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觀察|追逐財富自由,我被股市收割的25年_名交易員

  • 小白兔

  • 2019-01-13 08:25:48

骨灰級韭菜的自我修養。

本文授權轉載自微信公眾號:

真實故事計劃(ID:zhenshigushi1)

時間:1994-2018年

地點:武漢

90年代,我的股市百萬夢

我在股市的起起落落,要從炒股賺到的第一桶金說起。

1994年,市場經濟的浪潮席捲全國。在這一年,我考取了證券從業資格,進入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為了一名交易員。

在上交所裡,所有交易員都身著紅色背心,簡稱“紅馬甲”。馬甲背面印有工作編號,面前配備一臺有相同編號的小型計算機,頭上還彆著話務耳機。

一到交易時段,證券大廳就變得十分忙碌,特別是早上剛開市的時候,我常常同時接到三、四個交易指令,一邊接聽一邊輸入。

那個年代網際網路還不發達,電話委託是主要的交易方式,需要由客戶提供股票程式碼和交易數量,由交易員手動輸入計算機,才能進行交易。因此交易員很容易知曉市場情況,只要接到鉅額買入的交易單,再私下跟進就能賺錢。

為了打擊這種投機行為,上交所明確規定,禁止交易員用自有資金賬戶買賣股票,每隔幾個月就會清查,一旦發現有人違規,立刻取消交易員資格。

1996年以前,股票漲跌幅度還沒有限制在10%以內,股票價格一天內能夠幾十倍的上漲,而依靠內幕訊息在股市裡賺錢太容易,很多交易員鋌而走險,用爸媽或伴侶的名義開戶,我也偷偷摸摸成為其中一員。

週一上午,上交所突然召開大會。參加之前,我聽周圍幾個同事議論,說是要處理幾個違規的交易員。我在一旁嚇出冷汗,慌忙檢視用當時女友的名義開設的資金賬戶,裡面還沒來得及買入股票。

我躲在烏壓壓的人群后面,走進會議室,一刻也不敢直視主任的眼睛。我咬咬牙,心裡想:“要是被發現了,就抵死說不認識戶主。”

直到發現處置名單裡沒有我的名字,我才鬆了一口氣。經過這次審查,交易所里人人自危。我不再和同事討論股票行情,自己悶聲發財。

那時我的收入十分可觀,除去交易所每個月2000多元的固定工資,還有營業部的補貼,和在股票市場裡開戶交易的差價,我一個月能進賬四、五千元。

每天3點半收市以後,我就和同事在館子喝酒,經過董家渡路時,還請師傅給我定製了一套西裝。

90年代,是中國股市野蠻生長的年代。一窮二白的我赤手空拳在股市裡掘金,做著百萬富翁的美夢。當交易賬戶第一次突破六位數字,我興沖沖地給母親買了一對金耳環。

賺到第一個十萬時,上海好地段的房價5000塊一平米,第一次聽同事說起時,我很驚訝:“5000塊一平米,會有人買嗎?”

2005年,我靠玄學保“牛”市

跨過千禧年,網際網路開始普及,交易所裡的電話交易員漸漸消失,我也從上海調回了武漢,成了一名普通的證券分析師。

自此我的收入銳減,大多依靠股票投資的收入支撐家庭。但因為離開上海,我難以感知政策變動和市場走向,對股市的判斷能力開始變低。

這種輝煌過後的失落與不滿足,導致我渴望在股市裡翻盤。於是,我瞞著家裡人在外面借了100萬炒股。

2004年,是我四十多歲的人生裡最慌亂的一年。小兒子出生後,生活的負擔更加重了。我對奶瓶、尿布的瑣碎感到厭煩,只期待早上九點半開市。

這一年股市反覆無常,我的身心也和市場一樣,在1300點附近的狹窄空間裡痛苦掙扎。“為什麼上漲和下跌同樣如此困難?”這樣的問題反覆拷問著我,是割肉離場,還是忍痛等待,我進退兩難。

這種無能為力逐漸演變成對上漲符號的迷信,比如紅色,在股市裡代表上漲;比如公牛,寓意股市能永保“牛”市。

一次下班途中的公交車上,我看中一個老頭懷抱著公牛形狀的木根雕。牛頭低垂,雙角突出,隆起的牛脊線令整個根雕有一種氣勢洶洶的架勢。

老頭拒絕了我購買的要求,直到我開價到五位數,他才極不情願地把公牛木雕轉讓給我。回家後,我把它擺在家裡最顯眼的地方,每天細心地擦拭。我像莫迪卡偷偷把銅牛運到華爾街紐約證券交易所門前的心情一樣,期待明天的股市會有奇蹟發生。

屋漏偏逢連夜雨,2004年底,我工作的單位——南方證券公司,因為鉅額虧損,被中國證監會和深圳市政府行政接管,各地的營業部緊接著關停。

我失業了,但我沒有告訴在家裡全職帶孩子的妻子,“假裝上班”成了我的新職業。我每天早上按時出門,實際上隨便找個網咖坐下來盯盤,晚上再像沒事人兒一樣回去。

但令我不安的是,失業前,我是以南方證券營業部員工的身份在外借款,這些錢全部投入了股票裡,而且處於虧損狀態。我擔心債主上門,因此很長時間裡,我都處於還不上錢的慌亂和暴躁之中。

2005年的春節,我在家照例擦拭著鬥志昂揚的公牛木雕,突然發現牛背上多了三條刀痕。我猛然想起,大女兒曾在茶几上用刀敲打桌面,那天我狠狠地訓斥了她一頓。

2008,在暴漲與暴跌之間

2005年到2007年,是中國股票最瘋狂的三年,上證指數每個都在重新整理。無論績優股,還是藍籌股,哪怕是業績乏善可陳的垃圾股,都上演了一飛沖天的奇蹟,激發了整個社會對財富的渴望與熱情。

無論是懂股票的,還是不懂股票的人,都紛紛拿出家裡的存款投向股市。就連我常路過的早餐店的老闆,也常常一邊飛快地燙著面,一邊側身收看店裡電視上的股評節目。

一次我坐計程車回家,正在車上睡囫圇覺,司機一句抱怨把我驚醒:“咋別人買的股票都漲,就我的不漲,今天他媽的還跌了啊。”

我小聲嘀咕:“低位放量下跌,是重倉買入的時機啊。”司機大哥一聽,漸漸放慢了車速,突然用不標準的普通話問我:“夥計專業搞股票的吧,最近行情,您怎麼看?”

我心裡得意洋洋,大方地和他分享了一些看法。到達目的地,司機大哥還意猶未盡,耽誤我好久才下車。作為補償,司機大爽快地免了我的車費,又搖下車窗,高興地和我揮手,嘴裡說著:“好走啊,好走!”

趁著形勢大好,我賬面上的餘額終於超過了100萬。平倉之後,我徹底還清了之前的債務。

幾個月後,上證50指數衝頂達到了6100點的最高點,我賣出的“大連特鋼”接連漲停,最後翻了10倍。身邊許多朋友因這一波牛市,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每每看到朋友們出海旅遊、別墅裝修的照片,我就有些心酸。

2008年1月,強勁的冷空氣從西伯利亞長驅直入,許多年不見雪的武漢,都連下幾場大雪。這股寒意也吹向了股市。春節後,股市綠汪汪的一片。

即便3月北京“兩會”召開,也沒能阻止股市一路下跌至3000點。已經休息近半年的我,感覺機會來了。想到8月奧運,應該能有一波反彈,於是我果斷“抄底”,在股價較低的時刻大量買入股票。

但奧運聖火也沒能點燃中國股市。“綠色奧運”真正在股市出現的時候,我才傻了眼。而後美國次貸危機爆發,在這場全球性金融危機面前,中國股市毫無還手之力,全面崩盤。

9月、10月、11月,金融新聞裡,主持人和專家每天都談論著同樣的話題——救市。幾個月前還在高歌“萬點論”的專家,與現在批評政府調息政策的竟是同一個人。

2008年末,四萬億政府救市金橫空出世。但它來的太晚,我周圍已經有人傾家蕩產,上了天台。但我身邊有一個人很高興,就是家裡種地的父親。他整天樂呵,一塊五一把的青菜,可以賣到三塊錢了。

2016,蒸發掉的100萬

我遇見秦老闆時,他還在做實業,手裡有幾個服裝廠和品牌代理,有幾千萬的身家。2008年金融危機後,製造業進入了寒冬,秦老闆逐漸把重心轉移到股票投資上來。

秦老闆經常向我諮詢股票問題。股市裡來錢快,幾年後,他把手上的實業轉讓掉,在漢街國際總部開了一家小額貸款公司,自己也專職炒股。我受邀打理他在股市裡近8000萬的資金賬戶。

失業10年後,我又開始上班族的生活。

公司的幾個合夥人,分別是秦老闆的親戚和生意場上的兄弟,彼此熟識,公司裡的氛圍也很隨意。平時沒事的時候,秦老闆經常約我一起打麻將。這些老闆一場牌局出手就是幾萬的輸贏,不是我這個普通人能夠消費的娛樂活動。

我不熱衷這些牌局,但老婆總是明裡暗裡鼓勵我多和秦老闆接觸。從前在外面和幾個發小喝酒打牌,她到點就會打電話催我快些回家,但是只要是秦老闆的局,她不多過問,甚至表現得比我更為積極,她叮囑我說:“別人能吃上肉,你就能喝上湯。”

和秦老闆共事一年後,我的心態也開始發生變化:從前我自己炒股小賺不虧就滿足了,現在要穿好、住好,要有尊嚴、有自由地生活。

2016年,我藉著“環保節能”的熱度,買入風電板塊股票,一度進賬200萬。那幾個星期裡,我和老婆總是躺在床上偷著樂,討論著這筆錢如何使用,從付商品房首付,到送孩子出國讀書等等。

但每到最後關燈睡覺,老婆睡得香甜,我卻睡不安穩。心裡琢磨著,我明天該賣嗎,什麼價格賣,賣多少。要不別賣了,說不定又要漲,再多漲一點,好湊夠300萬換新房。

第二天早上,我4點醒來,把老婆搖醒和她商量賣出時間。她睡眼朦朧地說了一句:“人生難得幾回搏。”

老股民有經驗與直覺,但也克服不了人性的弱點。很快,新能源的風潮過了。直到200萬跌成了100萬,我和老婆才忍痛收手。

2018,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下

2017年市場行情不好,但我選的幾個股票還能時常漲停。正當事業有了點起色後,我的母親突然病倒了。

接到病危通知,我把全部責任都推給了父親,埋怨他只知道在田裡種菜,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拖垮了母親的身體。我狠狠地說:“我媽要是去了,最後悔的應該是你。”

話說出口,我十分後悔。父親如此節儉,除了他自幼貧苦,也是擔心我和妻子既要贍養四個老人,還有膝下兩個孩子,負擔太重。

母親在醫院重症監護室躺了46天。有兩個姐姐輪流照顧,但我也無心去公司上班盯盤。手裡的股票雖然還會繼續上漲,但我全部平倉。

直到母親出院,我才知道之前賣掉的一隻股票,一口氣翻了3倍。萬幸的是,前前後後40多萬醫藥費,剛好用股票裡賺的錢抵消。

2018年上半年,我手裡持有一個化工股,華誼股份。公司的利潤和去年相比增長了200%,但股票價格根本沒有表現。搖搖晃晃兩個漲停後,中美貿易戰爆發了,整個上證指數斷崖式崩潰,我伏擊了三個月的價格,一星期就跌沒了一半。

好笑的是,在娛樂圈爆出納稅問題後,不明真相的群眾在這隻化工股票的討論區,大罵華誼兄弟的老闆,股票應聲下跌。

再後來,貿易戰愈演愈烈,上證指數直接跳水到2400點,整個中國股市一夜回到了十年前,業績再好也是難以轉圜。

好在這次股災,我沒有融資,沒有負債,個人心態也在25年的股市沉浮裡百鍊成鋼。再說面對千股下跌的局面,普通人也難以突圍,不如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下吧。

去年11月,政府啟動了創投板塊,科創概念股在8天內漲幅高達114%。而我又錯過了這次機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字漲停的均線圖,癱在公司的椅子上,望著放在上個股票裡被套牢的資金苦笑。

經驗證明,股票真的沒有任何規律可言。25年過去,頭上的白髮長了不少,我卻還沒實現財富自由。

去年讀大學的女兒回家,準備把高中的試卷和教輔賣了,給新書本騰空間。她坐在書房地上整理,突然興沖沖地舉著一摞有點褪色發黃的紙來找我,說:“你有一箱子這樣的寶貝,怎麼不拿出來給我看看。”

我翻了翻,原來是年輕時寫的“炒股筆記”。其中有一部分是用直尺畫的簡易K線圖,還在圖上細心的用圓圈標註的買入點。這些筆記曾被我小心儲存在書房櫃子裡,只不過孩子們的書籍和雜物越堆越多,它們漸漸被掩埋在書櫃的最深處。

我笑著回答她:“什麼寶貝啊,都過時了,你一起幫我賣了吧。”

真實故事計劃(公眾號ID:zhenshigushi1)——每天講述一個從生命裡拿出來的故事。

作者:胡偉,證券分析師

來源:真實故事計劃

看這些文章哦

版權宣告:【除原創作品外,本平臺所使用的文章、圖片、視訊及音樂屬於原權利人所有,因客觀原因,或會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內容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絡,或作者名稱及原始出處標註錯誤等情況,非惡意侵犯原權利人相關權益,敬請相關權利人諒解並與我們聯絡及時處理,共同維護良好的網路創作環境】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