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社會

又有精神病人砍人了,中國精神病人管理弱爆了!

  • 小白兔

  • 2017-02-22 21:17:14

要解釋管理精神病患者的困境,最直接的答案或許就是四個字:缺人,缺錢。

關注新聞的朋友最近或許不會漏掉這條新聞:

2月18日中午12時25分,武漢武昌區一面館門口發生口角糾紛,犯罪嫌疑人胡某持面館菜刀將業主姚某砍死。

網上流傳出不少視訊和圖片顯示,面館業主姚某的頭顱被砍下,並被扔進了垃圾桶裡。

而就在幾個月前,四川達州宣漢縣殘疾人聯合會向胡某頒發了殘疾人證,其殘疾人類別為“精神”,殘疾等級為“二級”,屬於中度水平。

但22歲的胡某早已獨自離開家鄉外出務工,當地衛生部門隨後對他“失了訪”。

管理精神病患者,怎麼就這麼難?

病人多,投入少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要解釋管理精神病患者的困境,最直接的答案或許就是四個字:缺人,缺錢。”

前幾年,美國曾公佈自己的醫療花銷,他們最為花錢的醫療投入竟然不是代謝病也不是心血管疾病,而是精神病的治療,2013年一年,美國在治療精神障礙上就花掉了2010億美元(約合13232億人民幣)。

反觀中國,根據國家衛計委發布的《中國的醫療衛生事業》白皮書中所述,中國衛生總費用為24345.91億元人民幣,《柳葉刀》援引“衛計委統計年鑒”的資料顯示,其中僅0.3%用於精神疾病衛生,即73億人民幣左右,僅有美國的0.5%。

同樣緊缺的還有精神科醫生。根據去年年底《經濟學人智庫》發表的一份“觸目驚心”的報告顯示:精神疾病是亞太地區第二大健康問題,在中國,約92%的精神病患者從未接受過治療,目前,未接受治療的精神疾病患者總人數估算為1.58億。

世界平均水平每1萬人有1名精神科醫生,中國每1萬人只有0.149名精神科醫生,缺口可能高達40萬人;而即使是所謂的“精神科醫生”,也幾乎都是純臨床醫學畢業,在學校內學習的知識與普內科近似,很少接受專業的心理治療技術培訓。

貧窮地區精神病高發,管理卻更捉襟見肘

武昌火車站慘案發生後,社會上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有人覺得這次的犯罪手法過於殘忍,卻也有不少人覺得,手法雖過激,但那名“精神病患者也很可憐”。

一組資料顯示,四川3720例精神病罪犯中,85.4%都是初中以下學曆,農民和無業遊民居多,加起來佔比79.7%。

胡某的精神殘疾人證評定表上也顯示,“胡某經濟情況屬於貧困,無勞動能力,致殘原因是‘因貧’。”

事實上,貧窮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更容易患上精神疾病,是一個醫療界長期觀察到的現象,原因多樣。除了環境中的壓力、營養狀況、環境汙染等“外因”,Nature雜誌甚至曾刊登研究稱,貧窮會改變窮人們的表觀遺傳因素,他們的DNA使得他們生來就更容易患病。

而與貧窮地區精神病高發相對應的,是這些地區對精神病患者的管理更為艱難。

“農村患者的管理一直是個大問題”,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黨委書記謝斌教授在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分析道:一是監護人都出去打工了,患者沒人管,有的患者自己也外出打工。二是即便有監護人,農村的精神衛生服務資源短缺,普遍缺醫少藥。三是農村缺少像城市那樣的社群康複服務。四是輸出地與患者外出打工地之間缺少資訊共享。

按理說,各級精神疾病防控機構應當能夠對本地區重性精神疾病資訊進行彙總、管理,但在現實當中,像胡某這樣的病人常在治療一段時間後出院,為養家餬口外出打工,常住地與戶口所在地都很難對其進行管理,因此而“失訪”的情況不在少數。

2004年,國家衛生部、教育部等6部委,為了了解我國精神衛生狀況,曾投入686萬元啟動“中央補助地方衛生經費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治療專案”,其中一個重要的任務便是登記、評估重性精神疾病患者,隨訪有危險行為傾向的患者。

這一專案後來被稱為“686專案”。

但根據《經濟學人智庫》的評述,“686專案”盡管令人印象深刻,至2016年,也隻覆蓋了官方估算的1300萬最嚴重精神疾病患者中的300多萬人。

對於胡某當時是否處於發病期,犯罪過程中是否清醒,仍需要相關專業鑒定,目前尚不能判定其是否能逃過法律製裁。

不過,加強精神病患者的管理,恐怕已經刻不容緩。

投稿郵箱:yxjtougao@126.com

業務合作:021-58545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