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畢業十年聚會,同學女友頻繁顯露財富,第二天卻去了我的公司_妻子

  • 小白兔

  • 2019-02-12 23:13:37

時間如流沙一般,可以從指間滑走,也讓生命越陷越深。社會就像一灘流沙,曾經的情誼就像在裡面洗澡的木偶,被流沙摩擦得鋥光瓦亮,雙腳卻也不自覺的陷入幾分,讓行走憑空多了一些難度。

畢業十年,紛紛擾擾的工作,油鹽醬醋的生活,無情拉開了原來同學的距離。聯絡越來越少,就像海灘上擱淺的海魚,掙扎兩下只能認命,任由太陽把魚鱗一片片晒得反轉過來。

有一天,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心裡有一種冥冥的預感,這個電話不是推銷,卻與我有莫大關係。剛接通,我果然就聽到了當年上鋪那帶著濃重方言的普通話,以及那賤到骨頭裡的語調,一分也未變。

我說,你能不能改改這帶著大蔥味的普通話,同學說,咱倆差不了多少,誰也別挑誰。他工作調動,要來我所在的城市待上半年,恰好他女友也在這個城市,於是商定了時間一聚。

見面的寒暄擁抱,直接把我們代入了那“穿著拖鞋去食堂,光著膀子羽絨服”的大學生活。同學女友很會打扮,眼角餘光裡能感覺到,她在不時打量著我和妻子。

十年未見,我們似乎要把四年的大學生活重新回憶一遍,就連上了幾道菜也後知後覺。兩位女士聊她們的話題,卻逐漸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我發現,同學女友閃亮的戒指,帶在左手無名指。

“你們結婚了嗎?”我問同學。

“還沒啊?”同學很詫異。順著我的目光看過去,這時同學女友驚呼一聲:“呀,帶錯手指了,不好意思!”為了緩解尷尬,我們自然而然把話題引到了鑽戒上。我和妻子屬於這方面的小白,多虧了同學女友懂行,從鑽石成色、光澤,一直討論到產地和手工。

後來,由鑽戒這個話題,又自然而然地引到了職業上。同學一度想引開話題,卻都被女友“拉”回了職業上。

同學之間的情誼,本不應該摻雜社會的沙粒。但是彷彿自從走出校園之後,就無時無刻不暴露在沙塵中,讓人再也難以用澄澈的目光觀察這個世界。

我和妻子所在的公司不瘟不火,待遇也不上不下,所以一提帶過,同學女友也並不感興趣。而同學只能尷尬地笑笑,聽著女友的談論,悶悶地喝茶。

從同學女友的話中,我們知道了她在一家跨國公司任職,最近正在與這個城市的客戶談幾千萬的專案。我和妻子繼續當聽眾,不知不覺一壺茶水已經下肚,肚子隨著脹飽起來,桌上的菜也索然無味了。

一場聚會,就這樣結束了。臨走時同學帶著歉意偷偷和我說:“她就這樣的人,你千萬別介意。”我納悶地說:“有什麼介意的?我好羨慕你們!”

同學卻嘆口氣,我從他臉上看到了幾分無奈一閃而逝,如同樹梢的積雪,些微震動就飄散而去。

回家路上,妻子對我說:她穿的外套是高仿。我說不會吧,妻子說:我兼職做代購那會兒經常經手。我笑笑,她怎麼樣,與我何干呢?同學情誼沒變就好了。

世間的事情,多數看似毫不相關,但總有一些巧合,讓許多事情變得有趣起來。而我們每一個人,只要做觀眾就好,舞臺上的喜怒哀樂,看看也就罷了,如果能從中提煉出生活的奧義,那便再好不過。

第二天上班,經理喊我過去接待三位客戶。我恰好接到另一個電話,於是在走廊裡,一邊接電話,一邊往接待室趕。快要到接待室的時候,一個背影從後門出來,提著幾個公文包,小跑著去了廁所方向。我覺得有些眼熟,也並沒在意。

在接待室,介紹過後,我發現他們竟然就是來自同學女友就職的公司,這次來與我們談一下合作的問題。我恍然,剛才從後門出去的那個身影,不正是同學女友嗎?

可是自始至終,她都再沒出現,就像擱淺的魚活著回到了大海,再也不敢回到岸邊。

會談結束,同行的兩個人才想起打電話找她,然後約了地方匯合。客戶抱歉地對我說,實習的員工不懂規矩,請我不要介意。我說有啥介意的,我們談得很愉快。

只是回想起昨晚上的場景,心裡不由想到:何必呢?

到底怎樣的“富有”能夠拿出來標榜身份?答案不好說,但是相信真正的富有不需要標榜,因為它包含了靈魂與物質。

而靈魂的富有不需要炫耀,自然而然就會體現在人的氣場裡。我們從來不會故意鄙視誰,只是會不自覺地鄙視那些不應存在的虛榮,和故意抬高的優越。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