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誰扭曲了畫家的脊樑?

  • 小白兔

  • 2018-02-21 11:35:10

一位畫家作品的好與差、水平的高與低,以及人格的優與裂、情感的真與偽、責任的大與小等等,都可以從他的作品中反映出來,明眼人一看便知,所以靠漫天的吹噓恐怕是“行而不遠”的,也終究會令人嗤之以鼻。因此做為畫家,務必要對自己的作品,以及自身的道德品行等負責。

此外,務必要堅守著一位文人畫家所具有的藝術良知,用富有生命感的真誠對待與孺子牛式的勤勞耕耘,肩負使命並充滿激情、不覺倦怠地進行著藝術的探索和實踐。其作品不僅要給我們呈現出當代繪畫藝術創作的人文範本,而且還以一位藝術家剛直的脊樑,以及堅正的操守給我們深刻揭示了現實生活裡真實存在的若干社會問題。

(圖片來自網路)

當然,當今畫壇的確有一批藝術家在認真且堅定地從事著具有自我良知與社會責任感的藝術創作,同時也誕生出了一批優秀的畫作,比如高小華的《為什麼》、邵增虎的《農機專家之死》、毛旭輝的《水泥房間裡的人體•幾種狀態》《剪刀》、張曉剛的《幽靈》系列,以及他的《黑色三部曲——惶恐、沉思與憂鬱》,還有曾梵志的《協和三聯畫》《面具》系列,劉子建的《迷離錯置的空間》《宇宙中的紙船》《時間碎片》、張羽的《靈光》、邵戈的《城市垃圾》系列、王非的《關係》系列,等等。

但他們畢竟只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蓮的數量卻總是有限。換句話說,當今太多的畫家已經逐漸丟失掉了支撐個人責任感成長的脊樑,甚至出賣掉了具有獨立尊嚴的人格品行。他們的作品裡也因此處處缺乏著清氣、靈氣和正氣,卻滿紙充斥著濁氣、死氣與俗氣。

其實這種現象的出現與很多因素有關,其中較為重要的一點便是畫家創作態度的不純粹。也就是說,他們並不純粹地以藝術創作本身做為目的,而是隱含著對某些利益的追逐與擇取。我曾在一些場合上發表過,當代藝術的通病在於“俗”,在於“媚”,主要表現在“世俗”和“庸俗”,以及“媚政”和“媚眾”兩個方面。對於繪畫而言,“世俗”、“庸俗”與“媚政”、“媚眾”往往是糾纏在一起且很難分開的。特別在“官本位”思想極為濃重的中國,表現得尤為突出。當行政機構主導藝術取向,當官場文化滲入藝術領域,眾多不良問題便開始層出不窮。

(圖片來自網路)

眾所周知,國家以及各地方畫院,包括美術家協會,雖然多是群眾性組織,但基本還是屬於官方或半官方的,其舉辦的各種比賽和展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了整個時期的畫風。這對於繪畫藝術的全面發展繁榮而言,無疑是一種隱性的羈絆和約束。此外,以職位頭銜論價格、論繪畫水平的高低,似乎誰佔據領導崗位,誰的知名度高,那麼誰就擁有絕對的話語權、評判權和決策權,誰就備受追捧、備受禮讚、備受尊敬和寵護。這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現實,但這恰恰是現實的一種悲哀。殊不知藝術需要獨立和自由,不需要被“領導”、被“圈養”、被左右,應該與政治,特別是與行政、與官場要保持一定的距離,而且職位的高低、頭銜的大小與繪畫水平的優劣並沒有直接或必然的關係。相反,某些畫家正因為走上了所謂的領導崗位之後,其繪畫的水平卻不進反退,而且退步得相當厲害,其作品甚至到了慘不忍睹的程度。試問這該如何解釋呢?

而另一方面便是市場因素和大眾喜好嚴重影響了畫家的創作方向與創作品味。以市場為導向,跟著市場走、圍著市場轉、隨著市場變,目的就是希望能最大限度地討得市場和大眾的青睞、賣上好的價錢,並贏取現實利益。因此便出現了一大批畫家利用藝術價值、學術價值、收藏價值均不高,甚至特別劣質的作品賺取著很高的經濟效益。此類畫家不但沒有在藝術和精神領域為社會做出貢獻,反而破壞了整個書畫藝術市場的健康良性發展。

做為利益鏈條中的一份子、重要的參與者,他們已經不再更多地關注如何提高繪畫技藝、如何傳承與弘揚國粹,以及如何探索創新,而是更多地開始關注起自己的身份、地位、名氣、周圍的圈子、作品的潤格等等。試圖通過大量的宣傳包裝來成為社會上特別是官僚階層認可的“大名頭”、藝術市場認可的“搶手貨”。繪畫對於他們來說似乎已經不再是一門純粹的藝術,而是彰顯身份的一張名片,以及斂取錢財的一種工具。為此他們可以不擇手段,可以大張旗鼓,甚至可以毫無顧忌地扭曲與丟掉象徵道德與節操的人格脊樑,踢開和拋棄理應所本該具有的社會責任與藝術良知。

(圖片來自網路)

寫到這裡不禁讓我想起一本書的名字:《這個世界會好嗎》。這本書是由著名學者梁漱溟先生著作的。樑先生是一位具有“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的新儒學大家,為國事、為安定、為團結、為文化、為教育等付出了畢生精力,一身正氣,學為人師,行為世範,令人敬仰。其實,不論是作家、思想家,還是書家、畫家,都像教師、醫生、清潔工一樣,都是一門職業,所以也都要遵守其應有的職業道德,也都要堅守其應有的社會擔當。特別在國家日益昌盛的今天,畫家們更應該有責任和義務沉浸在藝術的殿堂,弘揚經典,追求卓越,而不是將自己打扮成道貌岸然的虛偽的藝術家,以及一身銅臭味兒的市儈之人,否則當今畫界真就好不起來了。(注:本文作者王進玉,知名青年學者、藝術評論家)

來源:中國網

(本平臺注重分享,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謝謝!)

——————

關於我們: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