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點翠 | 在中國已經失傳的工藝,曾經驚豔了全世界

  • 小白兔

  • 2019-02-13 01:57:48

這套《月曼清遊圖》冊共有12幅,描繪的是乾隆時期宮廷嬪妃們一年12個月的深宮生活。無論是封面圖中的“圍爐博古”活動,還是寒夜探梅閒亭對弈水閣梳妝...每幅畫中的美人們皆戴點翠頭飾,造型十分別致亮眼,幾乎真實地還原了清宮女子流行的首飾風格。

寒夜探梅 區域性

閒亭對弈 區域性

水閣梳妝 區域性

點翠淵源

誰家窈窕住園樓,五馬千金照陌頭。羅裙玉佩當軒出,點翠施紅競春日”,早在唐代,詩人李嶠就已經在詩句中吟詠“點翠”之美。“雙鬟綠墜,嬌眼橫波眉黛翠”,“耳垂雲幔斜鬟翠”,所描繪的亦是女子發間“翠翅金雀”的光彩。

清代冷枚筆下頭戴點翠的美人,有沒有覺得人比花嬌?

所謂點翠的翠,就是一種生長在中國福建南部和廣東一帶的留鳥的羽毛。其背尾和雙翼都長著亮藍色且泛瑩光的羽毛,在不同的光線下可呈現出皎月、湖色、深藏藍等不同色澤,光彩熠熠,富於變化。

福建一帶的翠鳥

翠羽是不可多得的裝飾材料,因其色彩明豔奪目,又兼光澤流麗,常被用來與珍珠、寶石、黃金累絲鑲嵌在一起,製成女子們的首飾。

清代 點翠鈿子 高17cm 直徑24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明、清的點翠源於宋、元的鋪翠,更可追溯自更遠久的飾翠傳統。最早在戰國時期就有這樣的工藝了。我們從小就聽過“買櫝還珠”的故事,在嘲笑那個傻傻的買家時,你肯定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盒子能讓人不要珠寶只要包裝盒?

其實這個故事出自《韓非子》,“楚人有賣其珠於鄭者,為木蘭之櫃,薰以桂椒,綴以珠玉,飾以玫瑰,輯以羽翠。鄭人買其櫝而還其珠。”這裡的“輯以羽翠”就是將很多翠鳥的羽毛點在盒子上作為裝飾。

宋元“鋪翠”之風十分盛行,史料多有記載。不過也許是因為翠羽難以儲存,所以並未有實物留存,只能從畫裡一睹其風采。臺北故宮博物院藏仁宗、徽宗、欽宗皇后像所繪的鳳冠,以青、綠兩色翠羽為基調,飾以結珠。

宋仁宗曹皇后像 臺北故宮博物院藏

點翠”作為專有名詞最早見於明代文獻。嚴嵩一家被抄後,專門記錄其財產的《天水冰山錄》就羅列了不少點翠首飾,如“金廂玉點翠珠寶首飾一副”。明中晚期皇后、藩王妃、士大夫夫人墓葬出土的點翠首飾也不乏其例。最著名的是定陵孝端、孝靖兩位皇后棺中出土的四件點翠鳳冠

明代定陵孝端皇后的三龍六鳳冠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孝端皇后的九龍九鳳冠 國家博物館藏

九龍九鳳冠細部

點翠工藝在清朝出現高峰,逐漸發展成為一門獨特的金工技藝。清代滿族女子素有“金頭天足”之稱,“天足”指不裹腳,而“金頭”則是十分重視頭飾。貴族婦女更是戴得滿頭珠翠,並以此為榮。華貴典雅且永不褪色的點翠頭飾,便深得宮廷后妃和貴族女子的喜愛,幾乎所有的飾品都出現了點翠的身影。

《雍正十二美人圖》之裘裝對鏡(區域性),畫中人頭上所戴即點翠首飾。

除了前文提到的乾隆朝《月曼清遊圖》,在《雍正十二美人圖》中,很多清宮女子們的穿戴也都可見到點翠,足見其風靡。

立持如意 區域性

消夏賞蝶 區域性

桐蔭品茶 區域性

點翠清賞

看完了畫裡的點翠首飾,再對照著現在的清宮遺物,便會發現畫家真是十分寫實的。在北京故宮博物院中,藏有為數眾多的精美清代點翠飾物,從鈿子、簪釵、頭花、耳環,甚至到團扇、插屏、盆景等其它生活用品,處處翠色,豪華富麗。

點翠鳳凰紋頭花

銅鍍金點翠嵌珠石海棠仙鶴紋頭花

金鑲珠石點翠簪

銀鍍金嵌珠雙龍點翠長簪

金嵌珠寶點翠盤長式耳環

點翠勾蓮壽紋頭面

點翠嵌珠寶五鳳鈿

銅鍍金累絲點翠嵌珠石鳳鈿

現代的清宮劇也時常可以見到這種裝飾,比如——

《甄嬛傳》裡華妃娘娘的頭飾

甄嬛沒有這麼華貴,所以戴得少點

《如懿傳》裡的周迅,這點翠鈿子戴得太高了

《延禧攻略》裡佘詩曼演繹了點翠頭花的日常戴法

不過,點翠的這份美麗,甚是殘忍。所用的翠羽,要從活鳥身上拔取才可保證顏色之鮮豔華麗,生病的翠鳥也不用,因為色澤不行;且最上等的“絨翠”每隻僅能取不到三十片。失了羽毛的鳥兒,只能哀鳴至死。唐代陳子昂就曾為此寫:“多材信為累,嘆息此珍禽”。

1933年,中國最後的一家點翠工場關閉,原因是點翠的翠羽鳥毛已經絕市。1958年,北京市文物局曾對出土的定陵鳳冠做過修復。而根據色澤篩選,每百隻翠鳥可選取五至六隻為上品,材料的淘汰比高達95%。如以兩件鳳冠修復需四百隻翠鳥為基數,那麼所篩選翠鳥總數接近萬隻,數量之多完全超乎想象。

現代製作的點翠飾品

據傳梅蘭芳送給豫劇藝術家馬金鳳的點翠鳳冠(區域性)

到現代,由於翠鳥的珍稀與採集手段的殘忍,人們開始用燒藍工藝等取代點翠。影視劇的首飾道具和戲曲人物的點翠頭面也大多以點綢代替。點綢技藝與點翠相似,只是原料由翠鳥羽毛變作緞帶抽絲。

現在的緞帶點綢蝴蝶頂花

但無論做工如何細膩,點綢製品都無法呈現出點翠的色彩和光澤變化。點翠奢侈又透著殘酷的美麗,就遺留在歷史長河中,人們可以從藏品遺珍和畫作裡,想象舊時綻放在女子發首間光華奪目的青翠碧藍之色,將她們的烏髮雲鬢、紅粉香腮映襯得更加嬌豔。

清代 仕女圖 區域性 絹本設色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