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健康生活
  3. 健康

最高法鼓勵正當防衛 醫生捱打可以還手了?

  • 小白兔

  • 2018-09-20 19:25:32

最近,“正當防衛”成為輿論焦點。9月18日,最高法提出,鼓勵正當防衛,並適時出臺防衛過當的認定標準。

在生活中,正當防衛是每位公民受到不法侵害時的應有權利。對於醫務人員來說,是否也被鼓勵正當防衛?

對此,健康界採訪多位法律界專業人士,出乎意料的是,他們並不鼓勵醫務人員“揮拳反擊”,並且快速逃離才是最佳選擇。

別動手 你最正確的姿勢是跑

被打了只能跑路?雖然聽上去很慫,但這是最好的辦法,沒有之一。

中國醫師協會法律事務部主任鄧利強在採訪中提到,醫生選擇正當防衛就意味著會發生“對打”,醫患“對打”就造成了“醫患對立”的情況。“無論何時,‘對打’都是最差的選擇。”

為何“對打”是醫務人員的最差選擇?北京市華衛律師事務所律師聶學提到,醫生應當保護好自己,把自己的生命健康和人身安全、職業安全放在第一位。其次,社會對醫務人員的道德水準要求較高。鄧利強認為,從醫生職責、職業素養上來講,醫生在輿論上一般不會佔優勢。

這種輿論壓力,多位醫務人員表示感同身受。某三甲專科醫院的李醫生告訴健康界,“面對暴力時,醫生可以正當防衛,只是社會輿論對醫務人員不公。”

一旦被認定為互毆,醫生不但要承擔輿論上的壓力,還要冒著被“糾纏”的風險。聶學認為,醫生和非醫務人員發生衝突時,有些人可能“不依不饒”,到醫生所在單位“要說法”,要求醫院開除涉事醫生等,甚至因此引發悲劇。為了避免諸如此類事情的發生,聶學建議醫務人員遇到衝突事件時,“能跑則跑”。

除此之外,認定正當防衛的條件非常複雜,人在被侵害過程中也很難做到冷靜避險,全身而退。健康界查閱多起醫患衝突案例發現,多數醫務人員認為屬於“正當防衛”的案件被公安機關定性為“互毆”。

案例:2017年9月10日,株洲市人民醫院住院患者因病情及治療費用的問題與一醫生髮生口角,李醫生上前勸阻,與患者發生推搡。之後,患者追至李醫生辦公室向李醫生潑燙水,據株洲荷塘公安通報,“雙方發生互毆”。

那麼,什麼才是正當防衛?根據我國《刑法》規定,實施正當防衛必須同時符合以下四個條件

什麼是互毆?一位關注醫療界的警察在其微信公眾號“逆行無悔”中提到,現有法律的條文當中並沒有對互毆定義,互毆是一個在司法實踐過程中約定俗成的叫法,簡單的說就是你毆打了我,我也毆打了你,這就叫互毆。

正當防衛和“互毆”兩者的邊界究竟是什麼?這是很難判斷的一件事。

這張在網路上流傳的正當防衛與互毆的認定條件圖表,在多位法律人士看來,並不準確。

讓理想照進現實,仍需時間

案例:2018年3月15日,高某陪同女友前往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婦科就診,在與王醫生溝通中起爭執,隨後,高某對王醫生進行拍攝,引發衝突。據福田警方通報,“衝突過程中,王某擊打高某,致高某頸部和麵部受傷(法醫鑑定為輕微傷)。”

王醫生因為制止錄影,被警方認定為“擊打”,那麼,王醫生有權制止未經許可的錄音錄影嗎?制止未經允許的錄音錄影是否構成正當防衛?

“我國公民享有人格尊嚴權,未經允許的錄音錄影,侵犯了醫生的人格尊嚴。所以,王醫生制止錄音錄影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聶學曾撰文對此問題進行探討,一位警察則發文對聶學的觀點進行反駁,“他在文中提到,正當防衛只能用於刑事領域,而不適用於民事領域。”聶學認為,實踐中有關部門把不法侵害的範圍僅限定於對人體生命健康的暴力侵害,導致正當防衛的範圍被無限縮小。很顯然,在正當防衛的理解上,專業人士的意見也不能達成一致。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釋出《關於在司法解釋中全面貫徹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工作規劃(2018-2023)》,檔案要求,要適時出臺防衛過當的認定標準、處罰原則和見義勇為相關糾紛的法律適用標準,鼓勵正當防衛,保護見義勇為者的合法權益。

當檔案公開,社會上歡欣鼓舞,認為理想照進了現實。對於醫務人員來說,檔案的下發,是否會讓正當防衛認定界限擴大?

北京清華長庚醫院醫患辦主任樊榮在接受健康界採訪時提到,“鼓勵正當防衛”只是給醫生增加一份保障,並未鼓勵醫生“以牙還牙”,防止遇襲也不能靠醫生正當防衛解決,醫院要從糾紛預防入手。

事實上,多位法律人士也認為,最高法鼓勵正當防衛,並不會對醫療界產生太大影響。“鼓勵正當防衛,目前只能代表最高院的觀點,不能代表公安機關的觀點。”聶學解釋道,一般輕微傷害案件是由公安機關直接認定,除非有輕傷、重傷甚至死亡等嚴重後果,案件才可能提交到法院審理。

“比院長更值得珍惜的,是醫務人員”

改變無法一蹴而就。目前,醫務人員如何做好自我保護?當問及這個問題時,李醫生反而提到,如果醫務人員一直處於需要自我保護的狀態,可能是社會的一種退步。

比起鼓勵醫務人員正當防衛,更需要鼓勵的是讓醫院管理人員勇於擔責。鄧利強告訴健康界,加強對醫院管理人員不擔當的懲戒,才能更好地保護醫務人員的職業安全。“對於醫院來說,做好醫務人員的職業保護,首先是落實好各種措施,讓醫務人員少受到衝擊。”

在鄧利強看來,保護醫務人員是醫院管理人員的職責,而不是讓醫生去防衛。“醫院裡,比院長、副院長更值得珍惜的,是醫務人員的感受。”

按照鄧利強的設想,醫院管理人員需要承擔被“免職”的風險,在此情況下,醫院管理人員要如何保障所有醫務人員的職業安全?

處理傷醫事件,公安機關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鄧利強曾多次提出“聯合公安機關在醫院設立安檢制度”的建議,“在一次會議上,公安部曾明確表示願意幫醫療界建立安檢系統。”鄧利強提到,醫院要把醫務人員的安全放在心上,用心做好預防。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