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廉潔、白一驄、侯小強縱論影視行業如何過冬_內容

  • 小白兔

  • 2019-01-13 12:44:40

過去的2018年,“寒顫”氛圍漫延:流量失靈,政策收緊,資金撤退,專案停擺……

“寒冬”裡,行業思考不斷:影視行業該如何過冬?困境中是否也孕育著機會?嚴冬到暖春之路還有多遠?

1月10日,由毒藥、麻辣魚領銜主辦的第二屆金鮫獎圓滿落幕。在以“逆風起舞2018”為主題的大咖說環節,“網劇一哥”白一驄、“泛娛樂之王”廉潔、新生代製片人喬柏華,以及“中國IP第一人”侯小強,作為網生內容領域的佼佼者,現場分享了他們在2018年經歷的故事,並發表了在各自內容領域的真知灼見。

幾位大咖的發言警醒而實在,或深刻剖析,或直切痛點,成功點燃了冬天裡的一把火。

廉潔:好內容是“道&術”結合

2018年,對於完美世界影視而言,驚喜頻出。《香蜜》、《娘道》、《靈魂擺渡·黃泉》等,既有受眾的特定性,也有分眾分層的概念。

完美世界影視董事長&CEO廉潔在金鮫獎現場,從內容、渠道、受眾層面解析了完美的影視爆款之路。他發表感悟說,只有在自身非常精準的圈層裡引起關注和發酵,通過破壁、穿層達到全部圈層的討論,這樣的作品和內容才有可能成為爆款。

廉潔介紹,今年引起大範圍熱議的《娘道》目標觀眾是中老年銀髮市場,開播之後話題性和資料指標異常亮眼,也使更多傳統觀眾迴歸到電視劇中去,而因為中老年市場的追捧,從而出現陪父母看《娘道》,陪外公外婆看《娘道》的現象集中湧現,從而達到了破壁和燃爆的效果。

▲廉潔 完美世界影視董事長&CEO

《香蜜沉沉燼如霜》在2018年夏天,引來無數女孩瘋狂追捧。但廉潔並不認為《香蜜》是外界評價的“黑馬”,而是實打實的“白馬”,前期經過兩三年故事架構、服化道乃至世界觀的潛心開發,成為“網路IP經新媒體平臺從年輕女性向達到全民社會共熱的話題劇。”

另外,完美出品的原創IP《靈魂擺渡》源於在網路上口碑流量的成功,做了衍生網路電影《靈魂擺渡·黃泉》,同樣成為現象級作品。廉潔說,《靈魂擺渡》系列原創了偏網路屬性的IP,經過網劇內容又破壁轉到網路電影,而未來還有很大潛力,甚至可以轉回來做成網路小說和電影、電視劇。

基於這些專案,廉潔總結,好的內容其實是“道&術”的結合,首先好的故事文字就是“道”,而渠道、不同受眾階層的“術”是千變萬化的,未來還會出現很多不知道的形式,綜合道與術,最後做到內容為王。

白一驄:冷也別縮著,逆境使人成長

“我們經歷了上半年的飛揚、下半年的逆風,2018年總體沒覺得誰真正實現了逆風飛揚。”白一驄介紹,大環境下,目前平臺的價格系統和整體市場,彷彿回到了三四年前,過去兩年裡“平臺就是我們的秋褲,非常溫暖,到今年市場把秋褲脫下來,非常寒冷”。

“我媽說你冷也別縮著,縮不能讓你變得暖和,還不如站起來在視覺上看起來不怕冷,我們要表現出不怕冷,好好面對這樣的市場。”白一驄玩笑之中透著實在。

▲白一驄 靈河文化傳媒創始人&CEO

重回網劇市場發端,在白一驄看來,一點都不可怕,因為一樣會推出好的內容。而今年整個行情變化,就是因為前兩年日子太好,賣東西太輕鬆,現在大家的心態才會覺得末日一樣。

“逆境使人成長。”他期待在2020年之後的幾年裡,當行業變得沒那麼容易賺錢的時候,能有更好的作品。因為,“以純粹牟利行為來這個行業賺錢的人會慢慢變少,最後留下來都是真正懂內容和懂得製作內容的人”。

▲白一驄擔任製片人的高分精品劇《S.C.I.謎案集》

他還舉例說,創作者需要集中精力表達,但過去資本太快催促著往前走,所以一個非常有能力的導演可能不如一個到處混的導演得到的資源多,當行業到處充斥著這樣的亂象,大家就沒法真正迴歸到創作上。而現如今,平臺對片子的要求越來越高,銷售端越來越難,所以創作端的內審和流程制度就會要求越來越緊,團隊也變得越來越精細化。

編劇出身,後來做了導演、製片人,白一驄也在不斷自我反省,“當我很窮的時候有很多時間、精力安心去做內容,而當不那麼窮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好的心思在內容上聚焦生產了。”他聯想到當初入學老師的教導,影視其實不是最賺錢的,只是喜歡才會去做,扛過寒冬,“逆風起舞”,正是緣於對這個行業的熱愛。

侯小強:做IP眼睛裡要有光

專注IP多年,有“中國IP第一人”之稱的火星小說創始人侯小強,在第二屆金鮫獎發表了《我們研究了最近三年來最爆款的四十個網劇發現了以下規律》的主題演講,揭示出具有極強現實意義的最新IP觀察。

“2018年大家說寒冬來了,IP又不行了,但我覺得也沒有什麼變化。”侯小強表示,這十年間,自己對好IP的標準是沒有變化的,“一個IP能不能讓你的眼睛裡面有光,讓你有沒有興趣去跟別人談一下午,這是我確定一個小說是不是一個好的IP的標準”。

“很多人選IP的時候,就只用一個名字,這種一般是長不了。”他同時強調,“一方面要選讓我眼睛有光的專案,另一方面也要選眼睛裡有光的合作者”,比如像樑振華、楊文軍、白一驄等等,“我們在去年和中國排名前二十位的製作公司都是以專案合作”。而這,均是源於如下獨到的標準:

▲侯小強 火星小說創始人

第一,不是所有的小說都叫IP,有勢能的小說才叫IP。包括題材、情緒、審美、故事模型等方面的優勢,也必須得有一定的使用者基礎。

第二,男性專案容易成就口碑,女性向容易成就爆款。侯小強表示,一個新的內容時代正在崛起,新時代,新的內容不是+女性,而是女性+。女性向正在從小女主到大女主再到雙男主的更新迭代,雙男主也有更多可能性。

第三,好的IP是高分作品。侯小強介紹,團隊在選擇IP時喜歡選8分、9分,小眾審美小眾評分比較高的作品。小眾高分作品更容易出爆款。如何理解高分作品?“就像滾雪球,殼要比較紮實。”

第四,IP的本質是形象,形象要有辨識度。所有故事都是為了強化形象,因為形象實際上是觀眾審美或情緒的投射。他說,他喜歡有辨識度的辣目洋子,在朋友圈看了一張照片,看了一眼就能記住。他還以《西遊記》舉例,唐僧、沙僧、豬八戒等形象都有辨識度,故事展開也都是圍繞形象來的,所以在他看來,故事不重要的,所有故事都是為了強化形象。

▲諸神聯盟影業參與投資的首部電影《少年的你》入圍柏林電影節新生代單元

第五,團隊喜歡的故事流暢度要比較高,經典的敘事模型讀起來就是很流暢的。畢竟,大家追劇看電影都是為了娛樂。

第六,有難度,有開發風險的才是好IP,也是團隊比較喜歡的,沒有難度的專案不做,沒有轉化風險的IP不是好IP。他將這種風險借用理財模型來解釋,一種是儲蓄型的零風險,一種是零風險高收益,比如買彩票,還有一種就是高風險高收益。“你在門口看到的風景和爬上去的山河的景象是不一樣的,有一定難度的作品是我比較喜歡的。”

第七,選IP其實是在選趨勢,要選未來兩年之後新的專案在題材上、情緒審美上的趨勢。比如AI、VR,侯小強現在握在手裡的幾個專案《圖靈密碼》、《死亡萬花筒》,講的就是AI,或者通過AI架構的故事,《奪夢》也是一個符合趨勢的專案。

第八,經驗非常重要,但市場也非常重要,而且新的市場已經出現了,做IP本質上來講,就是在做新瓶裝舊酒。侯小強說,今天的故事和十年前、二十年前的故事是不一樣的,形勢確實發生了變化,大家要適應市場的每一步。

喬柏華:影視作品不能僅僅讓小部分受眾自嗨

2018年,在諸多男頻向IP頻頻撲街的大盤表現下,東侖傳媒出品的《夜天子》憑藉別具一格的喜劇風格,輕鬆新穎的獨特畫風,引人入勝的豪爽熱血,破除“魔咒”,叫響口碑,成為男頻向劇集中的高分優品。

在80後新生代製片人、東侖傳媒董事長喬柏華看來,男頻撲街就是拍得不好看,所以沒有人看,是否撲街其實跟男頻、女頻關係不大。他說,影視不是工業流水線一直不停生產的製造業,作為影視生力軍,年輕創作者在專案中如何自我迭代與升級很重要。

▲喬柏華 東侖傳媒董事長

他分析瞭如今市場上的兩種創作者,一種是特別懂市場,特別接地氣,真的知道中國龐大的觀眾群喜歡看什麼,從而投喂對口的東西給觀眾,從這一點來看他們是非常合格的產品經理,但是他們做不好產品。“過度強調觀眾從而產生爛劇本,無趣的人物,誇張尷尬的表演和不堪入目的細節,這就是今年市場很多爛劇誕生的原因。”

還有另一種創作者,他們稍微有點自認為自己的追求,嚴格要求劇本、表演和拍攝,甚至在劇中還帶有一定哲學性的思考,這樣優秀的產品經理又存在一個問題,自認為自己就是主流,不屑於研究市場,最終拍出一個不錯的戲,但市場的反應卻冷淡平平。

喬柏華說,他每天都在接觸這兩種創作者,也在想著該如何升級和改變。而對於前者來說沒有什麼捷徑,認知提升是非常漫長的過程,就像自認為是90分的劇本在別人那裡不及格,是因為看的好書和經典太少,“這樣的創作者目前還能有口飯是因為他們的審美還符合一大堆觀眾的審美,這樣的創作者一定會先被這個行業所淘汰。”

而他個人非常願意和後一種創作者合作,也在自我反思,影視行業不全是一個小眾藝術,也不是某個人的個人成就,還是要尊重市場。“一個好的產品應該讓更多人接受,而不是一小部分人在自嗨,我們應該跟平臺做一些溝通,還要看一看資料研究市場,看看什麼樣的東西是更有寬度和廣度的。”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