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社會

張扣扣案律師的辯護詞:只是“為生命辯護”而已嗎?

  • 小白兔

  • 2019-01-13 12:17:14

作者:虎,葫蘆島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官。

繼“為生命辯護”的辯護詞《一沙一葉一世界》刷爆朋友圈後,張扣扣案的辯護律師鄧學平又發表了《為生命辯護 需要怎樣的辯護詞》的文章,為自己的行為和文章進行解說,也進一步為張扣扣進行辯護。

兩篇文章的標題都頗有格局,充滿情懷;行文非常流暢,一氣呵成;前者引經據典,後者娓娓道來,足顯鄧律師的文史法底蘊和文字功底。偏得“為母復仇”題材加持,兩篇文章持續引爆網路也就不足為奇了。

首先應該為鄧律師的春秋妙筆手工點贊。

欽佩之餘,筆者在百度中檢索了一下鄧學平律師的簡歷,才發現自己孤陋寡聞。原來鄧律師是某知名律所上海分所的副主任,曾擔任過人民大學雷洋非正常死亡案、湯蘭蘭申訴案等非常具有爭議和社會影響力的著名案件的代理人。即便不是業界翹楚,也是妥妥的大咖,如今又逢張扣扣案,幾乎晉升為網紅:百度百科有簡介,輸入法帶聯想,寫文章150萬加。

如此大狀律師為何要代理張扣扣案?

鄧律師自己做了明確的回答:“目的不為別的,就為了捍衛辯護權本身”。這個回答乾脆利落,擲地有聲,又極具感情,至少在三個方面令人稱讚:符合律師職業規範,符合委託人利益,符合公知大V網紅的“人設”,可謂絕佳答案。

然而,果真如此嗎?

律師可以兼具家國情懷和使命擔當,可以道德高尚乃至脫離低階趣味,但他的基本身份還是律師;辯護可以成為濟世扶弱捍衛真理的事業,但他首先應該是一個職業。簡單點說就是飯碗。

既然是一個飯碗,就沒有那麼高大上了,也就不只是為了“捍衛辯護權本身”那麼簡單了。畢竟職業不是童話世界,生活也不只詩和遠方,還要吃飯和生存。

鄧律師代理張扣扣案,不是為了利。

張扣扣這樣的社會底層,湊齊四萬塊賠償金已殊為不易,不可能滿足代理費動輒百萬計的大律師的胃口。縱觀鄧律師代理的其他著名案件,委託人非貧即弱,實難有利可謀。即便有些小利蠅頭,也定不符合上海灘名律的地位和身價。如果鄧律師再爆料辦理這些社會熱點案件時除了搭工費力還倒貼錢的時候,我一定相信這是真的。對了,這裡的利說的是短期的直接利益。是不是有潛在的和長期的利益追求,出入魔都高檔寫字間的鄧律師應該比誰都清楚,比誰都在乎。

鄧律師代理張扣扣案,並不主要是為了救張扣扣一命。辯護律師當然“不是去為張扣扣送行的”,但顯然使命也並非那麼簡單。作為資深司法實踐者的鄧律師已經明確的認知到了“故意殺死三人還接著放火燒車,稍微瞭解司法實踐的人,都知道僅有自首情節根本無法免死”,甚至張扣扣自己在“做出這個選擇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結果了”,在這種情況下,採取“不循常規”之辯,是否是當事人利益為最大考量值得懷疑。實際上,眾多的法官和檢察官對他的辯護並不認可,甚至反感,比如有法官撰文《作為刑事法官,我希望聽到怎樣的辯護詞》,張律師對這種批評還表示認可。可以想見這樣的辯護效果如何。法庭不是實驗室,辯護也不是遊戲,生命更不應成為賭局的籌碼。細細品味那“為生命辯護”的雄文,是說給法官和檢察官聽的嗎?是說給被告人和被害人聽的嗎?似乎都是又都不是。那濃濃網路文風,似乎透露了鄧律師的主訴求。這樣的辯護詞真的是為了張扣扣一命嗎?想必鄧律師和“稍微瞭解司法實踐的人”心中應該有自己的答案吧。

鄧律師代理張扣扣案,真實的目的是逐名。如果他否認是為了出名,那他真的失算了,因為他已經一戰成名。其引經據典行文流暢的文字功底,設定議題引導輿論的話語能力,不為名利悲天憫人的高大人設,已經使其獲得了極其廣泛的辨識度和人氣。雖然其專業認可度與主體的法律實踐認知程度成反比,但作為一名律師其潛在客戶量恰恰需要與客戶的法律認知程度成反比。這才是最令人信服也最合清理的答案。代理過那麼多知名案件的鄧律師不知道對自己的爆紅是措手不及還是運籌帷幄呢?

鄧律師說 “喜歡誅心的人自己往往才是最陰暗的,也往往是最喜歡譁眾取寵的。”我並不認同這種殺氣騰騰的句式,我更喜歡用常識常理常情來看待問題。在陽光普照之下,誰敢誅心?何至誅心?但誠實一點,規矩一點還是要的。為生命辯護也好,為自己辯護也罷,只管大聲說出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為名也好,為利也罷,只要符合法律,對得起良心,都無可厚非。只是任何人都沒必要將自己過度包裝,捧上神壇。

律師不是牧師,他只需為被告辯護,而不必擺渡靈魂。

本文為一點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