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他用最墮落的方式結束自己生命,劉邦和司馬遷為何還對他崇拜無比

  • 小白兔

  • 2019-01-13 04:40:49

大秦的剋星——俠將公子信陵君(12)

主筆:江湖閒樂生

戰國末年,魏國公子信陵君橫空出世,兩次領導合縱皆大勝,不僅將秦軍鎖入函谷關不得東出,而且為三晉奪回了大量失地!秦人氣急敗壞,於是收買大量間諜,施用反間計,一舉將信陵君扳倒。信陵君萬念俱灰,於是閉門不出,終日抱著酒桶與各種美女裸逐而淫、風流放蕩、昏天黑地的掏空自己的身體,當真是墮落到了極點。

看著信陵君一天一天的沉淪,跟他交好的名士君子都搖頭嘆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門下三千賓客也漸漸心灰意冷,一個個離他而去另謀高就;從前熱鬧之極的信陵君府變得門羅雀懸乏人問津,只有嫋嫋不絕的絲竹之聲沒日沒夜的鳴奏著,聲聲蹂躪所有魏人的心。

——我們無比敬愛的公子,怎麼如今變成了這幅模樣,就算再怎麼不得志,他也不該英雄氣短自甘墮落啊!

還是那句話,誰能瞭解他內心的痛苦?

信陵君一生,愛惜羽毛有如生命,如今惡名纏身,這如何是他本意?

但他又有什麼辦法呢?正如中國近代思想家王韜所言:“信陵之於醇酒婦人,豈其所真溺愛?其心獨苦也!”

何止心苦,信陵君的心早已死了,現在,他只求身也速死。

精神的放縱,肉體的歡愉,酒精的慰藉,短暫的高潮,不過都是為了麻醉他的痛苦而已,真正能消除他痛苦的,只有死亡,信陵君無法選擇如何生存,只好選擇如何死亡。

他無法光榮的死亡,也無法壯烈的死亡,更不能報復式的死亡,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選擇狂歡式的死亡。

這是他僅存的最後一點自由。

俠氣凌古今,威名動鬼神,英雄無用處,酒色了殘春。一個品高無暇力抗強秦的名將公子,竟然落魄不堪到自我作踐,去放縱踐踏自己的精神、名譽以及生命,這是一種何等的絕世孤獨與悲哀。

信陵君沉淪後第一年(公元前246年),秦國國尉蒙驁大舉攻趙,再次攻取趙國故都晉陽(今山西太原),終於徹底奪回了太原郡,由此向世間證明,沒有了信陵君的六國,根本不堪一擊。

信陵君沉淪後第二年,秦軍進攻魏國的卷地,斬首魏軍三萬,趙國因為信陵君感到不平,不僅不去相救,反派廉頗伐魏,攻取魏邑繁陽。

信陵君沉淪後第三年,秦將蒙驁伐韓,攻取城池十二座。

信陵君沉淪後第四年(公元前243年),公子醉死在溫柔鄉中,死因,縱慾過度與酒精中毒。

魏國乃為累,萬古悲公子。世上無神仙,英雄如是死!(明 湯顯祖)

魏安釐王聞訊,哭泣不止,哀痛過度,不久也去世,魏太子增即位,是為魏景湣王。

公子生如泰山,死如鴻毛。魏王生如鴻毛,死亦如鴻毛。

秦王嬴政聽說魏王公子先後去世,大喜過望,立刻派大將蒙驁攻魏,一舉攻克酸棗、燕、虛、長平、雍丘、山陽等魏國東北三十城;設定為秦之東郡。如此,秦國領土便與齊境相接,一舉打斷了山東六國的脊背,將其南北切分為二,再也無法組織合縱了!第二年,秦繼續攻魏,佔領了朝歌與濮陽兩大重鎮,對魏都大梁形成了扇形包圍之勢。

公子死後八年(公元前235年),秦國突然一改策略,發四郡兵助魏擊楚,以進一步麻痺魏國,使其放棄合縱。

公子死後十三年(公元前230年),秦滅韓。

公子死後十五年(公元前228年),秦滅趙。

至此,中原這條長蛇已被肢解,秦國無須再麻痺魏國了,於是出兵不斷侵吞蠶食魏國土地,直至大梁成為一座孤城。

公子死後十八年(公元前225年),秦軍大將王賁兵臨大梁城下。魏安釐王的孫子魏王假龜縮不出,憑藉大梁堅固的城池日夜巡守,以為這樣就可以苟延殘喘多過幾年安生日子,不料王賁並不攻城,卻對大梁周圍的水網進行了改造,在鴻溝上游接近黃河的地方掘開一個口子,引水灌城。

結果,魏王假和守城兵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城外的大洋興嘆,坐視洪水浸泡了城牆足足三個月,將石條磚塊一塊塊泡脫,露出夯土牆體,接著夯土也慢慢癱軟成了一堆堆爛泥潭,大水漫進來,終於將整座城池夷為一片澤國。大梁百姓四散逃命,淹死餓死者無數,僥倖躲過這場劫難的人,據史書記載都逃到了劉邦的老家豐邑。而可憐的光桿司令魏王假,只能駕著一艘小船來到秦營,說是國王投降,看起來卻像是難民來避難。

於是大梁,這座自魏惠王以來,歷經百年繁華的名都大邑,就此淪為一片廢墟。此後秦末復國的魏都便只能設在臨濟(今山東高青),楚漢時期的西魏國只能建都平陽(今山西臨汾市)、彭越樑國只能建都定陶(今山東菏澤定陶區),西漢樑國只能定都睢陽(今河南商丘)。

再二十三年後(公元前202年),公子的頭號粉絲漢高祖劉邦即位為皇帝,他每次經過大梁廢墟,都要在鴻溝邊親自主持祭祀公子。劉邦草根出身,是個很討厭繁文縟節的皇帝,但為了自己的偶像,他甘之如飴。

豐沛之地,處於魏國與楚國拉鋸的地區,一時屬楚,一時屬魏,劉邦既可以說是楚人,也可以說是魏人。少時沒能當上魏公子的門客,對劉邦來講也是一件憾事。

公子死後48年(公元前195年),劉邦在平定英布的戰爭中受重傷而回都,又特意來到大梁廢墟,緬懷公子,併為信陵君設定守墓專戶五家,世世奉祀不絕,將遊俠少年以來的慕從和景仰,作了辭世前最後的寄託。

公子死後百餘年的漢武帝時期,一個叫司馬遷的史官為寫《史記》遊歷天下,經過大梁城遺蹟時,尋訪信陵君尋訪侯嬴所在的夷門,發現原來夷門就是大梁城的東門。於是,遙望著蒼涼的歷史,司馬遷在夷門原址的瓦礫森林中北向再拜,攏衣而泣,淚如雨下,嘆道:

“天下諸公子亦有喜士者矣,然信陵君之接巖穴隱者,不恥下交,有以也。名冠諸侯,不虛耳。高祖每過之而令民奉祠不絕也。”

原來司馬遷也是信陵君的粉絲。

這時,司馬遷身邊一個賓客也感嘆道:“大人所言甚是。魏乃以不用信陵君故,國削弱至於亡也!”

隨從也紛紛附和道:“然也,然也!魏國自壞長城,空使舉世罕儔之名將毀廢以歿,含恨終古,真使後世愛惜信陵君者抱扼腕之痛,而恨魏王輕信毀謗,自陷淪滅,其咎實由自取也!”

司馬遷垂首慨嘆不已,哀慼之色愈重,良久,臉上又恢復了一個史家的冷靜與從容,只見他抬起頭來,仰望著浩瀚難測的蒼穹,淡淡的說道:“諸位之言餘以為不然。天方令秦平海內,其業未成,魏雖得阿衡之佐,曷益乎?”(阿衡:即伊尹,商湯的賢臣。)

在眾人的愕然中,司馬遷負手傲立,神飛物外,眼中的光彩已然穿越千年,腳下,滾滾黃河水正滔滔向東流去,一直流淌到公子死後2252年,世事變幻,滄海桑田,大梁城已化身為六朝古都開封,信陵君府也變成了著名旅遊景點大相國寺,一個叫江湖閒樂生的爛醉浪客,在歷史的角落裡激盪文字,慷慨悲歌,差點忘卻了來時路……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