過海關的時候我臉上有鬍子,結果面部識別系統就發生錯誤。我和海關人員耗了20分鐘。另一方面生物識別技術永遠是安全和便利的平衡。對我來說一個識別我血流的戒指就和身體裡放晶片沒什麼區別了。我不太能接受。生物識別是多層的,偷你的指紋還是比偷你的信用卡難很多。

專題:介面新聞直擊2018夏季達沃斯

作者:劉芳LF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