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理財生活通
  3. 財經

全球第三,中國第一,營收241億,市值超千億,安踏到底差哪裡

  • 小白兔

  • 2019-06-24 15:16:12

已經登上“全球第三、中國第一”體育用品集團寶座的安踏,究竟與國際巨頭耐克、阿迪達斯還差什麼?

資料顯示,2018年安踏集團實現營收241億元,市值超千億港元,位居全球同行業前三。雖然已經躋身世界前三,但是,相比耐克、阿迪達斯而言,不僅市值相距甚遠,同時,在品牌、產品、技術、運營等方面也存在較大差距。業內人士認為,在安踏風風火火收購完亞瑪芬體育後,正進一步向“千億目標”靠近,但國產老大與國際老大想要縮短差距,尚有諸多需要探究、學習之處。

國產運動巨鱷出世

6月19日,安踏通過官方渠道釋出訊息稱,在6月18日以“凝心凝智凝力,創新創業創造”為主題的第六屆世界閩商大會上,安踏集團董事局主席兼執行長、亞瑪芬集團董事會主席丁世忠表示,回想我創業的時候,從50萬起家,到現在安踏集團成為全球第三、中國第一的體育用品集團。

2018年,安踏流水超過400億,全年銷售7000多萬雙運動鞋和1億件衣服,累計納稅超200億元,直接創造就業崗位超過10萬個,市值超千億港元位居全球同行業前三。

回顧安踏上市至今的業績表現,雖然偶有波折,但總體而言可謂一路高歌猛進。2007年,安踏上市,在這一年,安踏營收同比增長139.07%至29.89億元,股東應占溢利同比增長264.81%至5.38億元。

2011年,雖然國內體育運動市場正在醞釀一場“暴風雨”。但是,彼時安踏已經以89.05億元的營收做好了準備。同年,李寧營收為89.29億元,特步營收則為55.4億元,特步營收為55.69億元。“相比之下,安踏已有相對穩固的地位和充足的資本力量來應對體育市場的‘洗禮’。”業內人士指出。

在2012-2013年兩年時間,安踏在經歷了短暫業績下滑後,重新調整戰略。2014年,安踏業績恢復雙位數增長,並將這種增長勢頭一直延續至今。

即便一直被業內人士質疑“安踏業績已經達到了天花板”,但是,安踏再次收購亞瑪芬體育則為其注入了新的盈利增長點。前不久,時尚產業投資人、優意國際CEO楊大筠在談及如何壯大企業規模時指出,企業是“買”大的,而不是“做”大的。

對於未來,安踏是否還會進一步考慮繼續併購新的品牌,北京商報記者採訪了安踏,截至發稿,對方並未予以回覆。

尚存超千億元差距

不過,業內普遍認為,雖然安踏已經戴上了“世界前三”的桂冠,但是,想要進一步趕超耐克、阿迪達斯,尚存較大差距。

首先是市值差距,截至6月20日,耐克市值約為1313.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9000億元;截至2019年4月,阿迪達斯的市值則接近49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000億元;截至6月20日,安踏市值為1395.05億港元,約合人民幣1200億元。

其次來看三者的營收,2018財年,耐克營收斬獲363.97億美元,同比增長約6%,約合人民幣2400億元;阿迪達斯則在2018財年全年,營收同比增長3.3%至219.15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700億元;而安踏則在2018財年,營收同比增長44.38%至241億元。顯而易見的是,雖然安踏位居前三,但是在營收上仍與老大、老二有著超過千億元的差距。

北京大學國家體育產業研究基地副教授郭斌則認為,雖然安踏目前營收並不高,但是卻增長迅猛,同時,安踏已經制定了至2025年實現“千億目標”的規劃,趕超耐克、阿迪達斯還是有希望的。

但有業內人士表達了不同的意見:“按照目前的發展來看,即使安踏在2025年實現了‘千億目標’,彼時老二阿迪達斯有望突破2000億元的營收,而耐克則也有衝破3000億元的可能,如此算來,安踏也仍與其存在千億元左右的差距。”

安踏和耐克、阿迪達斯不是一個等量級的,在品牌、產品、運營等需要學習東西太多了,安踏理應好好消化已兼併品牌,而不是炫耀世界第三,這麼做意義不大。

依靠“黑科技”能否反轉

除了營收與市值的差距,在諸多運動愛好者看來,如今,運動產品不僅僅是侷限於美觀、舒適,在科技時代,更多地是追求運動產品中的“黑科技”。“談到耐克,我會想到AIR;談到阿迪達斯,我會想到BOOTS;但是談到安踏,我只能想到這是一箇中檔品牌,而與科技難以掛鉤。”

實際上,安踏已意識到科技創新對產品的重要性,2005年,安踏建立了國內首家國家級運動科學實驗室,開始自主研發,研發投入也由當初不到1%,到現在超過5%。

近期,丁世忠在談及安踏發展時指出:“安踏一路走到今天,靠著創新升級走過了四個階段:1.0生產製造,2.0創立品牌,3.0零售轉型,4.0多品牌發展,每次轉型都是在顛覆自己。”

丁世忠進一步強調,過去,大家都認為中國品牌只能賣低價。但去年安踏的一款籃球鞋,在美國賣到了160美元,還要排隊搶購。今年將再創紀錄,199美元一雙的限量版下月開始全球發售。

“僅依靠‘黑科技’也難成大業。”郭斌稱,相比而言,耐克、阿迪達斯都是歷史悠久的企業,品牌積澱和企業實力都很強,同時,其運營模式也有待考究。

值得一提的是,安踏與耐克、阿迪達斯的不同,還體現在運營、管理等方面。例如,安踏是“重資產”模式,而耐克、阿迪達斯則是“輕資產”運營;安踏的快速成長主要受FILA等收購品牌的帶動,而耐克、阿迪達斯則是主要依靠主品牌帶動成長;耐克、阿迪達斯是運動文化和生活方式,安踏還處於產品層面;耐克、阿迪達斯是行業引領者,安踏還僅是跟隨者;耐克、阿迪達斯則是符號、甚至是圖騰,安踏還只是個品牌。

從本土市場而言,安踏和耐克、阿迪是兩種不同運營模式,阿迪、耐克是品牌商,重品牌創意與產品研發;而安踏主品牌目前的手法是零售商模式,從品牌、產品、生產、渠道等全部企業自身投資。這使得安踏資源聚焦度不夠,特別是走出國門運營全球市場的安踏,更需要重新思考現有模式能否吃透全球市場。

未來安踏想要趕超耐克阿迪達斯,在外向上,營銷導向可以高調說超越;在內向上,安踏先安心把現有品牌消化好才是關鍵;另外,主品牌和主市場是安踏需要再加強的地方,沒有根據地就沒有足夠營養吸取。

來源:大耀紡織

免責宣告:圖文素材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絡刪除。

指點科技

專業紡織ERP方案解決供應商

致力於打造專業紡織ERP

如有需求,可私信我們!

紡織印染行業,獨家點評資訊,請關注指點紡織ERP.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