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由郭元振窺探武則天的“控鶴”“奉宸”內幕_張易之

  • 小白兔

  • 2019-02-12 22:33:20

郭元振,名震,字元振,以字顯,魏州貴鄉(今河北大名縣大街鄉)人,唐朝著名的軍事家。這個人早年仕途不順,武則天通過他的一首詩發現他是個人才。之所以在這裡說他,是因為他是一個與所謂的武則天的面首張易之及其“控鶴”“奉宸”府有聯絡的人物。

據《舊唐書卷七十八•列傳第二十八•張易之傳》:

聖歷二年(699年),置控鶴府官員,以易之為控鶴監內供奉,餘官如故。久視元年(700年),改控鶴府為奉宸府,又以易之為奉宸令,引辭人閻朝隱、薛稷、員半千併為奉宸供奉。每因宴集,則令嘲戲公卿以為笑樂。若內殿曲宴,則二張、諸武侍坐,樗蒲笑謔,賜予無算。

不少人會問,控鶴府、奉宸府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難道控鶴監就張易之一個領導嗎,有沒有副手?

對此,《資治通鑑》給出了一定程度的回答:據《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聖歷二年正月”條:“置控鶴監、丞、主簿等官,率皆嬖寵之人,頗用才能文學之士以參之。”就是說,除了張易之外,還有“丞、主簿等官”。但是,兩《唐書》和《資治通鑑》沒有提供誰當過張易之的副手,唯一能夠見到的是名字是郭元振。

據《新唐書卷九十七•列傳第四十七•郭元振傳》:(郭元振)“上《寶劍篇》,後覽嘉嘆,詔示學士李嶠等,即授右武衛鎧曹參軍,進奉宸監丞……”

關於張易之兄弟入宮的時間,《舊唐書》是這樣說的:

易之初以門蔭,累遷為尚乘奉御,年二十餘,白皙美姿容,善音律歌詞。則天臨朝,通天二年(697年),太平公主薦易之弟昌宗入侍禁中,既而昌宗啟天后曰:“臣兄易之器用過臣,兼工合煉。”即令召見,甚悅。由是兄弟俱侍宮中,皆傅粉施朱,衣錦繡服,俱承闢陽之寵。俄以昌宗為雲麾將軍,行左千牛中郎將;易之為司衛少卿……

這樣看來,張易之通天二年是“年二十餘”,兩年後成立控鶴府,也不會超過三十歲。會是這樣嗎?下面讓我們先推算一下郭元振當時的年齡。

由《新唐書•郭元振傳》“開元元年(613年),帝思舊功,起為饒州司馬,怏怏不得志,道病卒,年五十八”的記載,反推過來,知道郭元振生於顯慶元年(656年)。咸亨四年(673年),十八歲的郭元振舉進士,為通泉(治所在今四川射洪縣沱牌鎮)尉。之後,根據《舊唐書卷九十七•列傳第四十七•郭元振傳》“時吐蕃請和,乃授元振右武衛鎧曹,充使聘於吐蕃”,和《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萬歲通天元年”九月“吐蕃復遣使請和親,太后遣右武衛胄曹參軍貴鄉郭元振往察其宜”的記載,推出郭元振任右武衛鎧曹參軍的時間是萬歲通天元年九月。從咸亨四年郭元振擔任通泉尉到萬歲通天元年任職右武衛鎧曹參軍,歷時23年。

之後,根據《新唐書•郭元振傳》,郭元振的職務是奉宸監丞。上面已經說過,奉宸府是久視元年,具體說,是該年六月由控鶴府改名而成。難道說,郭元振是在這時候才擔任奉宸監丞的嗎?

沒有具體的時間記載,我們不妨從郭元振任涼州都督的時間倒推過來。

《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記載:“長安元年(701年)”十一月“以主客郎中郭元振為涼州都督、隴右諸軍大使。”不言而喻,這個時間是郭元振擔任主客郎中的截止時間。那麼起始時間是哪一年呢?

據《新唐書•郭元振傳》:“後數年,吐蕃君臣相猜攜,卒誅欽陵,而其弟贊婆等來降,因詔元振與河源軍大使夫蒙令卿率騎往迎。授主客郎中。”《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記載的欽陵被誅、贊婆降唐的時間是“聖歷二年”,“贊普將兵討之,欽陵兵潰,自殺。夏,四月,贊婆帥所部千餘人來降……”於是得出:郭元振任主客郎中是從聖歷二年四月起到長安元年十一月止,約兩年半。巧合的是,聖歷二年是控鶴府成立的時間。

據《資治通鑑•唐紀二十二》“聖歷二年正月”條:“置控鶴監、丞、主簿等官,率皆嬖寵之人,頗用才能文學之士以參之。以司衛卿張易之為控鶴監,銀青光祿大夫張昌宗、左臺中丞吉頊、殿中監田歸道、夏官侍郎李迥秀、鳳閣舍人薛稷、正諫大夫臨汾員半千皆為控鶴監(府?)內供奉。……”久視元年 “六月,改控鶴為奉宸府,以張易之為奉宸令。”

如果說郭元振擔任過奉宸監丞,那也只能是在久視元年六月以後,但郭元振已經是主客郎中了。

那麼只能有兩種情況,一是郭元振以奉宸監丞兼任主客郎中,一身二職;一是他是從聖歷二年正月到四月擔任控鶴府丞,四月以後擔任主客郎中。歷時不到半年。

捋一捋郭元振中年以前的經歷,讓人感嘆的有兩點。

說到控鶴府、奉宸府“供奉”,很多人都會想到李白“供奉”翰林。其實,“供奉”就是讓一些有一技之長的人隨時聽候皇帝召喚的意思。比如,皇帝想聽音樂了,就馬上傳歌姬供奉;皇上想下棋了,就馬上傳圍棋供奉……至於“控鶴”、“奉宸”之名,也沒有什麼曖昧的意思。以控鶴為例,就是指宿衛近侍之官。唐末昭宗曾置控鶴排馬官,五代後唐有控鶴軍,後周有控鶴弓箭箭直,元代亦有控鶴軍。說白了,武則天設定的這個機構就是“文人之家”,大體相當於當今的文學藝術界聯合會(文聯)。其中有詩歌協會、書法協會、國畫協會、圍棋協會、雙陸協會、雜技協會、雜劇協會等各種學術團體。確實,武則天太熱愛文學了,武則天太關心知識分子了,才會有這樣的機構!上面說到,《舊唐書•張易之傳》說:(武則天)“每因宴集,則令嘲戲公卿以為笑樂。若內殿曲宴,則二張諸武侍坐,樗蒲笑謔,賜予無算。”這裡所說的“宴集”,就是朝廷舉行的有諸多大臣參加的娛樂活動,參與的並不只是二張,也包括其他供奉。說武則天令他們“嘲戲公卿以為笑樂”,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有點信口開河?當然,我們也可以對此作正面的解讀。就是在“宴集”的時候,會有“小品”和詩歌朗誦之類的文藝演出。武則天利用娛樂的機會,指導他們排演一些滑稽可笑但又能引起人們思考的節目,充分發揮文學、戲劇的批評和勸世功能,鍼砭時弊,對朝中的一些不良風氣,比如貪汙受賄、官僚主義等進行諷刺,以達到敲打當事人和警誡世人、改進工作作風的目的。應該說,這是一種偉大的創新,是應該肯定的。

最著名的例子是《朝野僉載》卷四記載的一個故事。神功元年(697年)三月,夏官尚書王孝傑率軍徵討契丹失利,在東硤石谷(今河北遷安東北)壯烈殉國。四月,武則天詔命武懿宗為神兵道行軍大總管率軍增援。六月下旬,武懿宗抵達趙州(治所在平棘,今河北趙縣),獲悉契丹將領駱務整數千騎兵將至冀州(今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區),大懼,乃棄兵甲,南走邢州(今河北省邢臺市),軍資器械遺於道路。後來契丹由於內訌兵退,武懿宗方更向前。軍回至都,謊稱大勝,於是朝廷置酒高會。左司郎中張元一於御前嘲謔武懿宗道:“長弓短度箭,蜀馬臨階騙,去賊七百里,隈牆獨自戰,甲仗縱拋卻,騎豬正南掾。”武則天問道:“懿宗有馬,因何騎豬? ” 張元一對道:“騎豬,豕走也。”逗得武則天哈哈大笑。

武則天放下皇帝的冷麵孔,經常與大臣們聚一聚,隔一段時間就舉辦一次文學、詩歌沙龍,或者書法大賽、圍棋大賽;朝政繁忙之餘,演演小品,娛樂一下,放鬆一下,一般而言,不會拿公卿開涮,而只是寓批判於娛樂之中而已;另外,通過宴集還可以從中發現治理國家的特殊人才,進而培養、提高,放到關鍵地方發揮作用。比如郭元振就是這樣。把政治與文學藝術結合起來,首開文藝為政治服務的先河,武則天真乃是玩得風生水起,堪稱不一樣的皇帝,不一樣的政治家!

武則天沒有設後宮,張易之、張昌宗也都有自己的家室,平時也就以宴集這種方式君臣同樂。封建史家說武則天與二張如何如何,其實都是捕風捉影,誰也沒有真憑實據。

主辦:洛陽市隋唐史學會

審稿:王愷

編輯:零零

(ID:suitangshixuehui)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