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遊戲

盜版月賺近3000萬,正版2年獲賠300萬,遊戲公司維權有多難?_侵權

  • 小白兔

  • 2019-02-13 00:05:03

一場曠日持久的鬥爭。

文/依光流

過去一年,遊戲行業經歷了太多挫折,但仔細總結下來,也能發現一些好的變化,比如以往爭論不休的盜版侵權問題,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裡,多了幾個令人振奮人心的案例。

一個是此前大火的獨立遊戲《ICEY》遭破解侵權一案,一審判決盜版方賠償100多萬元,在面對國內單機領域氾濫成災的盜版勢頭時,這一成功案例無疑給無力的獨立開發者帶來不少信心。另一個是曾經月流水近3000萬的《夢想海賊王》侵權案,最終判決其賠償311萬餘元,而這場耗時2年的維權鬥爭,也反映出當下遊戲公司維權之路的艱辛。

提起維權,大多數廠商的第一反應是無奈,其次是暫時性忽略,畢竟大環境的混雜不僅弱化了行業對版權的意識,也讓,實時更新的網遊維權難度也更大。廠商若選擇維權,結果不是耗死對方就是被對方耗死。

盜版月入近3000萬,正版維權2年獲賠300萬

簡單回顧一下《夢想海賊王》這個案例的細節。2013年下半年,《夢想海賊王》上線運營,很快就有媒體曝光它在9月26日當天的流水達到230萬元,而且8月的收入已經超過2000萬,幾近3000萬大關。相關市場總監還預期,這款產品在當年年底的流水有望達到4000萬。

在那個年頭,這幾乎已經是頭部廠商的業績。而從國內行業的角度來看,《夢想海賊王》發家的原因顯而易見,藉助《航海王》的內容吸引力和它在國內的使用者基礎,在市場上空缺正版產品的階段,迅速吸引了飢渴的玩家。

到了2014年,東映動畫授權萬代南夢宮在中國大陸將ONE PIECE動畫片改編成手機遊戲,後來萬代南夢宮開發的《航海王 啟航》手遊也上線,隨即展開了正版與盜版的較量。此後《夢想海賊王》雖然經歷過App Store下架事件,但這並沒有阻止它繼續紮根市場。於是在2016年8月,萬代南夢宮娛樂和東映動畫株式會社正式起訴這款產品開發商有愛互動,並進入了漫長的取證和判決過程中,直到2018年10月,海淀法院審結了此案。

對於非當事雙方的人而言,這起案件的結果幾乎是毋庸置疑的,萬代南夢宮娛樂和東映動畫作為正版的“同盟”,必然會將盜版產品打倒。只是這個結果來得太慢,以致於自起訴開始到判決結果公佈,已經過去了兩年。

做手機遊戲維權,為什麼那麼難?

關於維權,擺在國內廠商面前最大的障礙,就是成本。對於那些被侵權的小公司,尤其是獨立團隊,往往被侵權以後只有訴諸道德指責,除此之外幾乎再難投入人力精力去維護自己的權益,而對於有這個精力和能力的大中型廠商,維權的週期之長和耗費精力之高,讓價效比這道現實的難題變得無可迴避。

而比起單機類遊戲,手機遊戲在維權時還面臨著更讓人頭疼的門檻,即侵權者反維權的成本,實在是太低。前幾天,機核發布了一期廣播節目,其中恰好聊到了萬代南夢宮在這兩年間所遇到的困難,可以具體來看一看萬代南夢宮在這一案例中的情況。

最大的難題,就是取證的複雜程度。不同於單機遊戲,手機遊戲的狀態是實時更新的,這導致很多證據會隨著更新而被刻意隱去。從起訴到判決,這兩年內被訴產品是依然在運營的,運營過程中也出現了很多規避訴訟的操作,比如頻繁更改遊戲名稱、人物名稱、換美術。

《夢想海賊王》先後更換了大量名稱如《草帽船長》《偉大航路》《頂上戰爭》等等,而且這些名字都有著《航海王》裡經典元素的影子。改名加上不同版本的更新包,放到國內數百個安卓渠道之後,也能形成滲透力非常強的流量入口,將玩家匯聚到產品內,這也是遊戲在App Store下架後侵權行為依然不減的原因。

另外,萬代南夢宮娛樂和東映動畫最早起訴的理由,是被告遊戲內214個角色在美術素材上對《航海王》的侵權行為,而這款遊戲也通過換美術素材、更換角色人物介紹的方式,來規避法律風險。但是要確認形象是否侵權,需要考慮的方向非常多,比如配色、動作、角色表情、肌肉線條、招牌形象等等。200多個角色的美術素材舉證,也耗費了極大量的時間成本。

還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應對被告方改素材增加取證難度的操作,原告方也通過研究其歷史侵權素材和在網路上發聲的歷史,來找到足夠說明侵權行為的證據。比如這款產品曾打出“本遊戲改編自動漫《航海王》”、“劇情100%還原”、“超高水準重現航海王世界”等宣傳語,成為了侵權的證據之一。

針對侵權內容舉證的過程,以及中間對抗反維權的“策略”,讓這一案件整整耗時2年。最終法院基於三點,認為侵權行為坐實。第一是遊戲運營了3年,相關負責人曾經公開稱遊戲取得了較高的收益;第二是遊戲多次改名,存在明顯的侵權惡意;第三是遊戲中幾乎全部角色都來自《航海王》。

維權這條路,還得走多遠?

可能對於大多數國內廠商而言,這樣一起官司還是不夠划算。只是對萬代南夢宮來說,這反倒是不惜成本也得走通的一條路,他們自進駐中國市場開始,就一直在智慧財產權保護上投入著大量的人力、物力、市場資源。

據上海電視臺報道,2017年11月,經萬代南宮夢旗下的株式會社日升和萬代玩具告發,上海市公安局奉賢分局以侵犯萬代高達模型著作權為由,查處了龍桃子生產工廠和銷售龍桃子高達仿冒品數量較大的兩家淘寶店鋪,並拘留了龍桃子工廠的負責人。萬代玩具和日升於11月16日聯合釋出的公告稱,在中國等多個國家均發現大量高達仿冒品,公司之後會繼續採取法律手段打擊智慧財產權侵權行為。

除此之外,萬代南夢宮中國也一直在為旗下多款IP進行維權,比如對《吃豆人》《太鼓達人》等IP造成侵權的店鋪、商業園區、服裝製造商等,傳送律師函並要求整改。大大小小的維權事件背後,不難看出萬代南夢宮對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執著。

同時在過去幾年來,萬代南夢宮中國也在嘗試定期向國家版權局提供重點保護IP名單,來推動由上至下的版權保護行為,並與上海浦江智慧財產權國際論壇合作,來探討和分享智慧財產權保護的經驗和建議,甚至他們還邀請漫畫家吳淼等知名創作者,在大學內為學生講述自己被侵權和維權的相關故事,一點點地嘗試著推動版權意識的普及。

但僅有萬代南夢宮一家廠商維權,顯然是無法對行業造成太大影響的,維護智慧財產權這件事,最終還是要落回到人身上。如果玩家、從業者沒有相應的意識,大環境依然無法輕易改變。

好在的是,如今越來越多年輕玩家願意為正版發聲,願意去抵制一些盜版行為,使用者層面正在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而有關部門對遊戲的監管力度也在加大,一些優秀、原創、尊重版權的遊戲,或許在未來也能得到更高的重視。長期以往,保護智慧財產權這條路或許才能真正走通。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