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動漫

最想和過去的自己和解|張錦琪_媽媽

  • 小白兔

  • 2019-07-09 16:10:52

從很小很小的時候起,我就意識到,落後就要捱打。

那時候,迎來小學時期的第一個兒童節,老師發了上星期的測驗之後,大家就集中在操場上開聯歡,載歌載舞,蛋糕塗在臉上變成了小花貓,包裝紙也漫天飛揚。開過聯歡,地上就白花花一片。大家都回家了,我和幾個同學就被老師給留下來掃地,撿垃圾。其他同學倒是很開心,因為平日他們幾個都是一塊在街上混,幹過不少壞事,成績也不好。從四點半開始,整理到整片天空被落日渲染成紅色,指標指向了六這個數字,老師叫我們趕緊回去。

“要好好學習啊!別貪玩!”臨走的時候,老師在我們身後大喊。

空氣凝結了一秒。“哈哈哈!!!她平常看著還挺認真吧,居然......哈哈哈!!!”其他的同學意識到我這次考差了,肆意地嘲笑著,頭也不回地走在我的正前方。

我低下頭,握著拳頭的手在不斷顫抖,不停地在做深呼吸。冷靜冷靜,我就這樣一路走回到家,映入眼簾的是她。她是我從幼兒園開始的同學,小學的時候被分到同一個班,她家離學校遠,我家裡離學校近,然後她就先來我家等她媽媽來接她。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聽說你們發成績單了,考得怎樣啊?”剛回來就接到媽媽的致命一擊。

“嗯......嗯......”

她開始翻我的書包。“74!”她大喊了一聲,把我拖到了牆角。史無前例的罰站。我的餘光看見了在等她媽媽的她輕蔑地冷笑了一下,看到站在眼前的媽媽恨鐵不成鋼。後來,我也不記得了,好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頓,也好像是在被窩裡哭了一整夜。

從那一天開始,我就意識到了,落後就要捱打。然後,我就開始期盼有一天,我可以很自豪地站在他們面前,然後輕蔑地笑笑,裝作雲淡風輕。

很多時候靜靜一個人,我總會想的很多,然後就難受很久。楊絳先生說,我們也不必犯“自戀癖”,也往往比情人眼裡的意中人還中意。我很自豪地說,我不犯自戀癖,但是對所有人不滿意,尤其是對我自己,無法改變現狀的自己,然後在深深的泥潭裡苦苦地掙扎,越努力,越難過。

可以在他們面前笑笑,好像遙遙無期。每一次總是比她差一點,而至於那群同學,一年級之後就分班了,是一副素不相識的樣子。後來,我想著拼命考上一所好一點的初中,最後我和她上的是同一所中學,一樣的都是創新班,她好像還很好,而我幾乎就是在她後面30名的成績。看著她如魚得水,每天在我眼前晃來晃去,每每這時,我會狠狠地掐自己一把,怎麼越來越不爭氣,別說超過她,趕上她都變成了一個問題。在老家讀書的發小今年很爭氣地考上了市一中,小學班長也考到市一中讀實驗班,媽媽每天一通的電話裡總會說,你再繼續這樣子,會被別人看不起。

看不起。我很討厭這個詞,因為我和很多人比,我是不快樂的人,沒能力,有上進心,沒天賦,有夢想,怎麼都達不到想要的水平。在別人看不起我之前,我就不喜歡我自己,沒能力改變,有能力也只是一點點。每天都是笑臉,表面上我可能會是一個不拘小節的人,其實不是的,把自己隱藏起來,看著我好像很好,其實也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可我真的希望有一天可以一鳴驚人,我也可以回過頭來看著她,就像她當年一樣那種笑,我可以不提起過去,但我釋然。

我很想讓用相同的方式,讓她感受一下我當時的痛苦。當然,很多故事都告訴我,自己的幸福,應該取決於自己過得怎樣,而不是別人有沒有比自己慘,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幸福的尺度。《天龍八部》裡蕭遠山追尋他的殺妻仇人,追尋了幾十年,在少林寺裡終於見到了那個殺妻仇人,那個少林寺的老和尚一掌把他拍死的時候,那一刻他只感到無比的空虛。後來他又活轉過來,兩個老仇人面面相對,這個時候書中寫道:兩人睜開眼來,相視一笑,王霸雄圖,血海深仇,盡歸塵土。

“人終究要面對真實的自己……也許自己的一座山對別人來說只是一粒塵。但自己難於面對的,最終也只能面對。”我很希望有一天,我有機會超過她,但是,那時候,我不會去笑她。那時候,才能算是和自己的過去和解了吧。

記敘文組 作者:張錦琪 作品ID :100144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