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微旅行
  3. 旅行

別的城市哭!成都在大笑!_戰興

  • 小白兔

  • 2019-07-09 16:07:47

Joseph Mallord ,the grand canal, venice

文/顧天傑

創新力城市系列,寫完重慶後,成都的檀香們高呼:

成都,成都,成都,雄起!成都人民表示不服!火鍋和串串可以再戰一百年!

成都重慶兩強爭霸,相愛相殺,到底誰能率先脫穎而出?

研究了一週之後,城市研究團隊的小夥伴們紛紛表示,以後絕不能熬夜查成都的資料,因為,真的太!餓!了!

滿眼紅油抄手、冷鍋串串、擔擔麵、麻婆豆腐、回鍋肉,還有魚香肉絲、宮保雞丁、口水雞,更有青城山老臘肉、鹹燒白、香水魚和樟茶鴨。吃完去七堂酒館聊個天消消食,人生就完美了!

和重慶工業立市,引進膝上型電腦產業鏈,打造產業叢集不同,成都選擇了另外一條路。重慶硬,成都軟。

作為天府之國,成都物產豐富,氣候宜人,是吃喝玩樂階級的大本營,遊戲娛樂產業發達,酒吧美女眾多,太古裡熙熙攘攘。

處於四川盆地西部,深居亞歐大陸腹地,成都一直過著自己的小日子,除了三國跟明末慘點,其他多數時候,別人鬧饑荒,成都吃大米。

四川有獨特的文化,主要原因是蜀道難,難於上青天!

往東,翻山躍嶺,穿過整條長江、過三峽簡直是不要命,往北,穿過秦嶺聯絡西安,過斜谷到達陝西,記得三國時期的鄧艾是怎麼打下成都的嗎,穿過陰平到達涪城,外加不要命。往南,就是煙瘴之地,跟百越為伍。

現在,陸空全部打通,成都成為絲綢之路的交匯點,長江經濟帶的重要樞紐。最近兩年,中歐專列開通,成都交通地位更上層樓。

就在此時,看到戴德樑行的成都外貿資料。成都高新綜保區(包括雙流園區)進出口總額連續 14 個月排名全國綜保區第一,進出口總額以1575.2 億元,拉動四川省外貿增長 16.6 個百分點。

去年上半年,成都高新綜保區實現進出口總額 1511 億元,超過江蘇崑山綜保區和鄭州新鄭綜保區,躍居全國綜保區首位,連續 14 個月排名全國第一。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這一次,我們的五大核心指標依舊不變,分別是:

1. 國家六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佔比。

包括各大城市戰興行業佔比,上市公司數量和行業總公司數量。

2. 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產值規模、增速。

部分城市細分為戰興工業,戰興服務業。我們更看重戰興服務業佔比高的城市,能夠承接產業、帶來就業、真正吸引人才入駐的城市。

3. 城市產業創新基因。尤其是這個城市過去的工業基礎體系,未來的產業升級方向和路徑。

4.尋找有特色的創新力城市,擁有隱形冠軍企業。

這些城市可能人口不多,GDP增速不快,房價沒有猛漲猛跌,卻在某一領域達到全國,甚至全球領先水平。

5.發展高科技企業所需要的人才儲備,包括當地的大學、科研院所數量,和引才力度。

公司資料來源於天眼查,引才、高校、GDP和消費等資料,來源於統計公報和政府部門開放資料庫。

我們會在一年一檀上釋出最具創新力的城市排名,釋出中國十大創新力城市榜單,以及兩到三份子榜單。

科創時代最有創新力的城市,值得年輕人擁抱。

對吃喝玩樂 成都是認真的 成都的經濟是軟的!

成都酒吧很多。

上世紀九十年代風靡全國的蹦迪,帶火了成都酒吧的演出和模特走秀。1997年,當地知名酒吧小酒館誕生,最早是一位畫家所開,第一批顧客也是一群畫家,大咖帶著小咖去酒吧耍。

1999年,成都本地酒吧湧現,它們通常開在城中村,在老房子裡,吸引了很多當地人,平價酒水,不論出身,零距離碰杯,是那個年代的社交禮儀。

2000年,成都出現眾多個性化主題酒吧,可以細分到搖滾、校園、民謠等,對應不同人群。

從酒吧走出來的一些駐唱歌手,選秀後成為明星。

2003年,音樂房子酒吧多了一位唱功很強的歌手。她喜歡瑪利亞凱莉,唱HERO唱得特別好,總是唱完就走,人送外號張英雄。

2006年以後,成都酒吧又冒出來2000多家,形成九眼橋、玉林路、芳鄰路、羅馬假日、耍都幾大區域。用雨後春筍形容都算少的。

酒吧再多、規模再大也只是幾條街,幾塊區域,成都需要一個,甚至多個商業中心。於是商業廣場崛起了,遠洋太古裡、寬窄巷子、錦裡、文殊坊和匯錦街交相輝映,成了活生生的成都地標。

人人都愛太古裡,套用朋友一句話:走過太古裡,感覺整個人都更洋氣了一些。我們去到太古裡,並不追求高大上,連結春熙路街區的人流。

這個商業地塊是活的。

成都太古裡成熟後每年貢獻租金12億人民幣,綜合體樓面地價只有7980元/平米,按照2萬/平米的投資總成本計算,專案年均回報率20%以上。

成都目前擁有的國際一線品牌和門店數量,僅次於北京和上海,甚至超過了廣州。

遊戲產業好尷尬 明明是功臣卻進退兩難

根據天眼查的資料,成都戰興產業在71個城市中比較靠前。

高階製造、生物產業、新能源汽車、新能源、節能環保和相關服務業均排在第6位。數字創意排名第4,新材料排名第9,新一代資訊科技產業排名第3。

成都的IT產業,和我們寫過的太原風格完全不同。太原IT行業背靠鋼鐵、煤炭和能源老大哥,主攻配套系統和後期運營維護。成都IT行業主要是遊戲,尤其是手遊的研發,嗯,和吃喝玩樂很配套。

2019年14日,封面新聞和BOSS直聘研究院共同釋出《成都新經濟人才趨勢報告》,資料顯示,成都求職者最希望進入遊戲行業。計算機軟體、遊戲、智慧硬體、網際網路等行業平均薪資超過9000元,當地遊戲企業數量增速全國最高,國民遊戲王者榮耀誕生於此。

2018年,成都舉辦了包括全國電子競技公開賽在內的數個電競賽事,《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的西部主場落子成都,多家電競俱樂部把賽訓,甚至運營基地整體搬遷到了成都。

在北京,遊戲產業創業團隊通常是先拿一筆投資,弄個團隊,錢燒光融不到下一輪,團隊解散。成都不一樣,往往是幾個人先湊點錢,做出的產品先嚐鮮,收一筆版權費和預付資金,實在不行就接外包,再精簡團隊。

資訊科技和遊戲產業,是成都重要產業叢集之一。

2019年3月5日,成都成立遊戲產業聯盟,給遊戲企業提供資訊和服務,讓聯盟會展開交流與合作,為成員提供各種服務,小遊戲公司別焦慮,服務我們來!

遊戲產業最重要的是監管和版號。2018年,全國遊戲產業就經歷過一次史無前例的版號寒冬,大型廠商關門禦寒,中小廠商只能縮減團隊,甚至放棄專案。

成都的遊戲研發公司以中小型為主,好處是野蠻生長,混不吝,生命力頑強。國內外市場通吃,護城河不止一條,容易抗過寒冬。劣勢在於,基本無法和網易、騰訊、完美世界等巨頭抗衡,只能專攻細分市場。

好在,除了遊戲產業之外,成都資訊科技產業還有一張王牌,叫做5G。

成都入選首批5G商業試點城市,全國18家,在西南,只有成都這一家。

早在2015年,中移動就在電子科大開展了5G場外試驗。2018年,三大運營商集體入駐成都,當地的軟體業基礎為5G提供了支撐。

成都想讓自己變硬 中歐專列就是這麼溜

成都在變大,也想讓自己變硬。

天府新區大得要命,以前是兩山夾一城,現在是一山連兩翼。

成都的焦慮在於,想變硬。酒吧太軟,遊戲太軟,要硬核科技。缺少人才和硬核科技,能上科創板的公司不多,怎麼辦?死磕。

2017年,成都發布人才十二條,本科及以上的人才可以直接落戶,高階人才和團隊創業,最高給予300萬獎勵,大學生創業最高50萬補貼,在人才住房、醫療和教育方面,優惠政策多多。

一頓操作猛如虎,人才留存效果好。2018年,川大畢業生40%留在成都,西南交通大學留存佔比36%,西南財大超過40%,成都地界超過50%留在當地,不去北上廣。

成都在瘋狂的吸引人才。除了人才公寓、落戶這些,還想出了一些新奇的點子。7月2號,《成都日報》報道,成都試點離岸基地,在試點區積極探索區內註冊、海外孵化、全球經營的“雙向離岸”引才模式,柔性引進了諾貝爾獎得主羅伯特·胡貝爾等海外高層次人才(團隊),入駐離岸基地的海外人才專案達15 個。

也就是說,你人不一定來成都,在海外也算成都的。咱不差錢,咱要的是人。

(圖片來自視覺中國)

在軟體和5G產業鏈之外,成都新崛起的增長點,必須是中歐班列。

成都本身就具備良好的空運基礎。

截止2018年,成都空中通道已經連線五大洲,航空新路線不斷解鎖:阿姆斯特丹,阿聯酋阿布扎比,澳大利亞墨爾本,模里西斯,成都到舊金山直飛航班,是中西部首條直通美國航線,今年,又開通了到芝加哥的航線。

成都已經與全球228個國家或地區建立經貿往來,外貿進出口總額近20年增長26.5倍,內地領館數量全國第三。每1.5分鐘,雙流機場就有一架航班起降。成都人不必跑到廣州去簽證。

天府國際臨空經濟產業功能區,就是要跟其他城市爭奪客流、貨流、資金流、資訊流的。國際交通要道,必然轉變為國際經濟通道,否則,不可能建什麼空港。

成都東北部的青白江區,是中歐專列的最大受益者。

青白江區是成都中歐班列始發地,全國唯一一個依託鐵路港而獨立成片的自貿區。5年來,打造出現代物流、國際貿易、保稅加工三大臨港產業。

這個地方,必定會成為中國另一個重要的小商品中心。依靠中歐班列建設的青白江國際木材交易中心,只用三年時間,就成了西南地區最大的木材交易市場,90%以上的木材來自俄羅斯。2018年,交易中心350個商戶共銷售200萬立方米木材和木製品,年產值30億。

2018年12月31日,全年最後一列中歐班列(成都)駛向歐洲,這是全年第1591列,中歐班列(成都)連續三年領跑全國。

2019年6月,中歐班列(成都-莫斯科)運貿一體化班列,每個月固定開行25列以上。

中歐專列,10秒過關,90%的無人操作。

最近,成都市政府辦公廳日前印發《成都醫藥健康產業高質量發展的實施意見》,看看這些目標:

這野心,比廣州大多了,讓我靜靜。

少不入川,老不出蜀,講的是成都慢節奏會毀了年輕人,會讓老年人安逸。現在,都變了,慢的人咱不歡迎,少不入川,終究會成為歷史名詞。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