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遊戲

當玩家看《流浪地球》時,會看到哪些引起共鳴的元素?_遊戲

  • 小白兔

  • 2019-02-12 23:01:08

春節期間,改編自劉慈欣小說的科幻電影《流浪地球》成為了最大贏家,並在網路上掀起了大量話題,成為了不折不扣的“流量地球”。作為一部商業型別片,《流浪地球》的成功不僅為今後國產科幻文娛作品起到帶頭作用,也讓年輕一代的視聽語言進一步在主流文化領域獲得更多話語權。

同樣在《流浪地球》中,我們也看到了更多年輕一代的娛樂文化符號。不管是達叔扮演的“90後老人”玩著短視訊和VR這種“上個時代的產物”,還是青年技術官僚李一一隨手不離的20面骰子,都讓觀看電影的同好們會心一笑。

珍藏了幾十年的妹子都在裡面了……

所以今天就讓我們來聊聊《流浪地球》中,那些引起玩家共鳴和感慨的元素吧。

| 春節檔影遊聯動合作

首先來說一下這個在電影之外,卻與遊戲關聯最緊密的環節。眾所周知,熱門電影和遊戲聯動合作已經是近年來很常見的操作了,從去年的《刺激戰場》聯動《紅海行動》到《堡壘之夜》聯動《復仇者聯盟3》,我們能看到無論國內外還是不同遊戲平臺,熱門遊戲與熱門電影跨界合作成為了一種商業營銷慣例。

但值得注意的是,影遊聯動其實並不是多年來一成不變的。十多年前流行的影遊聯動模式,像《黑客帝國2》、《指環王3》、《終結者3》、《鋼鐵俠》等,都是在電影上映前後推出同題材遊戲。這些遊戲的內容往往和電影劇情關聯度極高,要麼是照著劇本讓玩家在遊戲裡再體驗一遍,要麼是在劇情設定上對IP進行補完豐富。

當年大部分影遊聯動都是以電影IP改編遊戲為主,趕工渣作居多,手遊大廠Gameloft更是其中的代表

不過如今熱門電影和熱門遊戲的強強聯合,往往在IP題材上沒啥太大的關聯,像今年春節檔的四大熱門電影分別聯動合作的是:

《流浪地球》-貪玩遊戲,《魂鬥羅》手遊,《非人學園》等

《瘋狂的外星人》-《第五人格》

《飛馳人生》-《球球大作戰》

《新喜劇之王》-網易《大話西遊》系列

以上聯動合作的遊戲或有遺漏,另外《飛馳人生》中關於《守望先鋒》的彩蛋來自導演本人的情懷,非商業化合作。但從整體來看,我們能發現這些合作都有一個較為普遍特點,那就是“遊戲中植入電影元素,電影裡鮮見遊戲廣告”。

聽聞劉慈欣為貪玩遊戲的合作站臺後,網友惡搞了一張形象代言圖

之所以這種合作模式越發盛行,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遊戲產業的發展。現在熱門遊戲產品的收入和IP商業價值,不亞於電影大作,並且運營週期更比大部分電影長久得多,所以做深度IP捆綁已不符合遊戲廠商的需求。另一方面,電影作為主流文化作品,面向大眾的影響力和話題性依然高過遊戲。所以將電影元素植入到已成熟運營的遊戲中,在話題熱度期間,為遊戲帶來更多流量推廣。同時通過遊戲活動贈送玩家電影票,增加電影的宣傳曝光度和遊戲內的玩家活躍度,這種更為靈活的模式成為了今年春節檔的首選。

值得一提的是,《流浪地球》在上映之前並沒有被看好成為春節檔票房冠軍,故而聯動合作的物件也相較更多。至於電影中出現的FC版《魂鬥羅》片段,應該不算是廣告植入,這點我們留到後再說。

| 流浪地球時代也有倫敦幫?

《冰汽時代(Frostpunk)》雖然算不上是2018年最暢銷的遊戲之一,但絕對是玩家觀眾最多的遊戲之一。這款遊戲借遊戲主播和視訊作者的助力,吸引了大量中國玩家,在去年引起了大量的話題,並與另外幾款熱門遊戲一同孕育了“雲玩家”這個流行詞。

電影《流浪地球》中的世界,有著與《冰汽時代》一樣嚴寒氣候,更有著一樣的“刁民”。

玩過或者看過《冰汽時代》的玩家都知道,遊戲裡的民眾總是動不動就不滿,一個名為倫敦幫的組織更是集搞事作死之大成。實際上在《流浪地球》中,同樣也出現了類似的身影,影片結尾處就有一群抗議示威的群眾打著“還我陽光”口號搞事。而通過《流浪地球》刪減片段和設定資料瞭解,地面上也存在著襲擊工作人員的難民,再加上劉慈欣原著對叛軍的設定——我們可以清晰地腦補出電影中那群沒有露面的反對派。

人類永遠會自動劃分成不同的群體,有人支援流浪地球,肯定就有人反對。

民眾的不滿,是《冰汽時代》這款遊戲最讓玩家鬧心的數值

《冰汽時代》第三章“難民”直接揭露了有錢人才有資格逃難的真相,而寒冬將至的訊息也沒有及時告知民眾,電影《流浪地球》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擁有地下城的居住權。只不過在遊戲中,需要面臨生存和道德抉擇的是玩家(當然背鍋的也是玩家),而在電影中,觀眾看到的則是團結一致的“飽和式救援”。

| 未來的人為什麼會玩《魂鬥羅》?

在看電影的時候,我身邊出現過兩個有趣的吐槽。

第一個就是男主角去找黑市頭子的時候,黑市頭子正在玩的《魂鬥羅》,這個場景讓一位年輕觀眾很不滿:“明明都是未來了,還玩這種老遊戲,一點不科學!難道憑未來的科技還做不出一些簡單的新遊戲裝置嗎?”

第二個吐槽則是,達叔演的角色去賄賂看守警員,拿出了一臺珍藏幾十年的VR眼鏡。當時我身後有位年長的大媽問帶她來看電影的兒子:“這是啥子意思?”兒子的回答聲音很小聽不到,隨後大媽又問道:“你為啥子這麼清楚!?”

電影中出現的這兩臺電子產品,分別是小霸王遊戲機(仿任天堂紅白機版)和HTC VIVE,可以說是象徵了兩個不同時代的產物。以小霸王為代表的一系列FC遊戲機,覆蓋了中國不止一代人的回憶,其中受到影響最深的80後、90後已經成為當今社會的主要消費人群。而以HTC為代表的VR眼鏡,則是前兩年國內外炒得最火的遊戲乃至新興科技產業的未來方向。

對於“在未來還玩老遊戲”的吐槽,這一點其實可以有很多種解釋,不過從國外科幻電影乃至其它型別電影來看,玩老遊戲已成為一種普遍的文化梗。

不信你看《頭號玩家》裡全世界人民都玩上沉浸式VR了,最終的高潮戲份還是給了雅達利2600主機上的《魔法歷險(Adventure)》,因為這是全世界第一款被發現埋了彩蛋的遊戲(注意不是第一個有彩蛋,而是第一個被發現)。另外《復仇者聯盟3》裡面樹人格魯特玩的是一款叫《守衛者(Defender)》的老遊戲,而且人家還是宇宙航行級別的科技了,還不是一樣沉迷不可自拔。

所以在科幻作品裡埋點老遊戲梗是一種很常見的復古情懷手法,《流浪地球》的背景設定在中國,而中國最大眾且最懷舊的莫過於小霸王遊戲機,至於《魂鬥羅》“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的祕籍,更在國內玩家圈裡形成了文化暗號。

從遊戲畫面的上方可以看到,電影裡的角色也調了“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當然了,假如未來的人不喜歡玩小霸王,還可以玩那些VR裡珍藏的遊戲。

《VR女友》,當年來最受媒體關注的VR遊戲,沒有之一

| D20骰子

《流浪地球》中青年技術官僚李一一的形象非常討女觀眾喜歡,這種集聰明、理性、話癆、逗比為一體的人設打破了科技宅的固有形象,又散發出強烈的魅力。而他隨手不離的一對D20骰子,也成為繼貨運卡車之外最受關注的周邊。

資深TRPG玩家都知道,D20骰子是龍與地下城系列最為重要的一套基礎規則,也被稱為“世界運作的規律”。簡單來說,一顆有20面的骰子決定了遊戲絕大多數的“成功率檢定”,甚至離開了桌遊,像《無冬之夜》系列等著名奇幻RPG也使用了D20骰子系統。而近年受到克蘇魯文化大火的影響,桌遊界也流行起COC(克蘇魯的呼喚)跑團,D20骰子也開始被更多的中國桌遊玩家所認知。

實際上,一個熟悉D20系統的玩家,可以把幾乎所有的事情都往這上面套。比如《流浪地球》中開卡車這種操作,可以假定操作難度是20,普通人幾乎不可能開動。男主角劉啟有相應的駕駛技術10,所以多投幾次骰子後,當骰面數字+10的結果大於20後就能開動。

至於達叔這個老司機的駕駛技術有20,那麼隨便投都能輕鬆啟動卡車。

| 與廣大中國玩家交集最多的編劇

《流浪地球》的製片人兼編劇龔格爾,在電影裡還扮演了看守所警員這個小角色,但這並不是他才華的極限。在玩家群體中,龔格爾同樣有很高的“知名度”——雖然都沒有露臉。

對於《魔獸世界》玩家,他是MC的大BOSS炎魔拉格納羅斯(配音);對於《穿越火線》玩家,他是這款遊戲主題曲的演唱者。除了這兩款國民級遊戲之外,他還操刀過《萬王之王2》的遊戲背景和CG配樂,PS2《實況足球》中文主題歌的翻唱……

《魔獸世界》首個超大型40人團隊副本的最終BOSS,拉格納羅斯

CF10週年慶典,龔格爾在現場為玩家們再度演唱主題曲

可以說龔格爾與廣大中國玩家有著最多的交集,而他在表演、配音、編劇、紙片、演唱、音樂創作等各個領域的全才,更是讓認識他的玩家欽佩不已。或許正是因為他的涉獵廣泛,才會讓《流浪地球》具有這些不經意間就能觸動玩家的遊戲元素。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