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歷史上的今天——1716年1月13日,《康熙字典》成書_陳廷敬

  • 小白兔

  • 2019-01-13 07:18:16

在我家有一本爺爺留下的《康熙字典》,記得小時候經常翻看。《康熙字典》,是張玉書、陳廷敬等三十多位著名學者奉康熙聖旨編撰的一部具有深遠影響的漢字辭書。該書的編撰工作始於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成書於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歷時六年,因此書名叫《康熙字典》。由總纂官張玉書、陳廷敬主持,修纂官凌紹雯、史夔、周起渭、陳世儒、賈國維等合力完成。字典採用部首分類法,按筆畫排列單字,字典全書分為十二集,以十二地支標識,每集又分為上、中、下三卷,並按韻母、聲調以及音節分類排列韻母表及其對應漢字,共收錄漢字四萬七千零三十五個,為漢字研究的主要參考文獻之一。《康熙字典》入選中國世界紀錄協會中國收錄漢字最多的古代字典。《康熙字典》是中國第一部以字典命名的漢字辭書,為漢字研究的主要參考文獻之一。

《康熙字典》的版本非常多,有康熙內府刻本,也就是所說的武英殿版本。包括有兩種紙本:開化紙和太史連紙兩種。康熙內府刻本多是內廷賞賜用的,裝訂非常豪華,民間很少見到。此外還有道光七年的內府重刊本、其他木刻本,以及清末出現的石印本、鉛印本、影印本。清末上海同文書局增篆石印本是發行量最大、最流行的一種版本。

陳廷敬(1638年 ―1712年),字子端,號說巖,晚號午亭,清代澤州府陽城(山西晉城市陽城縣)人。順治十五年(1658年)進士,後改為庶吉士。初名敬,因同科考取有同名者,故由朝廷給他加上“廷”字,改為廷敬。陳廷敬是康熙朝的漢族名臣。入仕五十三年,歷任經筵講官(康熙帝的老師),《康熙字典》的總裁官;工部尚書、戶部尚書、刑部尚書、吏部尚書等要職。康熙皇帝對陳廷敬曾有八個字評價“寬大老成,幾近完人”。

陳廷敬一生寫了很多詩 ,康熙皇帝是歷代君主中最懂詩、最擅詩者之一,他以詩人的眼光看陳廷敬之詩,十分欣賞。其有《覽〈皇親文穎〉內大學士陳廷敬作各體詩,清雅醇厚,非集字累句之初學所能窺也。故作五言近體一律,以表風度》詩,詩題本身就對陳詩讚譽有加,詩更雲:“清新授紫毫”,“李杜本詩豪”,則推崇之極矣。陳廷敬逝世後康熙又作《大學士陳廷敬輓詩》,仍不忘懷念陳“世傳詩賦重”。可見陳廷敬詩賦的成就確實為康熙所讚賞。

張玉書是清朝名相。《清代七百名人傳》記載:“太平宰相二十年。順治十八年(公元1661年,即康熙登基之年)進士及第。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即相國)兼戶部尚書,直至康熙五十年五月隨駕於熱河避暑山莊因病而逝。歷官五十年,為太平宰相二十年。風度凝然,得大臣體。所作古文辭,典雅,稱一代大手筆”。

康熙帝巡視江蘇丹陽,當地官民請求治河並提出了具體方案。康熙帝責成張玉書與河道總督共同稽核。他們親臨現場,逐項落實。康熙帝十分滿意,認為張玉書有才,遂於二十九年授他為文華殿大學士兼戶部尚書,成為當朝宰相。

三十五年(1696年),康熙帝親徵噶爾丹,張玉書隨駕親徵,參與帷幄,是隨徵的唯一漢臣。在他的參與下,康熙帝採取以逸待勞、誘敵深入的戰術,以最小的代價取得了平息叛亂的決定性勝利。班師後,朝廷舉行了盛大的慶功典禮,張玉書率領百官上賀。次年,張玉書奉命充任編修《平定朔漠方略》總裁官,主持記述他曾親自參與的平定噶爾丹叛亂的始末。三十七年七月,張玉書之母染病,他回家探視,康熙帝手書《金剛經》五部以贈其母,並賜御食鹿尾。及謝世,康熙帝又復遣官賜祭,並御書“鬆蔭堂”匾額。

雖然《康熙字典》字收錄的很多但是出現的錯誤也很多,如果把不同時代人們發現《康熙字典》的錯誤彙總起來,即使去除重複的仍然高達2萬多條。其錯誤主要有:字頭重出、注音失誤、釋義古今雜糅、釋義錯誤、缺漏義項、引用書目或篇名錯誤、年代誤記、引書斷句錯誤、引書正文與註文混淆、妄改原文、杜撰註文等。

其實在《康熙字典》編纂成功後,乾隆年間也有人發現了這個問題,此人就是清朝文學家王錫侯。據記載王錫侯非常擅長考證字音字義,當時他就對《康熙字典》做了一些的研究。當他對這本字典看多了就發現了很多多問題,不僅不好用而且錯誤太多,於是萌發了自己編纂一部字典的想法,於是他很快就編纂了一部叫《字貫》的字典。

當時朋友的幫助下,《字貫》這部字典很快就印刷出版了,全書分天文、地理、人事、物類四大類,共四十卷。眾所周知,清朝“文字獄”氾濫,當時王錫侯得罪了一個叫王瀧南發現王錫侯在《字貫》一書的自序中,說到《康熙字典》“然而穿貫之難”。

於是王瀧南就以王錫侯詆譭康熙聖訓為利用,將其上告江西巡撫海成,當巡撫海成看到後立即將此事上奏朝廷。當乾隆看了奏摺後,命人送來《字貫》翻看,結果發現王錫侯竟然把康熙、雍正、乾隆的名諱直書,無所避諱(按照清朝的規定,凡是皇帝名號皆應減一筆或加一筆或以不書來避諱),這就屬於“大逆不道,為從來未有之事”。

乾隆皇帝暴怒,於是下旨,“罪不容誅,即應照大逆律問擬”。隨即王錫侯和兒孫全部被斬首處決,就連上奏摺的江西巡撫海成由於在奏摺中向皇帝建議革去王錫侯“舉人”的頭銜,乾隆認為這是給王錫侯求情,結果也被判為斬監候,秋後處決。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