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親子天地
  3. 教育

今天,我把學生揍了......(深度好文)_熊孩子

  • 小白兔

  • 2019-02-12 20:28:22

作者:教師枕邊書(ID:jiaoshizhenbianshu)

教育的最大悲哀是,教師和家長明明志同道合,卻偏偏成為了各自最大的敵人。

今天,我把學生揍了。

是我吃飽了沒事做麼?

01

前一陣子,人民網上釋出了一條資訊,江蘇常州一家小學召開了一場關於懲治制度的聽證會,該學校決定“吃螃蟹”:出臺制度懲治熊孩子。

隨後,該學校公開了一系列決定施行的規則,作為同行,情不自禁地為校長點贊。

我不是鼓勵體罰,而是認為無規矩不成方圓,賞識教育不是靈丹妙藥,並不能包治百病。

在“戒尺”日漸消失的今天,孩子們都被保護成溫室裡的花朵,是非對錯界限淡化,善惡良知日漸模糊,日後的風吹雨打,都將成為人生的大災大難。

沒有愛的教育是蒼白的,沒有懲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

我們管,是因為孩子值得。

校長對全社會公開了懲罰方式,規則透明,與社會達成約定。

其實,班主任管理班級也可如此效仿,和家長有效溝通,制定合理的懲罰規則,約定俗成。

教室牆壁上貼著的“紅線”警醒孩子,班級懲戒措施在家長群提前敲鐘,對於不遵守共同契約、搞破壞的熊孩子,懲罰亦是變相的拯救。

不存在特權,犯錯就該接受懲罰,讓孩子更好地認識規則,將來才能更好地適應這個社會。

今天,我把學生揍了,是我吃飽了沒事做麼?

不!

老師放棄一個孩子很容易,不愛他、不理他、不管他就夠了。

我揍他,是因為在國家大義、社會集體裡,有些紅線,觸碰不得!我批評他,是因為他值得更好!

02

說起師生矛盾,讓我想起剛畢業那會兒,我在所私立學校教初三化學,和我一起搭班的物理老師是個已退休的名師。

臨近中考,老教師更恨不得每一分鐘都得到最佳利用,可是某節物理課上,坐第一排的一個女生正昏昏欲睡,老教師一怒之下往臺下扔了個粉筆頭,剛好砸到女同學的眼皮上。

眾目睽睽下,女生立馬變了臉,站起身不假思索地抄起物理書,朝著老教師就摔了過去。

慶幸的是,沒打到老教師。但女生覺得吃了虧,丟了面子,下課就往家裡打電話說自己捱打了,家長風塵僕僕而來,直接鬧到了校長辦公室,一再要求老教師道歉。

已退休的名師,被學校費勁口舌才聘到學校任教,一身傲骨錚錚,怎麼可能彎腰?

老教師氣結,擺擺手,“不可能,我不幹了,你這孩子我也不教了”,言罷就要離開。

一群臨近中考的孩子,真要撒手不管,他們的前程也許就會毀了。

我們那位從來眼高於頂的校長,頂著花白的頭髮,對著家長彎腰鞠躬說了句:對不起。

家長臉色一白,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犯了大忌。

一時吃虧的是教師,一輩子吃虧的是孩子。

這樣的家長,這樣的孩子,幾乎遠近聞名了,誰願意教?

老教師沒走,卻真的再也不管那個女生了。

教育的最大悲哀是,我們明明志同道合,卻偏偏成為了各自最大的敵人。

在這場爭奪孩子教育主權的拔河賽中,彼此對立,兩敗俱傷。

其實,很多時候,家長惱怒的,不是孩子有多疼,而是自己被矇在鼓裡的不知情。

當家長領著哭哭啼啼的孩子來管我們要說法時,我們已經失去先機,處於被動,本來沒多大事兒,最終卻讓彼此都惱火。

與其選擇以訛傳訛,放任孩子去添油加醋,不如孤注一擲,先下手為強,矛盾激化之前,給家長髮個私信,打個電話,讓其知情。

反客為主,開誠佈公地表明立場,我們出發點一致,不是敵人,而是盟友。

我為什麼嚴管孩子,是因為對他所有要求,有所期待!

有效溝通後,大多數家長會理解老師恨鐵不成鋼的心情。

03

當老師你就該戒掉情緒,捨不得自己的稜稜角角,在生活的百轉千回中,終將被傷害的體無完膚。

孩子是天生的演技派,誇張傷害、放大委屈,鼻涕一把淚一把地對著家長,家長第一反應就是心疼,進而失去理智,省略判斷。

可是,我見過一個特例,一個熊孩子被班主任拍了兩下,家長知道後第一時間趕來了學校,領著淚流滿面的孩子去了班主任辦公室。

在班主任準備接招時,熊孩子一反常態,聲淚俱下地給老師道歉,認認真真地做檢討,下了保證。

最後在班主任的目瞪口呆中,家長收尾,也往身上包攬責任,說自己平時自己工作忙,對孩子疏於管教,請老師原諒。

不得不說,這個家長真是情商高。

老師一面愧疚自己的不專業,一面又感激家長的理解。

這種微妙又複雜的情感,既給老師敲了警鐘,又給了老師足夠的臺階。

這場博弈中,每個人都是贏家,最有面子的是老師,利益最大化的是孩子。

老師對家長刮目相看,同樣,對孩子也格外的上心。

可是,不是所有家長都如此的理智,懂得剋制情緒。

剛下來教小學時,我們班一個男生可謂是“打遍全班無敵手”,每天總有幾個哭哭啼啼的孩子向我告狀。

和風細雨已經感動不了他,我一怒之下,將幾個孩子的家長都叫來,打算利用其他家長逼走這個孩子。

我承認,對著熊孩子的家長,我連看他們的眼神都充滿憤怒。

也許是怕我沒經驗,應付不來這陣仗,學校裡一個資深老教師,第一時間出面,沒讓我一個人處理。

聽我痛斥完孩子的罪行,這個家長立馬錶演了一場大戲,二話不說,上來就揮了孩子一巴掌。

其他幾位家長面面相覷,老教師擺擺手,示意我不要多說。

老教師再次客觀地陳述了事情經過,對家長們一視同仁,連語氣都沒有區別對待,在他的描述裡,可以說,完全不摻雜私人情緒。

我才幡然醒悟,為什麼這個熊孩子的家長,看我的眼神如此的有敵意。

我的情緒,早已讓我和其他家長站隊,成了另一隊的盟友。

如果今天處理事情的是我,一句氣急敗壞的“你平時在家怎麼教育的?自己家孩子什麼樣兒你不清楚麼!”,也許矛盾就會升級,引發一場大戰。

很多時候,和不同的家長交流,就是與不同精神層面的思想發生碰撞,產生的不一定是火花,有可能是火災。

理智是我們唯一的護身符,一定要拿好。

再生氣也別對著家長髮,做不了革命好戰友,也不需要給自己添個仇人。

理智對待問題,懂得剋制脾氣,慢半拍兒說話,留給彼此足夠的餘地,不費一兵一卒,實現利益最佳,才是真正的贏家。

04

可以說,史上把學生揍得理直氣壯的,當屬朱軾了。他是弘曆被封為太子後的老師,文華殿大學士。

一次,朱軾佈置的作業弘曆沒有完成,一怒之下用戒尺打了他三下手掌心。恰巧被路過的雍正看見,雍正心疼,公然護短,“他是皇子,身份貴重,你打他是皇子,不打他還是皇子!”

朱軾毫不示弱,不卑不亢地留下了九個字,“教為堯舜,不教為桀紂”。

雍正啞口無言,過了老半天,才對朱軾說,“弘曆如果再頑皮,你就打吧!”

後來,弘曆登基為帝,成為了乾隆皇帝,在朱軾去世前,乾隆親自去拜謝恩師。

有人說,朱軾勇氣可嘉,可我覺得,能讓一代帝王妥協,除了他過人的膽略,更重要的是淵博的學識。

我原來教高中時,辦公室有個女教師,完全沒有提升自我的意識,知識層面本身就不夠,卻沒有絲毫的責任心和上進心。

講題時,我們10個班同課異構,回辦公室一交流,大家基本都剛講完選擇題,而她能講到最後的實驗大題。

回顧知識點,引申拓展,變式訓練,該有的環節她都沒有,用她的話來說就是:我真是覺得沒啥講啊!

偶爾你經過她座位,她桌面上的題也經常沒做,真是憑藉一身傻氣去上課。

後來,大家一起討論高段位問題時,都會有意無意把她隔過去,而她偶爾發表點兒漏洞百出的觀點時,大家只會相視一笑,懶得糾正了。

一天,她沒收個學生的手機,在講臺上沒完沒了的絮叨,學生失控,衝到講臺上推了她一把,當著全班的面,說了句:教的不好還脾氣大!再管我試試!

悲哀的是,一群高中生,連個願意拉架的學生都沒有。

有句雞湯說:圈子不同,何必強融。可你從來不想想,哪個圈子是你能融進去的?

各行各業,以德服人固然重要,但是沒有過硬的專業能力,去靠品行站位,真的是件很滑稽的事。

在圈子內沒有存在感,站不住腳,領導和同事眼裡對你隱含否定,一手帶出來的學生總是不敢相信黑板,你去管,誰會聽?靠什麼服眾?

矛盾引發,自己的能力很可能就是導火索。

真要是揍了學生,家長多少都會去側面打聽老師的教學能力,你說,這樣的老師,家長願意尊重她麼?

講真,你現在偷的懶,都是給日後挖的坑,連自己專業那關都過不去,將來把你換到哪個班,矛盾都是一樣的有增無減。

你想吃這碗飯,就得有端起這個碗的能力。

一場場眼界、格局、學識的博弈中,贏得主導權,世界才願意和你平等對話。

今天,我把學生揍了,如果我負責任的態度,精深的專業知識,理智地看待問題,努力有效溝通,還是無法得到家長的理解,不能達成共鳴,那麼,我走。

不是因為我慫,而是因為我行。

寫在最後:

我們管,是因為孩子值得。

這句話樸實卻極具爆發力!在懲戒無法被準確定義的當下,好多老師寧願冒著踩坑的風險,也要不遺餘力地管教學生,是傻麼,不!是因為孩子值得!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