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健康生活
  3. 健康

國務院發文,基藥目錄嚴禁地方增補!

  • 小白兔

  • 2018-09-20 19:25:32

關於基藥目錄擴容的正式檔案終於公佈了!

作者 | 徐木

來源 | 醫學界智庫

在此前國務院第22次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和國家衛健委例行新聞釋出會之後,關於基藥目錄擴容的正式檔案終於公佈了,這份檔案就是《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完善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的意見》(國辦發〔2018〕88號,下稱《意見》)。

《意見》針對基藥制度還存在不完全適應臨床基本用藥需求、缺乏使用激勵機制、仿製品種與原研品種質量療效存在差距、保障供應機制不健全等問題完善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其中“原則上各地不增補藥品”的規定給過去各地增補基藥的習慣劃上了句號。

1.“原則上各地不增補藥品”也許不單是便於比較分析情況

新醫改啟動後,基本藥物制度原本是“近期”(2009-2011)五項重點任務之一。2009年8月18日國家公佈了09版基藥目錄307種,並自2009年9月21日起施行。

按照3年修訂一次的政策規定,2012版基藥目錄基本按時公佈並自2013年5月1日起施行,同時09版基藥目錄廢止。2012版基藥目錄品種數從09版的307種增長到520種。

那時的基藥制度規定,除了國家確定的基藥目錄外,各省也可以根據本省實際增補,因此各地競相增補,出現了一種增補熱潮。據網路資料,截止2013年年底,當時已經完成增補的八省(其中一省為內部公佈)最少增補198種,最多310中,據說後來還有增補500多種的。

這種給予各省可以根據“實際”增補的政策放權,實際上有的已經變成了權力尋租的“漏洞”,目的也不再那麼純粹。關於這個情況,各地包括一些企業也有反映。所以這次《意見》指出,原則上各地不增補藥品,主要是考慮到基本藥物制度已經在政府辦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實現全覆蓋,允許地方增補藥品是制度建設初期過渡性措施,也便於比較分析各地醫療機構基本藥物使用情況。實際上,也許並不一定只是這麼簡單。

2.適應臨床基本用藥需求

《意見》為此採取了以下幾點措施:

一是基藥目錄擴容。在原12版基藥目錄520種基礎上,剔除22種,新增187種,新目錄共計685種,基本可以滿足基層臨床需要。

二是基層用藥與二級醫院銜接。為更好滿足分級診療需求,各級醫療機構統一執行集中採購確定的品種、劑型、規格、廠家、價格,實現上下級醫療機構用藥銜接,為患者在基層就近就醫提供更多便利,讓患者少跑路、少花錢。

三是優化基本藥物目錄遴選調整程式。綜合藥品臨床應用實踐、藥品標準變化、藥品新上市情況等因素,對基本藥物目錄定期評估、動態調整,調整週期原則上不超過3年。對新審批上市、療效較已上市藥品有顯著改善且價格合理的藥品,可適時啟動調入程式。堅持調入和調出並重,優先調入有效性和安全性證據明確、成本效益比顯著的藥品品種;重點調出已退市的,發生嚴重不良反應較多、經評估不宜再作為基本藥物的,以及有風險效益比或成本效益比更優的品種替代的藥品。原則上各地不增補藥品,少數民族地區可增補少量民族藥。

3.建立使用激勵機制

一是要求藥品集中採購平臺和醫療機構資訊系統應對基本藥物進行標註,提示醫療機構優先採購、醫生優先使用。將基本藥物使用情況作為處方點評的重點內容,對無正當理由不首選基本藥物的予以通報。對醫師、藥師和管理人員加大基本藥物制度和基本藥物臨床應用指南、處方集培訓力度,提高基本藥物合理使用和管理水平。

二是醫療機構科學設定臨床科室基本藥物使用指標,並納入考核。將基本藥物使用情況與基層實施基本藥物制度補助資金的撥付掛鉤。深化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建立健全醫保經辦機構與醫療機構間“結餘留用、合理超支分擔”的激勵和風險分擔機制。通過制定藥品醫保支付標準等方式,引導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合理診療、合理用藥。

三是加大臨床使用監測力度。依託現有資源建立健全國家、省兩級藥品使用監測平臺以及國家、省、地市、縣四級監測網路體系,重點監測醫療機構基本藥物的配備品種、使用數量、採購價格、供應配送等資訊,以及處方用藥是否符合診療規範。

四是完善醫保支付政策。對於基本藥物目錄內的治療性藥品,醫保部門在調整醫保目錄時,按程式將符合條件的優先納入目錄範圍或調整甲乙分類。對於國家免疫規劃疫苗和抗艾滋病、結核病、寄生蟲病等重大公共衛生防治的基本藥物,加大政府投入,降低群眾用藥負擔。

五是鼓勵地方將基本藥物制度與分級診療、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慢性病健康管理等有機結合。在高血壓、糖尿病、嚴重精神障礙等慢性病管理中,在保證藥效前提下優先使用基本藥物,最大程度減少患者藥費支出,增強群眾獲得感。

4.完善保障供應機制

基藥供應問題一直是基藥制度實施後的頑疾。《意見》在解決這一問題上,提出:開展生產企業現狀調查,對於臨床必需、用量小或交易價格偏低、企業生產動力不足等因素造成市場供應易短缺的基本藥物,可由政府搭建平臺,通過市場撮合確定合理採購價格、定點生產、統一配送、納入儲備等措施保證供應。 而這種“市場撮合”方式,在藥品採購中也不是第一次,據網路搜尋,在2017年7月,曾經有兩種短缺藥品(硫酸魚精蛋白注射液、青黴胺片)運用市場撮合,最終達成協議,實現了供應保障。據瞭解,市場撮合是解決藥品短缺問題的主要措施之一,是一個全新的辦法和機制。政府在其中起到“搭平臺”、“促對接”的兜底作用,為供需雙方提供一個有序的溝通交流平臺,通過完善標準規則、供需資訊諮商、監督誠信執行、維護供應秩序等方式,充分發揮市場機製作用,促成短缺藥品持續穩定供應。

除了探索新的有效方式外,明確短缺藥品保障主體責任也是《意見》提出的一個新思路。《意見》指出:生產企業作為保障基本藥物供應配送的第一責任人,應當切實履行合同,尤其要保障偏遠、交通不便地區的藥品配送。因企業原因造成用藥短缺,企業應當承擔違約責任,並由相關部門和單位及時列入失信記錄。同時規定,醫保經辦機構應當按照協議約定及時向醫療機構撥付醫保資金。醫療機構應當嚴格按照合同約定及時結算貨款;對拖延貨款的,要給予通報批評,並責令限期整改。

當然,加強短缺預警應對也是《意見》的新對策之一。《意見》要求,建立健全全國短缺藥品監測預警系統,加強藥品研發、生產、流通、使用等多源資訊採集,加快實現各級醫療機構短缺藥品資訊網路直報,跟蹤監測原料藥貨源、企業庫存和市場交易行為等情況,綜合研判潛在短缺因素和趨勢,儘早發現短缺風險,針對不同短缺原因分類應對。對壟斷原料市場和推高藥價導致藥品短缺,涉嫌構成壟斷協議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的,依法開展反壟斷調查,加大懲處力度。

- 完 -

更多閱讀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