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遊戲

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遊戲界傳奇魔力牛和他的“邊境之旅”_玩家

  • 小白兔

  • 2019-07-09 16:08:00

筆者有一個比較另類的愛好,就是喜歡在各種遊戲世界中到處漫遊,欣賞各地的風景,並使用遊戲中的各種拍照模式或截圖功能記錄下那些美麗的瞬間。《巫師》中油畫般的陶森特、《看門狗》中充滿活力的舊金山、《神祕海域》的古代遺蹟和熱帶雨林、《荒野大鏢客》的西部風光甚至是《無人深空》中的無盡宇宙,筆者對於外面的世界十分嚮往,但出於不可抗力無法實現這個夢想,因此遊戲就成了實現這一夢想的最佳載體。

筆者一直在幻想,何時能有一款遊戲,扮演一個旅行者徒步在大自然中探索,他沒有明確的目的,僅僅只有山與水交織的風景,遠離城市的喧囂,一直向著遠處最顯眼的地方前進。顯然,育碧的那些被稱為“旅遊模擬器”的遊戲顯然還不算,而後來,一款名為《邊境之旅》的遊戲引起了筆者的注意,雖然這是一款手遊,但這款遊戲就是筆者嚮往已久的“真·旅遊模擬器”,而當我去深入瞭解這款遊戲的背景時,卻發現這款遊戲的來頭並不是那麼簡單。

彼得·莫利紐克斯,他是一位遊戲製作人,他的粉絲們都親切的稱其為“魔力牛”,或許你並不知道他是誰,但你一定聽說過他的功績。玩遊戲有一定年頭的人一定會對於“牛蛙(Bullfrog)”和“獅頭(Lionhead)”這兩個工作室不會陌生,其代表作有《上帝也瘋狂》、《主題醫院》、《黑與白》、《電影大亨》等等,而魔力牛則是先後參與和建立這兩家公司的創始人之一,出生於英國,現年已經60歲。魔力牛的名字在當時就是遊戲界“創意”與“神奇”的代表,哪個公司要是有了他的存在,就意味著有了開發經典大作的資本。

魔力牛是遊戲界的一大傳奇,由他的作品也衍生出了“上帝遊戲(God Game)”這一獨特的遊戲類別,他的每一款遊戲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天馬行空的創意與有趣的設計,並且在遊戲的AI設計方面也十分出眾。在魔力牛看來,他想製作一款十分特殊的遊戲模式:玩家扮演的角色只能影響到遊戲中的內容,但卻無法真正掌控遊戲中的一切,就算沒有玩家的參與,這個虛擬世界也能夠不斷執行下去。這個設計思路即便是放在現在也鮮有廠商能夠達到這一程度,並且其遊戲中的各種設計影響到了不知多少遊戲的設計思路。

《魔獸爭霸》中的“英雄設定”也是由《上帝也瘋狂》而來

儘管其遊戲的質量非常高,但並不代表著所有人都會喜歡這些作品,大部分遊戲都是叫好不叫座,最終出於金融問題,魔力牛先後將牛蛙公司賣給了EA,而獅頭則賣給了微軟。美國的EA自古以來都有著“工作室粉碎機”的名號,“牛蛙”的下場可想而知,而“獅頭”則由於《神鬼寓言》系列後期的製作質量低和銷量低迷最終被微軟關閉,而隨著“獅頭”一同加入微軟的魔力牛則是在工作室被關閉之前就選擇了離開並打算自立門戶。魔力牛自己表示,自己已經太累了,他想選擇嘗試一些在大公司難以實現的事情。

淪為免費網遊的《神鬼寓言:傳奇》成了獅頭工作室的絕唱

那麼,什麼是“在大公司難以實現的事情?”或者說,什麼才是“大公司想要實現的事情?”那當然是越來越多的錢,這句話的意思,等同於要求作品有最大的受眾面,最好全世界的玩家都喜歡。遊戲叫好不叫座便是血淋淋的現實,更多時候遊戲的銷量是通過魔力牛一己之力的“粉絲效應”帶動起來,但這並不是魔力牛真正想要的結果。2014年,魔力牛重新建立的“22cans”工作室,並計劃開始製作手遊,這一下子讓追隨了他那麼多年的玩家們傻了眼,但魔力牛選擇做手遊的原因其實已經顯而易見了。

工作室成立之後,製作的第一款遊戲是帶有營銷性質的解謎遊戲《Curiosity》,這裡就不過多贅述,而第二款則是迴歸初心的“上帝遊戲”《我的文明(Godus)》。遊戲起初以眾籌的方式募集資金進行開發,但沒想到最終卻以免費的形式登入手機平臺,魔力牛的粉絲以及《我的文明》的眾籌支持者毫無疑問大多是傳統的PC玩家,可想而知在面對這樣的訊息時,他們感到的會是何等的震驚、失望和被出賣。

《我的文明》遊戲畫面

由於《我的文明》的失敗,魔力牛在2015年的一次媒體採訪中,因被一位記者以頗為尖銳的態度諷刺,而表示不會再向玩家做出承諾。在後來的一年裡,魔力牛就像是銷聲匿跡了一般,沒有人知道他的動向,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做一款什麼樣的新作,而在一年之後,魔力牛帶著一款名為《邊境之旅(The Trail)》的作品回到了玩家們的視野中,而這到底是是一款什麼遊戲,誰也說不明白。《邊境之旅》就像是摸索出了一條從未有人發現的路,並孤身一人在這條路上走了起來,你很難去定義這是一款什麼型別的遊戲,我們就暫且用他們自己給出的“徒步經營生存”遊戲的說法吧。

簡單來說,這是一款邊四處看風景邊生存的遊戲,玩家作為一個旅行者來到一片從未接觸過的國度,一邊徒步進行自己的征程,一邊收集路邊的素材維持自己的生計,而遊戲的目標就像是魔力牛自己的理想一般簡單直接:有錢。遊戲的玩法很簡單,把控好自己的體力走過一段又一段的旅途,路上可以打打獵砍砍樹收集一下資源用於製作更好的裝備,沿途欣賞一下自然風光,僅此而已,既不是一款純粹的“步行模擬器”,也不是一款竭力奮鬥的生存遊戲。遊戲中沒有鬥爭,但卻能在路上遇見其他玩家,如果你在半路上力竭倒下,其他路人可以選擇救起你,也可以選擇拿走你身上的物品。

在旅途的終點,玩家可以用路上與其他人交易得來的錢租下鎮子的一間小屋,並開始自己的商業之旅,遊戲又突然從生存變成了模擬經營,與其他小鎮進行商業競爭,而如果你的錢不夠,那麼就要重走這一段旅途。從客觀角度上來看,這款遊戲實際上挺無聊的,但比起魔力牛先前的作品,似乎他想要表達的思想比其他遊戲都要有深度。這款遊戲就彷彿是魔力牛在向所有玩家表達他心中的理想,誰都想掙大錢,但錢也並不是說來就能來,在這個過程中你需要不斷地去發掘、探索和嘗試,這一路必定有歡聲笑語,也必定會有苦悶沮喪,遭遇挫折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但並不意味著失敗就一定要選擇放棄,重新回顧沿途的經歷,你也必然能找到問題所在,而當最終終於達成你心中所想的目標時,那種成就感與釋懷感是任何事物都無法與之比擬的。

如今彼得·莫利紐克斯已經60年的高齡,他幹這行已經37年,但卻依舊沒有停止做遊戲,對於遊戲他樂此不疲,他還想繼續發揮它的創意,發掘更多的未知與可能性。他曾經表示可以想象自己腦海中充滿各種創意,想象把這些點子落實為好玩的遊戲,甚至能想象自己入土為安之時,但就是無法想象不做遊戲的那一天。對於遊戲如此這般的熱愛在整個遊戲界也是鮮有人在,這份執念值得所有玩家們敬佩,希望在魔力牛的有生之年能夠為我們帶來更多優秀的作品,作為玩家的我們則且玩且珍惜。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