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東林六君子”如何慘死於被稱為人間地獄的錦衣衛詔獄_魏忠賢

  • 小白兔

  • 2019-01-13 08:56:28

【本文部分內容較為血腥,易引起不適,請謹慎閱讀】

陰暗潮溼的詔獄走廊裡,一個敝衣草履的灑掃者揹著筐,拎著掃帚,一邊心不在焉地掃地,一邊小心而急切地張望。隨著步子不斷向前,他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近。終於,他看到了那個讓他牽掛許久的人,然而幾日不見,那個人竟已面目全非。

他只看見一個倚著牆、席地而坐的人,一個幾乎已經沒有人形的人。那個人的面目已經被炮烙得焦爛不可辨識,左腿的膝蓋以下,筋骨盡脫。

他整個人控制不住地戰慄,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內心無法抑制的痛苦。獄門被開啟的一瞬間,他幾乎是爬到了那人的面前,顫抖著手抱住了那潰爛的膝蓋,眼淚潸然而下,流了滿臉。他想放聲大哭,但僅剩的一絲理智告訴他,這裡危機四伏,不是一個疏洩情緒的好地方。於是,他嗚咽著,竭力把情緒和聲音控制在很小的範圍內。

即便如此,那個倚靠在牆角的人還是聽出了他的聲音:“憲之?”

聽到這熟悉而又疲憊的嘶啞聲喚著自己的字,他嗚咽的聲音更大了。

突然,他感到對方身體一顫,本能地抬頭看去,不由得驚呼:“老師!”

對方的眼睛被血肉糊住很難睜開,但仍奮臂扒開眼皮,露出如炬的目光看著他,居然充滿了憤怒。

他剛要說話,卻被大聲呵斥:“混賬東西!這是什麼地方?你居然跑來!國家大事糜爛到了這種地步,老夫這樣也就罷了,你竟以身犯險,不去擔起國家大義!天下大事和黎民百姓要靠誰幫扶?還不快滾!別給奸佞陷害你的機會!你再不滾,我先殺了你!”話沒說完,傷痕累累的手已在地上摸索刑械,眼看就要往他身上招呼。

他素來知道老師的脾氣,也知道不該再違逆他的良苦用心,於是拼命忍住想哭的慾望,狠狠心扭頭而去。

在這個故事的結尾,他的老師慘死獄中,而他則在接下來的亡國之亂中,為了死守揚州,阻擋清軍鐵騎南下,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說到這裡,有心人便會知道故事裡的學生和老師分別是誰了。

喬裝探監的人是抗清名將史可法,而在獄中被折磨得慘絕人寰的,正是史可法的老師——東林六君子之一的左光斗。

故事出自方苞的《左忠毅公逸事》,至於故事的發生地,毫無疑問,乃是被稱為人間地獄的錦衣衛詔獄。

自錦衣衛有法外審訊、羈押犯罪嫌疑人的許可權之後,便不必再刻意將這些人移交三法司處置,於是詔獄也就沒空閒過。晚明時期,宦官集團掌權,國事糜爛,詔獄更是從一開始只關押有品階的大臣,變成了什麼人都可以關押的地方。左光斗既不是其中被整得最慘的,也絕非最後一個。

遠的不說,單說與左光斗同時下獄的楊漣,也是因為彈劾司禮監太監魏忠賢而被其黨羽羅織罪名、栽贓陷害的。同屬東林黨的楊漣,與左光斗既是同僚,亦是同道。當時掌管北鎮撫司的錦衣衛指揮使許顯純乃是魏忠賢的親信,魏忠賢欲置楊漣、左光斗於死地,他自然要幫著插刀。他們先借“汪文言之獄”為引子,意圖通過嚴刑逼供,脅迫汪文言誣陷楊漣等人受賄。汪文言表現得相當有骨氣,寧死不屈。許顯純無奈,只好自己捏造供狀,誣陷楊漣和左光斗曾經收受遼東經略熊廷弼賄賂的兩萬兩白銀。有了所謂的“罪狀”,魏忠賢立即假司禮監掌印之權,冠冕堂皇地指示錦衣衛前去逮捕楊漣和左光斗,將二人關進了詔獄。

左光斗在詔獄中遭遇到了怎樣的迫害與折磨,前文通過方苞的描述(其實是史可法的回憶),我們一目瞭然。而作為魏忠賢的眼中釘、肉中刺,楊漣的遭遇只會比左光斗更慘。

楊漣於天啟五年(1625年)六月被捕入獄,六月二十八日遭受了近乎凌虐的審訊。許顯純將錦衣衛詔獄中大多數的酷刑都在楊漣身上用了一遍,以致楊漣被折磨得體無完膚、奄奄一息。再次提審時,楊漣已無法正常地坐和站立了。即便如此,許顯純依然毫無人性地讓人給楊漣戴上桎梏,把他拖到大堂上,命其躺在地上受審。

面對這樣明顯帶有報復性質的虐待,楊漣依舊不屈不撓,在獄中寫下《絕筆》,繼續陳述“移宮案”的真相,痛斥魏忠賢為首的閹黨禍亂朝綱。訊息傳到魏忠賢耳中,魏忠賢怒不可遏,傳令許顯純立即殺掉楊漣,永絕後患。

接到魏忠賢的指令,許顯純忙活開了。他於七月庚申(十四日)的深夜,要求錦衣衛人員在獄中設法祕密處死楊漣。

也許是老天爺都不忍再看楊漣飽受折磨,終於讓他解脫了。那一年,他五十四歲。他死去的第二天,左光斗也被折磨而亡,享年五十一歲。

與他們二人一併論罪下獄的,還有魏大中、顧大章、袁化中、周朝瑞,史稱“東林六君子”。六人無一例外,全部死於詔獄,唯一的區別是:楊漣、左光斗等五人死於酷刑折磨,而顧大章在經歷了酷刑之後,選擇了自縊身亡。

到底這些酷刑可怕到了怎樣的地步呢?

正常情況下,詔獄最基礎的刑罰也就是杖刑、夾棍什麼的,跟刑部這樣的法定官署差別並不大。但這只是正常情況下,對於詔獄這樣地方來說,更多的時候是非正常化的。

詔獄,古已有之,非明朝獨創。不過,明朝的詔獄長期凌駕於法律之上,逸出刑法系統,充斥著不成文的潛規則,這卻是與其他朝代有別的。明人提到詔獄無不色變,就算是刑部大牢,比起詔獄的暗無天日也溫暖得像是天堂。

明錦衣衛飛魚服

那麼,詔獄非正常的狀態下,都用什麼刑罰來審訊犯人呢?

首先來說一說“站重枷”。枷是古代非常普及的刑具之一,相信看過京劇《玉堂春》的人,對於“蘇三起解”中關押蘇三的道具應該不會陌生。蘇三脖子上套著的連線著手腕的東西,就是“枷”。只不過,戲曲舞臺上,為了人物造型好看,故意把枷做得比較美觀。現實生活中,枷是實木製成的,外形很粗獷,分量也不輕,全部壓在犯人的頸椎上,時間久了,再強壯的人也吃不消,更何況是加重的枷;而且受刑時,還要求犯人必須長時間站立,不許坐下和躺下。所謂“重枷”,通常指重量超過正常人體重的枷,因此百十來斤肯定是有的。然而,這在詔獄的惡魔們看來是不過癮的,他們最重曾把枷做到了三百斤。試想一下,一百多斤的正常人,脖子上戴著三百斤的重枷,不許靠、不許坐、不許躺,在露天日晒雨淋,時長兩個月。結局只有兩個:你受不了了招供(招供完也不一定讓你活),或是你受不了死了。

站重枷這種懲罰,最差好歹還能混個全屍,我們再來看看“刷洗”。

聽名字你是否以為要給你洗澡搓背?

還真有點像!只是工具不是毛巾,而是釘滿鐵釘的鐵刷子!放心,不會幹刷你的,因為那樣比較費力氣,通常都是先用開水把人扒光衣服燙一遍。燙完摁在鐵床上,趁著你被燙得紅彤彤的時候,拿鐵刷子狠狠地刷。盡情地慘叫吧,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自己白慘慘的骨架被刷出來,變成完美的骨骼標本。當然,那個時候,希望你最好已經死了。

想不想給自己挑個體麵點的死法?那你覺得吃毒藥怎麼樣?

北鎮撫司的詔獄裡可不流行主動吃毒藥,都是有專人灌你。

咬咬牙,任人灌吧,不掙紮了,這樣會死得快點。

事實上,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因為你很快會發現,他們給你灌完了毒藥之後,歇會兒會給你灌解藥,灌完解藥,再灌你新的毒藥,來來回回,直到你被毒死為止。毒藥靈不靈另說,關鍵是讓你一直處於“弄死你,救活你,再繼續弄死你……”的迴圈中,單是不斷擴大心理陰影面積就夠你受的了。畢竟,那種傳奇小說裡可以秒殺一切毒藥的火寒毒,不是誰都能中的。

吃個毒藥都讓人不得安生,詔獄的錦衣衛們,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類似的酷刑還有很多,形式各種各樣,千變萬化。其中最有名也最讓人毛骨悚然的,莫過於“錦衣衛十八大酷刑”,包括剝皮、鏟頭會、鉤腸等,每個都讓人不寒而慄。

本文摘自《皇帝身邊人系列001:錦衣衛》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