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微旅行
  3. 旅行

152名老人被騙10年,真相卻令人震驚…_霍格威

  • 小白兔

  • 2019-01-13 04:37:33

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郊外,有一座名為霍格威(Hogeweyk)的神奇小鎮。

乍看起來,這裡和其他的北歐小鎮沒有任何區別。

乾淨整潔的街道、琳琅滿目的商鋪、溫馨簡約的公寓,以及形形色色的路人…

但當你走進這裡時,你就會發現,住在這裡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都患有阿爾茨海默症,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老年痴呆症。

而這座小鎮就是世界上首家,為患有阿爾茨海默症的老人,專門建立的大型療養式“失智照護小鎮“。

這座小鎮在2009年12月正式營業,約有10個足球場那麼大,其中的公共設施,如理髮店、餐館、超市、咖啡廳、電影院等,一應俱全。

(霍格威小鎮平面圖)

此外,考慮到這些失智老人們的記憶大多停留在童年和青年時期,為了減少老人們對於新環境的牴觸和焦慮,整體建築都保留了上世紀50到70年代的裝修風格。

霍格威小鎮的創始人伊馮說:我建立這座小鎮的初衷,就是為了幫助這些患病的老人過上正常的生活。

因此與普通療養院不同的是,這裡既沒有冰冷的病房,也沒有不苟言笑的醫生和護士。

取而代之的是23所舒適的公寓,和扮演著不同角色的醫護人員。

(左邊為扮演成路人的醫護人員,右邊為患者)

醫護人員會根據老人們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生活喜好,將風格相似的老人安排住在一起。

為了儘可能還原老人患病前的生活,工作人員還將房間的裝修風格,分成了七個不同的主題:城市風、貴族風、商務風、印度風、居家風、文化風和宗教風。

在這裡,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幫助老人們維持正常的生活。

早上他們要扮演成保姆,幫老人們洗漱、整理房間。

中午便成了老人的鄰居,去到他的家裡一起做午飯。

下午則充當起了咖啡廳的服務人員,把老人們聚集在一起開一個小小的茶話會。

平時還要變身為遊戲裡的NPC(指非玩家角色),在路邊與老人閒談,幫迷路的老人回家……

而老人們的生活也完全不會受到限制,他們可以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無聊的時候還可以去逛個超市,看個電影。

擁有最大限度的隱私權和自主權。

只不過,無論他們走到哪裡,都會有扮演著不同角色的醫護人員照顧著他們。

西奧的妻子科裡,已經在這裡住了將近五年的時間,西奧幾乎每天都會驅車10公里與80歲的妻子共度幾個小時。

他說:我這是為自己做的,我需要她。她仍然認識每個人,所以我每天都在這裡很重要。

雖然科裡的大部分記憶已經消失,但是西奧卻堅信妻子始終記得自己。他們經常會坐上幾個小時,手牽著手,深情地看著對方的眼睛。

與科裡一樣,喬·韋爾霍夫的病情也在迅速惡化,她的記憶越來越短暫,每天都在重複地問著同一個問題。

“你認識史蒂夫·馬修嗎?”,她在一個小時內問了好幾遍,但是沒有人知道馬修是誰,即便是她的丈夫。

對於喬來說,馬修或許是她一個遙遠而模糊的記憶,也或許只是她憑空想象出來的一個人。但可悲的是,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答案。

小鎮的創始人伊馮說,她之所以想要建立這樣一個小鎮是因為自己的父親。

28年前的一天,正在一家老年護理中心做護工的她,突然接到了母親打來的電話,告訴她父親因為心臟病突然過世。

伊馮說:“我當時首先想到的一件事是,感謝上帝,他從來沒有進過養老院”。

因為在養老院工作多年的伊馮深知,那裡的生活只有冰冷的房間和無望的寂寞。

她每天都親眼看著那些老人們被護工粗魯的對待,成天被關在冰冷的病房裡,被迫吃下無數的藥丸,甚至有時還會遭到護工的毒打。

因此,父親的突然離世,讓她意識到自己應該做點什麼,她說:我要建立一所養老院,讓老人們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快樂地度過最後的時光。

只不過,隨著霍格威小鎮的建成,外界的質疑聲也隨之而來,有人說這其實就是現實版的《楚門的世界》,認為她的這一做法是對老人們的一種欺騙。

對此,伊馮反駁道:我不認為人們被愚弄了,如果我們告訴他們一個不真實的故事,他們會覺得被愚弄了,但我們並不是在講故事。

(《楚門的世界》劇照 )

目前霍格威小鎮,一共收治了152位患有重度阿爾茨海默症的老人。

但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顯示,全世界約有3560萬人患有阿爾茨海默症,每年都有770萬新病例被確診。

按照這個速度,到2030年,患者的數量預計將增加一倍,到2050年將增加兩倍。

可是面對基數如此龐大的患病人群,世界上能為他們提供專門照護的療養院卻寥寥無幾。

對於這些失智老人來說,比起死亡,更可怕的是被家人和社會遺棄後的絕望與無助。

只希望在不久後的將來,世界上能夠多一些霍格威小鎮,讓那些患病的老人們能夠體面的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旅程。

別忘了點個好看!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