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技

企業資訊化的迷茫,與產業網際網路的失速

  • 小白兔

  • 2019-06-15 12:52:08

文/楊潔

編輯/單一

自從去年馬化騰喊出騰訊要將服務轉向B端之後,產業網際網路就成了一個熱詞,企業巨頭口中頻頻提到的“產業網際網路”, 成為了大勢所趨。

未來的創新已不僅僅侷限在消費網際網路領域,而是向新能源、人工智慧、大資料、雲端計算、晶片等廣泛的領域滲透。據《2019數字化趨勢報告》顯示,當前數字化的應用領域正從網際網路行業向金融、零售、農業、工業、交通、物流、醫療健康等行業深入。

隨著這些領域創新的產業化落地,傳統產業與新技術融合加速,內部效率和對外服務能力正在提升,企業行業所面臨的環境更加複雜,也更加考驗企業的應變能力。

儘管如此,產業網際網路的確卻給行業帶來了更多的機遇。但在經歷變革的同時,中間的過程也難免有波折。

面向洶湧而來的產業網際網路,企業將如何應對?6月13日,“2019全球新經濟年會-產業網際網路峰會”在上海舉行,鋅財經也受邀出席。峰會探討了產業網際網路的發展方向在哪裡?巨頭和大公司的戰略思考是什麼?產業端的市場前景應該如何預判?

甲骨文副總裁及中國區技術顧問總經理謝鵬做了“產業網際網路的微觀透視——企業再上資訊化”為主題的分享。謝鵬認為:對於企業來說,企業的資訊化是產業網際網路的基礎,產業網際網路想走得長遠,必須和企業的資訊化進行對接,如果企業的資訊化不能加速,產業的網際網路必然會失速。

以下為謝鵬演講,經鋅財經編輯整理。

企業的資訊化不加速,產業網際網路必會失速

在這兩年來看,產業網際網路略顯擁擠。但產業網際網路的規模效率至今並沒有完全地釋放,但是反觀企業的資訊化略顯蕭條,還處於迷茫和停滯的階段。

企業是產業的微觀層面,所以企業的資訊化是產業網際網路的基礎,產業網際網路要想走得長遠,必須和企業的資訊化進行對接,如果基礎不牢,我們對產業網際網路能走多遠是有一點擔心的。

如果我們把消費網際網路和產業網際網路看做是一箇中觀層面,那企業的資訊化可以看做是微觀層面,他們兩者有相通的地方——都是用網際網路和數字化創造新的生產力,對資源在不同層面做一個優化的配置:一個是在中觀層面,一個是微觀層面,這是他們的相關性。

他們的不同性在於哪裡呢?

如果我們把數字經濟看做是高速公路,兩者是處於高速公路的不同車道,企業的資訊化相當於起步的車道,消費網際網路或者產業網際網路相當於是高速公路上的一個提速快車道,數字化經濟最終上了高速快車道。

謝鵬現場演講

但如果企業的資訊化不能加速,產業的網際網路必然會失速。

產業網際網路的失速會帶來一個隱憂,實際上近兩年來,產業網際網路大家在跑步進場,但是企業的資訊化是在止步不前。

由此,我們會對產業的網際網路空洞化表示擔憂。一個向左,一個向右,產業網際網路的空洞化隱憂是說,我們無法實現資源在產業上的深化配置,它不能夠由淺入深。換句話說,它只是做了供需雙方的整合和匹配,但是卻不能在企業供應鏈層面對資源進行有效的整合和配置,所以企業的資訊化必須加速。

我們不應該只指責產業網際網路,我們應該回到企業的資訊化層面做反思,過去做了若干年的企業資訊化,出現了什麼樣的問題?有什麼樣的侷限?

企業資訊化,我把它歸納三點是不變的:

第一,企業的資訊化都是圍繞傳統的生產要素,“人”、“財”、“物”進行管理的;

第二,企業的資訊化不管是用的哪家ERP,它所追究的都是三流合一,所謂的物流、資金流和資訊流的合一;

第三,不管CRM是處理的客戶資訊還是處理消費資訊,還是ERP的生產財務資訊,它的處理邏輯都是源頭錄入資料,按照流程處理資訊,無一例外。

所以這三點總結為:企業資訊化的三不變。

企業資訊化的初衷

最近拜訪了一些做企業資訊化20年以上的企業,我重新問他們:“今天如果讓企業重新資訊化,哪些是你的重點需求?或者對於過去的資訊化,你有什麼不滿?大家提出了很多需求,歸結為三個問題:

(1)如何打通管理和現場;

(2)如何打通計劃和執行;

(3)如何打通客戶和交付。

我稱之為三貫通。

這些問題是我們當時實行企業資訊化的初衷,但是大家至今初衷未改,一定是有些地方出了問題,我走訪客戶的時候分享了兩個例子,一個是從管理和現場打通,有一個ERP,我們稱之為IOT ready ERP。

在ERP介面可以看到產線上的產量、質量,產線的效率和裝置運維的資訊。本來這些資訊企業是通過工控系統、資料採集系統和MES系統收集上來了,但是今天你在一個具備IOT功能的ERP上可以直接貫穿桌面,顯然這些資訊的得來更加地方便,更加地及時,成本還更加低。

我拜訪了所有的做資訊化的客戶,都覺得非常有幫助,這就是他們所需要的。

我給他們又分享了第二個例子,如何把計劃和執行打通?

在企業資訊化中,無論你是計劃還是最後的結果,我們傳統的來說,都是用報表的形式反映的,報表是結果又是下一步的行動計劃,進而我們變成KPI,就是中間這個方式,實際上這是什麼呢?這是我們講的BI系統。

任何一個企業的資訊化都會做BI,但是我們為什麼還不能夠把它執行呢?因為BI僅僅是描述性的分析,它沒有告訴你下一步應該做什麼,所以我們今天所需要的分析是什麼呢?是一個從描述型分析變成預測性和行動的分析,我們稱之為Predict(預測)。它不僅告訴你發生了什麼,怎麼發生的,原因是什麼?更重要的是它告訴你需要做些什麼。

這就是我們把分析變成行動的基礎,所以如果今天放在數字化的紐帶看一下,我們說最幸福是什麼?是因為我們有大量的資料,我們最痛苦的是什麼?同樣是我們的資料,太多了。當每個企業具有相同的資料的時候,企業的競爭力會裝向兩個方面:

第一競爭力,你能否用創新的方法對資料進行分析。

第二方面,你能實時或者準實時的,對基於資料的決策進行執行,而不是隻說不動。

所以很多資訊化系統沒有建成響應性的系統,為什麼你不能響應呢?因為你不能夠觸發執行。如果我們把你描述性的分析,變成Predict usage Data的時候,你會不會覺得有幫助呢?所有的資訊化夥伴都告訴我,非常有幫助。

我提出一個概念叫“企業再資訊化”,我不認為現在的數字化,和資訊化是取代關係,他們是補充關係。所以我們仍然可以稱之為“再資訊化”,只不過再資訊化的方向就是數字化和智慧化,再確切一點講就是製造的數字化或者數字製造和智慧運營。

這裡面有三個特性:第一邊界性,第二智慧性,第三行動性。邊界性是講我們現在要用人和裝置,和我們的智慧裝置,對我們的生產裝置進行互聯,互聯之後可以達到聯通,這種連通達到人物、人人和物物的經營線上,所謂線上就是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這個業務都是線上的。

智慧性是和連通性相關的,只是他把機器學習和人工智慧套在你的作業流程,實現了智慧,從而和自動化關聯就產生了行動。所以連線、智慧和行動實際上是我們所講的感知、計算和行動。所以資訊化、再資訊化的目標,我們要打通感知、計算和行動三個環節。

從數字檢測到實時分析,再到遠端診斷,再到最後的數字化服務,把我們原來資訊化中的不可見的程序,完全貫通了,所以這是一個用新技術,貫通供應鏈的數字化管控,這是再資訊化所追求的目標。

平臺再資訊化

如果再資訊化是在執行的話,怎麼行動?能力永遠趕不上差距,我們要重塑我們的能力,現在新技術有A、B、C、D、E、F、G的說法,A是人工智慧,B大資料,C是雲,D是資料,E是生態的重構,F是人臉識別,G最後是5G。我們技術可能會變到XYZ,但是不管怎麼變下去,有兩個是確定的,一個是雲,雲成為常態,一個是DATA,怎麼變都要圍繞資料進行管理和執行。

我給大家分享一下甲骨文到底在做什麼?在業界大家都知道甲骨文在做轉型,但是實際上大家看到很多甲骨文推出的產品,只見心,不見身。大家會說,每一個產品到底是預示著甲骨文什麼樣的遠期策略呢?我給大家解讀一下。

這是甲骨文原來所有的ERP,ERP、SPM、SCM,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全部重寫,不是移植,不是託管,是全部重寫,變成雲化了,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我們提出泛AI的概念,我們會在HCM和CS裡面大量植入AI,通常會推出另外一個產品,ODA,使我們人和機的互動變得更加友好。第二我們在供應鏈,整個變成IOT,所以剛才給大家看,叫IOT ready ERP。我們植入區塊鏈,管理我們危險品的申報。

同時,我們說原來企業資訊化的過程中,它是有企業內部資料,但是缺少外部資料,我們要用Data雲引入企業內部資料,最後所有資料都要圍繞我們自組式的資料管理。

同時我們不可缺少的要有PAAS,PAAS變成應用的支撐平臺,它必須要變得更加微服務化,要變得用API做整合服務,用更加無程式碼的方式,使我們創新開發變得更加快捷,這個平臺仍然在發展過程中。最終我們變成了,一個五層的架構,核心圍繞資料,中間是創新的平臺,上面是我們嵌入智慧的應用,通過AI和前端進行互動,這是我們甲骨文總體面向“再資訊化”的平臺。

最後總結一下,企業再資訊化,我提出了“三個貫通”,最後我們實現“三個跨越”。這個跨越是跨越區域時,資料卵生使得我們的物理世界都可以音響到我們的虛擬世界,我們做到了所見即所得。

第二跨越人與物,當我們人機可以用智慧的方式互動,比如我現在看到有一個同傳,這就是語音識別。我說什麼,我就可以讓物體按照我的說法動起來,我們說所說即所得。

最終我們的跨越,做到所想即所得。所以企業的再資訊化就是跨越式的發展,這個跨越實現三個貫通,最後我們變成無界的資訊化。

用一句話來結束我的演講,“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希望我們重新出發,用現在的新技術,去泡一壺再資訊化的新茶。

©本文版權歸“鋅財經”所有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