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理財生活通
  3. 財經

硬體創業時代的長江力量

  • 小白兔

  • 2019-06-24 15:17:04

——長江商學院智造創業MBA率團再度亮相2019 CES Asia展

“我覺得我不是孤獨的長跑者。”

長江商學院智造創業體驗營營員陳炯如此表達參加該專案體驗營的感受。

在2019年的CES Asia展上,他同時也作為長江商學院參展的15家初創企業的一員,向來往的觀眾介紹他的創業專案,在以服務工廠、企業為主的機械製造領域從業十餘年,這是陳炯和他的企業為數不多走到臺前的時機。

同樣參加CES Asia展的阮晨海是長江商學院智造創業MBA專案(以下簡稱:METI)的首班學員,做設計出身的他原來對於產品的定位更加寬泛,認為“什麼都能做”,在METI學習中,他不斷迭代自己的商業模式,逐漸打開了自己的邊界。

阮晨海的同學,同樣是METI首班學員的劉凌捷,是第二次參加CES Asia。受了METI課程中設計思維的啟發,相比去年,他在產品上進行了設計,方向上更加聚焦,從原來職業所培養起來的平臺思維轉化為產品思維。

還有一些技術創業的學員,在CES Asia展上被大企業看中,開始談了合作。而在此之前,創業期間他們曾經很長一段時間發不出工資。

當中國經濟的增長機會從商業模式的創新逐漸被技術創新所取代時,硬體製造創業人才正在走入舞臺中央。METI專案的發起人、長江商學院副院長甘潔就說,“科技人才創業的時代已經到來。”

2018年5月28日,長江智造創業MBA首期班開學,旨在幫助致力於科技創新的創業者,補齊他們在商業上的短板,這對於成立於2002年,見證中國商業模式創新崛起的長江商學院來說,也是一次全新的嘗試。

這一專案也是中國首個將工程教育、商科以及創業孵化相結合的培養模式,由長江商學院副院長甘潔和松山湖機器人產業基地創始人李澤湘,根據在孵化包括大疆在內的一系列高科技企業的經驗,為智造領域創業者量身定製的課程。

科技創業時代

無論是經濟趨勢,抑或是科創板這樣政策的支援,創業者們都表示,“這是硬體創業者最好的時代。”

進行FPGA晶片神經網路加速器開發的雪湖科技創始人王韻看到了FPGA的新機會,他同時也是METI第二期體驗營營員;在機械製造行業做了16年的凌伽智慧創始人陳炯在參加完體驗營之後說,“看到這麼多人都在做智慧硬體創業,感覺到了希望”。

不過,縱使如此,硬科技創業者往往面臨,只懂技術,對於管理、市場、營銷、產品設計和智慧財產權保護等方面瞭解不足,再加上硬體創業投入大、週期長,“九死一生”,不同的發展路徑決定了硬科技創業者與此前商業模式創新者思路的不同,許多曾經估值百億的硬體創業企業,最後由於戰略錯誤、遲遲無法量產等原因,宣告失敗。

在剛過去的6月9日,長江商學院智造創業MBA專案第二期開學典禮上,甘潔點明瞭在這一時代成立METI的初心,中國製造業面臨週期長、鏈條長、要素多;“山寨”誘惑大,眾多企業缺乏核心技術的積累;以及科技人才普遍缺乏商業智慧和商業眼光等問題。因而,在“中國製造”向“中國智造”轉型過程中,製造業企業需要提升團隊技術創新,提升商業智慧,建立全方位資源的生態體系。

創業之前,阮晨海在一家中外合資的工廠做國際貿易相關的工作,逐漸他發現,產品光做貼牌是沒有出路的,需要通過設計來增加產品的附加值,於是,他到杭州的中國美術學院學習設計,到後來他發現光有設計還不行,需要加入技術。如今他是杭州怡水科技有限公司CEO,這是一家圍繞生活新趨勢而設計的創新公司,專注於健康水產品的設計。他們的一款軟水花灑還獲得了美國IDEA國際設計大獎。

阮晨海說,他一直關注長江商學院,但由於長江一些已有的EMBA課程不太符合他的自身情況,直到看到METI之後,阮晨海發現這裡既能接觸科技,還有製造創業,又有MBA的管理,他就報名了。

熙家智慧的創始人劉凌捷所作的,是一家做智慧家居的企業,他們的核心產品是一款智慧家居報警器,能夠實現家庭全方位的監控。如今這款產品是目前所知的中國首款能夠實現燃氣、一氧化碳、火災和高溫一體化預警的裝置,並且能夠實現全方位的無限切斷危險源。與此同時,他們給裝置加入了動態演算法,能夠智慧感知,避免發生誤報。

最初,劉凌捷認為自己本身就是技術出身,不需要再去學習一個技術相關的課程,但參加了METI之後,他發現這裡不僅教授技術,還有設計思維,管理方法,對於他管理企業來說,十分重要。與不少創業公司的創始人一樣,管理一直是揮之不去的問題。曾經,在華為工作多年的劉凌捷一度想把華為的那套組織管理運用到創業企業中,但最後發現並不適用。METI的課程中,專門針對企業組織管理類的課程,彌補了他在這方面的缺失。

“拆機器”的門道

“如果沒有上METI,還不知道我們會搞成什麼樣。”

賦電科技的創始人林宗彥說,“METI就像是一盞明燈,通過各個模組的課程學習之後,我們能夠看得更加清楚,思考該如何佈局。”他所作的是一款行動式充電寶,之前接觸的更多是線上的業務,跟線下接觸的沒那麼多,最近他們上了一門和渠道相關的課程,講授的老師來自華為,“上完課之後我有了一個整體的認識,開始會思考整體的佈局。”

從名片上就能看出阮晨海所創立的公司的設計基因,厚卡紙的雲紋名片上,印有一副自己的卡通頭像。讓阮晨海記憶猶新的,是METI的第一門課,地點定在大疆。在課堂上,大疆的技術總監讓學生們現場拆卸一款機器人產品,再將其組裝並加入新的功能。甘潔教授說,這個設定的目的就是讓學員理解硬體研發和製造過程中所可能產生的問題。

在大疆拆機器人的經歷,對同樣是METI首班學員的劉凌捷來說同樣影響深刻,在上完課後,劉凌捷甚至重燃了自己對技術的熱情,開始自己買技術的書來看。

設計思維和對商業的理解,是劉凌捷在METI上改變的。他至今還記得每月一次的office hour, 他給甘潔教授發了一份商業計劃資料,甘潔教授一張張幫他批閱,最後給他發了差不多半小時的語音。去年參加CES Asia時,劉凌捷的產品還只是一個外觀較為“原始”的報警器,放在眾多市面上已有的報警器中好不顯眼,一年之後,再次參展的劉凌捷帶來了新的報警器產品,從外觀和設計上做了很大改進,許多觀眾都過來給他的新產品拍照,希望能夠學習。

在METI專案裡,課程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MBA的商務課程,會教授包括市場營銷、法律和智慧財產權戰略、基礎會計、融資估值、領導力培訓、企業架構等方面的課程;另一部分就是工程碩士科技課程,包括雲平臺和智慧硬體製作、嵌入式系統、感測器和精密測量、運動控制、Matlab模擬、精密機械設計、機器人前沿應用、機器學習還有就是精密機械的設計等課程。除此之外,還安排了行業調研,讓學員們實地到裝備與智慧製造、智慧家居、智慧物流、傳統紡織、建築行業升級需求等行業進行了解。

在阮晨海看來,METI的課程是一些高維的課程,高維的課程學完了之後,“第一次看到原來機器人也可以這樣拆,瞭解都是哪些模組,由哪些技術組成。因為機器人比我們傳統的行業更復雜,反過來可以看到整個產品架構也有很多模組,軟體、硬體、傳統、驅動、運營等等,我們可以思考在自己的產品中加入哪些維度。而當產品加入了一些升維的手段之後,往往能夠提升競爭力,超過自己的對手。”

阮晨海所作的是和水相關的產品創新,由於做設計出身,阮晨海和他的團隊在做產品設計時對場景化十分看重,產品的落地必須要有一個場景,他們將產品化作為做產品的重要標準,在做了大量市場調研之後,他們決定做與水相關的行業,他們發現與水相關的市場都是男性化,重技術和安裝,於是他們決定,做一款女性化的與水相關的產品,強調輕安裝、輕維護、高感知度、高黏性,高感知度。今年,他們的產品也拿到了CES Asia上的創新獎。

到METI之後,阮晨海不斷迭代商業模式,一開始他們想創新一個產品,做完創新產品之後要做品牌,做完品牌以後發現光品牌太空了,決定做投放,這樣才能進行銷售,在這個過程中,因為不能去無效地去做投放,所以他們又增加了資料部門,由資料分析師來分析目標消費群體、好評、差評、它的價格區間等等,把這些資料弄清楚開始動手做產品。阮晨海說,METI的作用不是顯性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讓他們去上課,不斷去接觸新鮮事物,不斷地去反思提升。

“不是說METI給我一個非常明確的指導,而是我們在過程中看到了大疆在做什麼東西,固高在做什麼東西,營銷上我們看到了現在有些新的媒體在做什麼,然後我們回過頭來看我們在做什麼東西,這是非常漸進自我迭代的過程。”阮晨海說。

生態圈

“有誰做智慧點檢的?”

“有認識設計剎車卡鉗的朋友嗎?”

“是否有做核磁晶片的相關企業。”

……

這是在長江智造創業MBA專案體驗營的微信群裡的聊天日常。

生態,是每個參加METI專案的學員和營員們體會最深的點之一,學員們能夠在群裡相互討論技術問題,找到合作的夥伴,也能夠分享供應鏈中的經驗,避免走一些彎路。

劉凌捷,對於這一點深有體會。雖然在技術行業和能源行業有不少經驗積累,但真正進行製造業領域的創業時,劉凌捷並非一帆風順。

儘管珠三角具有多年“世界工廠”所積累下的供應鏈優勢,但與此同時,也就意味著“踩雷”的概率更高。如何能夠找到願意接訂單並且質量過關的供應商,對於每一家創業企業來說至關重要。松山湖機器人產業基地的創始人、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李澤湘曾如此形容珠三角的供應鏈優勢:“這裡的迭代速度是美國的10倍,我們的成本是他們的十分之一。這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優勢。”但同樣,“在深圳大街上的小店裡尋找供應商,10個小店中有9個存在問題,踩到地雷的可能性是500%。”

對於之前在供應鏈上沒有太多積累的劉凌捷來說,METI所提供的生態在這個時候發揮了作用。除了長江校友自己形成的生態之外,METI專案的合作伙伴——松山湖機器人產業基地也有一批自己培養出的生態,包括基地引進的一些專家,他們帶來的一些供應鏈生態,相互結合。因為有大疆、李群自動化等一些企業已經在前期和一些供應廠商打下合作基礎,給劉凌捷他們免去不少因質量不過關而產品失敗的風險,與此同時,也和供應廠商有了信任基礎,這些生態中所形成的供應鏈優勢,劉凌捷說,把他們的產品迭代週期“至少縮短了一年時間。”

“在這個生態中大家都可以互相去借鑑,互相去詢問,而且互相之間的經驗交流,包括分享,都是沒有任何功利的、很無私的。”劉凌捷說,“我們班的同學來自各行各業,有搞電線的、有搞淨水的、有搞鐳射打標機的、有搞售貨機的……所以也是形成了一個生態,每個方面都有人懂一點,在這個上面我覺得還是蠻好的,如果是在深圳沒有這樣一個生態的話,我覺得我做單品硬體可能踩的雷會很多,如果要把這個時間來量化的話,我覺得至少縮短了一年。”

劉凌捷的同學,來自領亞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段榮斌也時常會與班裡的同學探討他的專案中可使用的模組。去年,擁有多年行業經驗的段榮斌,在集團公司的鼓勵下內部創業,成立東莞市領亞智慧科技有限公司,主要針對消費類電子、機器人等提供智慧電源線。同一年,他參加了METI專案,“同班同學都是各式各樣的硬體創業者,再加上課程中有產品設計的課程,相互間共同探討可能使用WI-FI、藍芽的產品,例如在智慧家居的行業,有些產品可能會受到訊號的干擾,原有的技術方案無法執行,就採取一種外接的方式,同學中也有做模組、設計和產品的創業者,相互碰撞,就產生了新的主意。”

經過一年多的歷練,段榮斌他們已經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產品技術體系,以前研發一款產品需要3個月,現在可能45天左右就有一個初步模型。

找到一個技術,將這個技術定義到產品上,是阮晨海看來他的創業團隊的核心能力。

創業第三年了,劉凌捷逐漸明確了產品的方向,他將會在已有的產品上進行迭代,加入新的智慧化模組。

林宗彥計劃,下一步把現有的量帶起來,逐漸往深圳佈局,還有一大批新品開發計劃在路上。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