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鄒曉麗老師:《紅樓夢》中的詩詞(四)_賈寶玉

  • 小白兔

  • 2019-02-12 22:06:13

體會作者寓於事、物、景中的深意(《芙蓉女兒誄》詳析)

文/鄒曉麗

脂批《紅樓夢》說其“一件閒事、一句閒文皆無。”確實如此。在詩詞中,這點也表現得十分突出,譬如寫景。

在第七十八回“老學士閒徵姽嫿詞”,賈寶玉寫“姽嫿詞"時,寫到恆王戰死時,有這樣一段寫景:

……腥風吹折隴中麥,日照旌旗虎帳空。青山寂寂水澌澌,正是恆王戰死時;雨淋白骨血染草,月冷黃昏鬼守屍。

正如賈政的眾清客所贊:“妙極,妙極!佈置、敘事,詞藻無不盡美。”的確,寫景已與全詞融為一體,成為情節發展不可分的有機部分,真正是“妙極”。就是在這首“姽嫿詞”中,寫林四娘戰死時的“……柳折花殘血凝碧,馬踏胭脂骨髓香。魂依城郭家鄉隔。……”等佳句,讀之不能不令人潸然!

又如寫物。第七十八回,寶玉寫完《姽嫿詞》回至園中,有這樣一段描寫:

獨有寶玉,一心悽楚,回至園中,猛見池上芙蓉,想起小丫環說晴雯做了芙蓉之神,不覺又喜歡起來,乃看著芙蓉,嗟嘆了一會。忽又想起:‘死後並未至靈前一祭,如今何不在芙蓉前一祭,豈不盡了禮?’想畢,便欲行禮。忽又止道:‘雖如此,亦不可大草率了,須得衣冠整齊,莫儀周備,方為誠敬。’想了一想:‘古人云:‘潢汙行潦,荇藻蘋蘩之賤,可以羞王公,薦鬼神’,原不在物之貴賤,只在心之誠敬而已。然非自作一篇誄文,這一段悽慘酸楚,竟無處可以發洩了。’因而用晴雯素日所喜之冰鮫縠一幅,楷字寫成,名曰‘芙蓉女兒誄’,前序後歌;又備了睛雯素喜的四樣吃食。

經過反覆考慮,寶玉選定了四樣東西,在《誄文·序》中寫明是:“群花之蕊,冰鮫之縠,沁芳之泉,楓露之茗:四者雖微,聊以達誠申信,……”

要講清這四件東西,必須先明白曹雪芹筆下的晴雯和黛玉這兩個女子的關係:黛玉和晴雯。一位是小姐,一個是丫環,似乎毫無關涉,其實不然。請看:

身世相同:

都是孤女。

外貌相仿:

第七十四回“感奸讒抄檢大觀園”中王夫人“便問鳳姐道:‘上次我們跟了老太太進園逛去,有一個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可見二人相貌相仿。

言談相似:

兩人均伶牙俐齒,嘴不饒人,“風流靈巧”。

命運相同:

這是最主要的。黛玉“佔花名”時抽到的籤是“芙蓉”。晴雯早夭後,小丫頭告訴寶玉,晴雯成了“專管芙蓉花”的花神。為此,寶玉為祭奠她寫了一篇悽楚哀婉的《芙蓉女兒誄》。書中這樣寫道:

讀畢,遂焚帛奠茗,依依不捨。小丫環催至再四,方才回身。忽聽山石之後有一人笑道:“且請留步。”二人聽了,不覺大驚。那小丫環回頭一看,卻是個人影兒從芙蓉花裡走出來,他便大叫:“不好,有鬼!晴雯真來顯魂了!”唬得寶玉也忙看時,——卻是黛玉,滿面含笑,……

這是無足輕重的隨意之筆嗎?不!這是曹雪芹精心的安排,匠心的體現。因為黛玉的出現,導致寶玉把《芙蓉女兒誄》原文中悼晴雯的關鍵之句:“豈道紅綃帳裡,公子情深;始信黃土隴中,女兒命薄!”改成“茜紗窗下(黛玉所居瀟湘館裡用“軟煙羅”——“茜紗”——糊窗)我本無緣;黃土隴中,卿何薄命!”此時,“黛玉聽了,陡然變色。雖有無限狐疑,外面卻不肯露出……”為什麼“變色”?為何“狐疑”?很清楚,因為如此一改,《芙蓉女兒誄》成了憑弔痛悼黛玉的誄文。曹雪芹明寫晴雯“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誹謗生”——即被權貴迫害而早夭,實則對比暗喻具有“詠絮才”的黛玉過著“焦首朝朝還暮暮,煎心日日復年年”(“更香”)的日子,她也是被誹謗迫害而早夭的(如寶釵滴翠亭設陷等)。曹雪芹用這一明一暗含蓄隱晦的對比,傳達他的良苦匠心。

很清楚了,這誄文中的四件東西,明寫晴雯,實喻黛玉。

群花之蕊

群花,即“群芳”、“千紅”、“萬豔”——所有的女子。蕊者,花之心也。從明寫說,晴雯在寶玉的心中是分量最重的知己,寶玉從未把她看作丫頭。你看第三十四回,寶玉捱打後與黛玉“私相傳遞”為寶玉送去兩塊舊絹子的,是晴雯。因為晴雯愛吃豆腐皮包子,寶玉特地向尤氏要了,叫人送回來給晴雯吃(八回)。特別是第三十一回晴雯撕扇子,在回目中就點明“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在行文中,作者寫道:

寶玉笑道:“古人云,‘千金難買一笑’,幾把扇子,能值幾何?”

在回目及行文中,把一個“身為下賤”的丫環視為“千金”(“小姐”的專名),在全書中是絕無僅有的。另外,第七十七回晴雯臨終前兩人飽含血淚的互剖心跡,以及寶玉回來後“在枕上長籲短嘆,覆去翻來”幾乎一夜無眠,在朦朧中,晴雯來託夢等描寫,都說明寶玉與晴雯是神交知己。她是丫環之中的佼佼者,是核心。

從暗寫說,黛玉的地位是大觀園中群花的中心人物,這也就是黛玉在《紅樓夢》中女主人公地位的寫照。

冰鮫之縠

一種潔白如雪的皺紗。據《搜神記》、《述異記》等記載,傳說南海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搜神記》卷十二)。故鮫人即人魚,又作“蛟人”。“蛟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南海出蛟蛸紗,泉先潛織,一名龍紗,其價百餘金,以為人水不濡,南海有龍綃官,泉先織綃之處,綃有白之如霜者”(《述異記》捲上)。後人據此傳說,把薄細輕柔的優質絲織品稱為“鮫”。縠,是鮫紗中的一種,是用兩種不同黏度和張力的絲織成,表面呈穀粒之狀,故名“縠”。“冰”,以此縠的“白之如霜”,一喻晴雯冰清玉潔的品格;二喻芙蓉(即晴雯)生長的環境:冰冷的泥淖,即冷酷的“烏雲濁霧";三以鮫綃之精美喻晴雯的心靈手巧,是針線活計最出色的丫頭,連鳳姐都誇她“手兒也好”。特別是病中織補能工巧匠都織補不了的孔雀裘,更證明瞭這一點。以上是從明寫晴雯來看。

如果我們結合林黛玉詠白海棠七律中自述的生存環境:“碾冰為土玉為盆”——冰冷、堅硬;自述的品格“借得梅花一縷魂”——冰清玉潔、高風亮節來看,可以明白地體味出,這“冰鮫縠”也同樣暗喻黛玉。特別要提出的是:寶玉“私相傳遞”給黛玉的愛情信物——兩塊舊手絹,正是“尺幅鮫鮹”(第三十四回)。在這珍貴的鮫鮹帕上,黛玉“五內沸然,由不得餘意纏編……研暴蘸第”,寫下了動天地、泣鬼神的詩讖(下面有專論)。對此潔白如霜雪的鮫鮹,黛玉當然是極端珍愛,甚至勝過生命。所以,在這裡更深一層的含義是:此祭品,正是獻給黛玉的一片心——“達誠申信”。

沁芳之泉

在下篇第一章中,我們論述了“沁芳”實為沉“浸”(埋葬)群“芳”的諧音。周汝昌說,此二字“是全書的象徵,整部的主題啊!”(《紅樓藝術》222頁)沁芳泉是大觀園的命脈。據脂批透露,原作中黛玉是在第二個中秋之夜投水自盡的。這在賈府第一個中秋節時,她和史湘雲凸碧館聯句中的詩讖:“冷月葬詩魂”,已有暗示。如果從全書總體看,我以為有的版本,有的學者將此句改為“冷月葬花魂”(沁芳)似更妥當。

總之,寶玉以沁芳之泉明祭晴雯,實則祭奠黛玉。聯絡在第四十四回黛玉關於水祭的一段議論:

黛玉因看到《男祭》(荊釵記)這出上,便和寶釵說道:“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那裡祭一祭罷了,必定跑到江邊上來做什麼!俗話說:‘睹物思人’,天下的水總歸一源,不拘那裡的水舀一碗,看著哭去,也就盡情了。……”寶玉聽了,卻又發起呆來。

我們明白,這是在祭黛玉,因為王十朋在江邊是祭其妻。

楓露之茗

《紅樓夢》中寫茶的地方很多,如第五回太虛幻境中的“千紅一窟”;第八回,被冤枉攆走丫頭茜雪的“楓露茶”;第四十一回妙玉敬賈母的“老君眉”,以及妙玉請黛玉、寶釵品茶;第六十三回寶玉過生日時喝的女兒茶……寶玉最得力的小廝也叫“焙茗”等,都說明“茶”在《紅樓夢》的描寫中,是不能等閒視之的。“楓露之茗”雖在第八回中已點出它的超群品格為寶玉所深愛。同時也寫出其“秋天肅殺”的冷酷:茜雪因它而被攆。我們是否可以這樣設想:首先“楓露”二字點明其茶水之色如秋天楓葉般血紅,如秋露般清洌。晴雯喜愛此茶,寶玉用它致祭,都與其“殺氣”有關。楓露茶的第二個特點是“三四次之後才出色”——即日久見人心。晴雯和寶玉的知己友情,是在多年交往之中培養起來的,寶玉認為晴雯是最“出色”的。第三,我以為更重要的是,要把寶玉用茶致祭和第二十五回結合起來看。第二十五回“魘魔法叔嫂逢五鬼”有一段關於茶葉的描寫:

……鳳姐道:“我前日打發人送了兩瓶茶葉給姑娘,可還好麼?”黛玉道:“我正忘了一多謝想著。”寶玉道:“我嚐了不好,也不知別人說怎麼樣。”寶釵道:“口頭也還好。”鳳姐道:“那是暹羅國進貢的。我嚐了不覺怎麼好,還不及我們常喝的呢。”黛玉道:“我吃著卻好,不知你們的脾胃是怎樣的。”寶玉道:“你說好,把我的都拿了吃去罷。”鳳姐道:“我那裡還多著呢”,黛玉道:“我叫丫頭取去。”鳳姐道:“不用,我打發人送來。我明日還有一事求你,一同叫人送來罷。”

黛玉聽了,笑道: “你們聽聽:這是吃了他一點子茶葉,就使喚起人來了。”鳳姐笑道:“你既吃了我們家的茶,怎麼還不給我們家作媳婦兒?”眾人都大笑起來。黛玉漲紅了臉,回過頭去,一聲兒不言語。……鳳姐笑道:“你給我們家做了媳婦,還虧負你麼?”指著寶玉說:“你瞧瞧人物兒配不上?門第兒配不上?根基兒傢俬配不上?那一點兒玷辱你?”……(寶玉)又說:“林妹妹,你略站站,我和你說話。”鳳姐聽了,回頭向黛玉道:“有人叫你說話呢,回去罷。”便把黛玉往後一推,和李紈笑著去了。

這裡寶玉拉了黛玉的手,只是笑,又不說話。黛玉不覺又紅了臉,掙著要走,寶玉道:“噯喲!好頭疼!”……

第二十五回這一段至少告訴讀者三個問題:

首先,這是一種極名貴的貢茶。此茶僅黛玉一人獨愛而不合眾人的“脾胃”預示了黛玉不與世俗同流合汙的品格和她不為世所容的結局。

其次,寫茶的目的,是為了寫寶玉、黛玉的婚姻和愛情——鳳姐對他們愛情由支援到後來的不支援,表現了世態炎涼的可悲。

第三,是“魔法”(實喻“末世”之不容)阻撓了他們的婚姻,“木石前盟”是永遠無法實現的。所以,我們完全可以說:用楓露之茗,明祭“與公子無緣”的晴雯,暗喻與寶玉深深相愛卻無法成姻的黛玉。

從以上分析中,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寶玉經過反覆琢磨、推敲、選擇之後,敬獻於芙蓉女神——明為晴雯,暗為黛玉——“達誠申信”的花、縠、泉、茗四樣祭品,都寓有深刻的含義。我們在讀《芙蓉女兒誄》時,是必須細心體會的。

另外,《芙蓉女兒誄》中把“紅綃帳”改為“茜紗窗”的深刻含義,上面已提及。而《誄》文中的以熾熱之情,借幻想之翼,上天人地,勾畫了一位美麗、純潔、聰明女奴的形象,更以鳩鴆等惡禽、薋葩等惡草、蠱蠆等毒蟲喻害死晴雯以王夫人、襲人為代表的末世權貴及其走狗,則是讀者們一目瞭然的。

總之,細心體會作者在詩詞中寓於一物一景中的深意,是解讀《紅樓夢》的重要方法,我們就不多舉例了。

(本章選自《咬文嚼字紅樓真味》,遼寧人民出版社,1997年8月版)

作者簡介

鄒曉麗,著名文字學家,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師從俞敏先生。其研究以文字學為主,也涉及音韻、語法、《紅樓夢》以及文化學諸方面。出版專著《基礎漢字形義釋源》、《古漢語入門》、《咬文嚼字紅樓真味》等。

文章原創|版權所有|轉發請注出處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