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軍事

2019年該轉業嗎?一名自主大校軍官送你4句忠告_大勢

  • 小白兔

  • 2019-01-13 13:13:38

新綠網:聞香知酒

2019年轉業工作已經全面鋪開,有的單位已經完成了人員初選。從各種渠道傳出來的訊息,是總體轉業名額較去年有所減少,在個別單位出現了“斷崖式”下跌;針對低階別和低年限人員的控制較去年有所加強,有的單位有的職級的指標甚至“剃了光頭”

所以很多人的內心是比較焦躁的,主要是擔心走不了。

與此同時,今年的轉業形勢又出現一些前所未有的背景,較之以往亦有很大不同。主要的是:

以上這些背景和變化,對於那些習慣憑藉傳統經驗做出取捨的人,無疑又增添了許多幹擾和煩惱。畢竟,越是未知的東西越容易令人產生恐懼。

但筆者認為,其實大可不必。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在這種歷史大潮面前,是既無議價權也無更多選擇權的,說無能為力有些消極,但樹立一顆平和淡定之心卻是很有必要的。面對小的趨勢,個人的努力掙扎或許有用,面對如此大潮,不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乘勢而下,隨波泛流……

你要戰勝的不是浪潮,而是不被落在多數人的身後

當然,這不等於漂哪算哪,聽天認命。在潮流面前我們無法決定繼續留在岸上,但至少可以選擇上哪條船走。在歷史轉折關頭,往往也給了許多人可以選擇上哪條船的機會,比如此刻正擺在大家面前的那些——是走還是留?

如果可以走,是選擇計劃安置還是自主擇業?要不要改文職?如果年齡和幹齡都達不到走的條件,是繼續苦熬下去還是咬牙孤注走復員那條路?

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別人的經驗放在自己身上未必管用,但總還是有一些方法和規律可循的。我不想就具體的政策進行評論和建議,也相信這個公號的讀者已經具有基本的思維和判斷力。作為一個差不多有30年職業生涯、從河東漂到河西的老“水手”,我給大家的建議是方法上的:

01

向前看,看大勢

羅振宇在其跨年演講中,講到了“小趨勢主義”,基點就是講我們都無法左右大勢,“以前,變化可能只是生活的一部分;現在,變化可能成了生活本身”。

如何看待和認清大勢,成為我們如何面對大勢的前提。不管你在什麼船上,只有知道水流的方向才會不那麼容易沉沒。

我們面臨的大勢之一是:改革大潮勢不可擋

我們都趕上了一個最有可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夢想的時代,遇到了一個極具抱負作為的領袖,所以軍改之堅決、之緊迫,以及變化之大,不可阻擋。當其成為一種意志和任務的時候,其變化力度和時間之快,恐怕都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具體到改革舉措,比如:

文職人員將成為軍隊力量的重要構成,其地位和待遇必將得到進一步提升以及穩固,社會成本的增加和維護成本的減少,亦使其較之以往內部改革更具穩定性和傾向性;

軍轉計劃安置已經走到了歷史拐點,不說它是盡頭,是因為不可能完全取消,但享受條件可能會有更高更嚴格的要求;

職業化建設的趨勢是把那些真正忠心於國防事業、擁有一定經驗和技能的熟練人員留下來,讓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地、心無旁騖地獻身軍隊,因而趨向於幹得越久就越穩定、待遇也越好……

我們面臨的大勢之二是:經濟發展“常態化”

社會經濟高速發展的時期已經成為歷史,現在都講“常態化”,實際上是說,社會經濟進入一個增速變慢、相對穩定和平緩的時期。

它帶來的影響可能就是,錢不再那麼好賺了,工作不再那麼好找了,求穩成為生活的必需和必要。

於是,能夠進入和保持在體制之內,就成為一個雖不算最好但一定不算最壞的選擇。

2018年社招文職的火爆,不要以為主要是因為情懷與吸引力,而是作為求職最迫切的人群,他們更敏銳而準確地知道風向和潮流在哪裡

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們多數人,都不過是必須順水而行的普通人。

02

回頭看,看歷史

聰明的人,喜歡向前看。

而穩重且大智慧的人,習慣回頭看。從歷史經驗之中總結規律,並反過來印證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往往更為靠譜。

這次漲工資之後,原本打算走人的許多改變了主意,再加之傳說中更大更誘人的“畫餅”,這讓他們傾向於繼續留下來。

我的看法,如果從事業理想、人生價值和職業規劃的角度,來判斷和抉擇是走是留,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也算明智的……但是僅僅把漲了工資作為決定的權重和砝碼,除了顯得初心並不純粹,也並不算多麼遠見卓識

我軍上一次大幅增長工資,是在2006年,差不多翻了一番,遠比後來的歷次幅度都大。那次之後,也有人說過“漲了工資誰還走”的話,但後來則證明那種喜悅和滿足只不過是曇花一現

軍人的待遇確實一直在提高,但是出於國情,它一定長期是在一個“適當”的位置,而不可能站在分配“倒金字塔”的塔尖上。有人也許想拿傳說中的“放風”檔案來反駁,說是在可以感知的未來軍人工資一定會漲到一個令社會“尊崇”的地位……尊崇確實應該有,但主要是針對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而言,至於待遇,“體面”才是它的定位。

而且縱觀歷史,軍人待遇遠高於社會平均的時候,不是剛剛打完仗,就是要準備打仗了。

也包括對於文職政策的認識,同樣可以回頭看。歷史上我們進行過文職改革,當時很多現役脫了軍裝變成了文職,但是沒幾年又改回來了。為什麼?因為現役群體的利益受損增加了阻力,且其執行機制被證明不符合實際需要。

但是社招職工和公勤人員的制度卻一直持續了下來,又為什麼?因為負擔小,不用考慮太多的後路問題,也比干部群體更方便管理。今天的文職改革似乎同樣面臨類似的問題。所以是不是大致可以推測,未來除去部分特別需要的崗位,可能會是以社招文職以及聘用合同製為主的趨勢呢?

03

橫向看,看身邊

實際上,“圍城效應”無所不在。很多人這山望著那山高,往往是因為“不識廬山真面目”。的確有許多人脫離體制之後混得很好,但也有更多曾經的戰友、同學消失在你的朋友圈裡。你看到和知道的,往往是好的比較多。

隨著從嚴治黨的進一步深入,地方權力部門的日子也不再那麼好過,“事少錢多離家近”只能是作為舊夢,而不可能在多數人的夢中重現。

雖然確實有一些戰友、同學混得風生水起,看起來不僅面子大而且路子寬,但也確實有的觸了黴頭、丟了公職甚至鋃鐺入獄,這兩天還爆出剛到地方任職一個月就落馬的。所以那些因為在部隊混不上去、想到地方重打一片江山的“官迷”和“財迷”們,還是要認清大勢,多打聽一些真實情況為好。

地方公務人員的辛苦程度,也較以往有所增加。很多人轉業之後,第一時間就被安排去基層扶貧,其艱苦和不能經常回家的程度,跟在部隊沒什麼分別。

另外一個需要引起注意的趨勢,是轉業士官的安置,已經出現“鼓勵到一線基層、邊遠艱苦地區工作”的政策,在地方機構改革、幹部計劃安置難度越來越大的背景下,會不會擴大到部分轉業軍官身上,都不好說。

至於那些自主擇業之後出去創業的,也少有特別成功的,很多是自己幹了一陣之後又去應聘,從事更擅長也更省心的工作。多賺了些錢的倒是很多,賠了一筆轉業費的也不是沒有。

當然,他們活得更自由,更自我,也更健康。這是令人羨慕的。

問題的關鍵在於,在選擇之前,你不僅要看到周圍的先行者們光鮮高麗的一面,也要多看他們不想被人知道的一面,並且在此基礎上,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需要什麼。

如果目的就是為了自由、為了實現人生價值和自身價值不貶值,並且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幾斤幾量,以及後果是什麼,那麼哪怕選擇復員也並非什麼錯誤的選擇。

前提是,你自己必須足夠清醒。

04

向內看,看自己

在我的軍旅生涯裡,有過三次重要的選擇。

第一次,是我從幹部部門的炙手可熱的位置上,選擇考入某校的中青年領導幹部研究生班。考上之後,也意味著與這個傳說中的神祕的權力部門說再見。

不過我很慶幸,因為那是在郭徐時代,如果繼續浸淫其中,也許現在混上了某個位置,也許已經犯了錯誤滾落塵埃。

第二次,是從政治機關科室領導的位置上,選擇去院校從事教學工作。那個時候,如果不跑不送基本很難提升,結局只能是轉業。我不怕轉業,只想如何延續自己的軍旅生涯,於是主動要求改行。

在這個時候,曾經的研究生學歷幫了這個忙,這再次證明瞭那個不變的道理:所有準備都不是白費的

改行之後,我陸續獲得了高階職稱,銜級遞升到大校,退休生活伸手可及。

第三次是在去年,因為寫文章令領導感到了不安,讓我做出放棄這種愛好還是放棄職業生涯的選擇。我選擇了自由。自由地呼吸,自由地說話,讓情懷多少可以不完全依附於飯碗。

我也擁有了自己的飯碗,除了自主擇業金,通過寫作變現的價值也在慢慢積累放大。

我的選擇原則很簡單:

知道自己能幹什麼,想幹什麼;不可能永遠都得到最好的,但只要每一小步都不是最差的,日積月累總是向好的;有時候,放棄一些東西,才能得到更多的東西

想借用一下羅振宇的跨年演講:“真實的世界裡,並不存在抽象的兩難選擇。每時每刻,我們做事的人面對的就是一張時間表,就是這張時間表上具體的時間安排而已”。

過去那種抓住某個大趨勢、隨大流的“躺贏”時代再也沒有了,不要再有一勞永逸的想法,而應該“隨時在準備,把自己感知能力磨得銳利無比”“凡我趕不上的,我就做好準備,到未來等它”

最後,祝今年面臨走留的戰友,一切順意!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