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娛樂

這片告訴我們,做人最要緊的是騷

  • 小白兔

  • 2019-07-09 13:34:35

試想一箇中年男人,事業有成、家庭和滿,過著饜足的中產階級生活。

突然有一天醫生告訴他:你得了癌症,還有半年可以活。

他該怎麼做?

約翰尼·德普連說了八遍“FUCK”,

開始了他瘋狂的放縱之旅:

《教授》

The Professor

2019.5.17美國上映

沒錯,約翰尼·德普正是本片的男主,他飾演一位人到中年突然接到死神通知的英文系教授理查德。

很多人說這是德普近十年來最好的電影。

以《剪刀手愛德華》《加勒比海盜》系列聞名全球的德普大叔,這些年可畏事業、愛情全面受挫。

連續四年提名金酸莓最差男主/男配,還捲入酗酒、家暴等醜聞。

圖源網路,約翰尼·德普的1983-2011

中年後的德普發福是發福了,卻也越發添了頹喪的氣質。

這正適合《教授》這部電影風騷、叛逆的野性氣息。

電影開篇單刀直入。

醫生告知理查德的病情:

你要死了,你得了肺癌。

接受治療的話,可能有一年可活,運氣好點可能一年半。

不接受治療,可能只有6個月的活頭了。

死亡近在眼前,餘下的日子他該怎麼活?

理查德首先要面臨的是,如何向家人交代?

理查德想向妻子和女兒坦白自己的病情,結果母女倆先將了他一軍。

女兒在飯桌上出櫃。

妻子宣稱自己外面有人了,光明正大給理查德戴綠帽。

而且,出軌物件還是理查德的老闆,一個“有三顆蛋蛋”的老混蛋。

放在以前,理查德很可能會暴跳如雷。

但是現在,好像沒有什麼比死亡更可怕的了,也沒有什麼比自由地活著更重要!

通俗一點來講,反正還有半年可活,不用再為以後的人生負責,何不活得肆意一點。

婚姻名存實亡,理查德就跟妻子約法三章,以後各玩各的,想跟誰上床就跟誰上床。

他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拿來浪費,也不想浪費別人的時間。

理查德在文學課上讓這幾類人滾出他的課堂:

對這門課沒有任何興趣的人;

那些經常得C或C以下的同學;

志願學商科的人;

穿著針織長褲或者帶拉繩和束帶褲子的人;

沒有遵從過自己的興趣閱讀過任何一本書的人。

這些人對文學課不感興趣,也無法真正獲得知識,何必在這裡浪費彼此的時間?

好傢伙,這樣一來課堂上的人所剩無幾。

理查德厭惡傳統機械的教學模式,他將課堂變成了離經叛道的集會。

理查德帶著學生去酒吧上課,談天論道,以半生的經驗向學生傳授生活真諦。

他還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勾搭上了服務員,並跟她在廁所為愛鼓掌。

呆板的教學內容不能滿足理查德希望學生有所獲的心願,他大膽改變了教學內容。

他宣佈,對於這門課你們什麼都不用做,只需要潛心閱讀一本書,一本足矣,然後向大家推薦這本書的獨到之處。

在這個功利主義盛行的社會,閱讀流於表面與浮躁,與其走馬觀花地閱讀十本書,不如認認真真閱讀一本好書。

理查德的心願是希望通過一門課、一本書,給大家的心靈留下些什麼。

在外人看來,理查德像個飲酒作樂、不可理喻的瘋子。

他帶學生去草坪上課,與酒精、大麻為伴,把校長氣得夠嗆;

說話掩飾都懶得掩飾;

頂著一副傲嬌臉,任性胡作非為,想幹嘛幹嘛。

荒唐是表象,本質是對過去歲月的遺憾和悔恨,才要在臨死前用力地活。

他約P、喝酒、嚐鮮,恨不能把想做的事都做了,想破的戒都破了。

在晚宴上公開diss偽善、給自己戴綠帽的校長。

毫不掩飾自己的真實評價,哪怕會傷人。

理查德表現自我的方式顯得任性、愚蠢,但卻有著掏心掏肺的真誠。

他用醉酒、放縱的性生活麻痺自己,同時也坦誠地對待摯友、家人。

他告訴女兒,她滿足了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所有嚮往和期許,鼓勵她要在自己選擇的路上勇往直前。

他拋棄以往所有的偽裝和怯弱,將真實的自我和想法傳遞給他人。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當一個即將灰飛煙滅的肉身,面對還有大把時間去揮霍的年輕人,他給出的建議一定是最誠懇的。

他在課程的最後告訴學生:

不要甘於平庸,不要碌碌無為。

人他媽的只活一次,哪怕一分鐘都別讓它白白流逝。

理查德的大半生都是在被人誤解,和失敗中度過,他虛度了大半個人生。

正因為此,他不想讓這些年輕人經歷同樣的遺憾。

理查德在光榮赴死前,留給學生和家人的是勇氣在這個滿目瘡痍的世界,挑戰虛偽和矯飾,光榮做自己的勇氣。

這也成了他生命的延續。

理查德懼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前留有遺憾。

影片分五個章節“我有話要說” 、“就算認命也要活出精彩 ”、“我真的要死了”、“病情惡化” 、“我還是有話想說”,

連綴起理查德赴死前的生活與情緒,結尾是意想不到的高光時刻。

討論一部電影,去講它的意義,就太硬邦邦了。

不過這恰好是部會讓人聯想很多,貼近我們生活狀態的電影。

因為面對死亡的態度,決定了我們怎樣活好這一生。

討論死亡,是為「生」服務的。

想到這,腦中浮現一段話,這段話記在我10歲時摘抄本的第一頁,由於太過陳舊都不好意思拿出來說:

一個人的生命是應該這樣度過的:當他回首往事的時候,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

這樣在臨死的時候,他才能夠說:“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經歷都獻給世界上最壯麗的事業——為人類的解放而鬥爭。(摘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這段在小學時背得滾瓜爛熟的話,在快奔三的年紀裡重讀,竟有種莫名的感動。

一二十年過去了,我是否虛度年華了?是否碌碌無為?

香蕉姐經常會想,如果此刻我死去,我的一生值得嗎?

有一句很騷的話,別在騷浪賤的年紀裡端莊地活著。

騷,當然不是理查德那樣放縱,隨意約p、吸食大麻,

而是做一個有無盡魅力的人。

比起虛與委蛇,有一點真的自我;比起含糊不清,有一個磊落的態度;比起利己主義,有點真心為人的心。

《入殮師》裡男主自言自語:拼命往上奔遊也無法免除一死。

好像沒有什麼比死亡更平等的事,不論爬得多高,走得多遠,終不免一死。

唯一能對抗它的是:

珍惜寸寸光陰,在你回首往事時,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恥。

(教授)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