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有品質的藝術不必當“大眾情人”_精彩音樂

  • 小白兔

  • 2019-02-12 22:06:18

  2019年初的那場新年音樂會,是江城辭舊迎新的藝術盛典。除了我,相信大多數走近音樂廳的,都是這個城市10年來的新年音樂會培育出來的一批日趨會嘗樂的觀眾。在大幕開啟之前,大家腦海裡早已迴響起期待的旋律。然而,這一次走進的卻不是“同一條河流”。

這場新年音樂會,是本地愛樂樂團聯合NEWBILITY跨年鉅獻——“迪士尼公主交響音樂會”,演奏的全部是知名動畫迪士尼公主的精彩音樂片斷。與往年最大的區別,除了傳統形式的樂團和指揮,還有舞臺正後方,是滿屏與音樂同步的迪士尼動畫播放。就是說,這場音樂會,除了聽,還有得看。

我不知道其他觀眾有沒有這個兼顧能力,反正我就不能很好地找到以往聽音樂會的感覺,就像看外國譯製片,如果是同步音譯,看得就比較順暢,如果只是字幕翻譯,一邊看畫面,一邊讀字幕,我就明顯顧不過來。現場演奏同步播放動畫,給我就是後一種感覺。

算不上樂迷的我,堅持認為音樂會主要就是聽的,儘管經典音樂會現場,我們還會欣賞指揮家出神出畫的指揮,或演奏員千姿百態的表演,或偶爾插播風景和舞蹈畫面,但那純屬是服從於聽覺的。而這一場音樂會分明是要讓觀眾的注意力自始至終一心二用。很費勁的我詢問身邊的樂迷,他們說,“有品質的藝術不必當什麼"大眾情人"”。

這句話說得好。樂隊指揮在開場時作過解釋和引導,把樂團演奏與動畫播放同步推出,是作為今年新年音樂會的一個創意,是想讓觀眾在欣賞優美音樂的同時,也能欣賞全球最優秀的動畫。不知是特許,還是特邀,本場音樂會觀眾有不少少年兒童。為此,本場音樂會打破了以往婉拒兒童的規定,現場不得不承受有些兒童們頑皮的幹擾。

筆者還看到這樣一場獨幕話劇,劇名叫《戴西今晚嫁給誰》,除了話劇的傳統形式,從頭至尾,還有一名舞蹈演員,伴隨著劇情,或明或暗,或起或伏,舞之蹈之。開演之初並沒有現場解釋,我們這些不懂舞蹈的觀眾,一直不解其意,直到最後才明白,這也是該劇的一個創意,舞蹈旨在幫助觀眾理解劇情,詮釋臺詞和人物內心世界。

照筆者看來,音樂與話劇在所有表演藝術中,應該是更為品質的藝術,它吸引的也應該是更有素養的受眾。反過來說,在更有素養的受眾面前,品質藝術應該奉獻對本藝術形式有執著追求的純粹作品。而音樂會同步動畫、話劇穿插舞蹈,似乎很難表現對本藝術形式的忠誠,也無法體現本藝術的藝術自信。“迎合式”創新,會不會拉低觀眾已經具備的藝術欣賞素養。

國內有一個文學雜誌,不管市場如何清冷,決不低眉順眼,始終尋找既定的“理想讀者”,從而堅持自己的品質與風格;西方國家早期的經典作家,他們的著作很多是寫給某個特定的人,而不是立足於迎合各色人等,結果成為名著;享譽世界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從創立到現在,演奏形式、樂團規模、演奏內容,似乎沒有過突兀的推陳出新,但每年的現場觀眾和電視觀眾從未厭倦,總是如魚得水,如痴如醉。金色大廳演奏形式與演奏作品一樣,也成了表演經典,引領著世界樂壇。

品質藝術的一大特徵就是極簡。擅長畫牛的畢加索最讓人讚歎的是他關於牛的素描,幾筆勾勒,盡顯神韻。而央視每年的文化大餐春晚,不可謂不投入,不可謂不用心,為何總感到眾口難調,因為它不得以定位於想讓所有人過年的人都滿意,無疑是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當然,這也成為引發並保持最廣泛關注的一個看點。

好的東西最終吸引人的還是它的本質,而不是它的配料或者衍生的花絮。筆者所盪漾的微信朋友圈,最能讓我留下印象的,不是什麼都涉的全能寫手,不是什麼都轉的超級轉家,而是那些數年如一日,或堅定關注“三農”;或持續當官場“啄木鳥”;或長期分享某一專題的文化經典,等等。他們方向明確,目標始終如一,很多終成品牌,有的成為意見領袖,或成為風尚引領。

有品質的藝術是生活的榜樣。學習或創作,思考或表達,在仍然比較浮躁的語境之下,難在專,貴在精,按事物的本質深入下去,一旦踏上了尋找山頂風景的正確路徑,自然會心無旁騖,日拱一卒,哪怕風摧雨襲,你都會義無反顧地奔向心中的詩和遠方。

文/易國祥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