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微旅行
  3. 旅行

《問鼎世界》預告|巴黎國家歌劇院:帷幕永遠升起_查爾斯·加尼葉

  • 小白兔

  • 2019-01-12 12:08:16

漢唐文化將於1月14日在巴黎歌劇院舉辦釋出會,宣佈與巴黎國家歌劇院開展的全新合作。

臺前的耀眼光景 幕後的熨帖細膩

不屈於年歲的代代夢想 就是藝術的生命

《問鼎世界》獨家策劃

《巴黎國家歌劇院》系列紀錄片

這裡 帷幕永遠升起

國王的入口

今日巴黎歌劇院的面貌,是 1861 年的一場設計競標決定的。法蘭西第二帝國皇帝拿破崙三世在佩萊蒂耶劇院外險些遇刺,於是希望新歌劇院設有獨屬自己的入口。

年僅 35 歲的查爾斯·加尼葉脫穎而出。世無倫比的厚重華麗,繁盛至極的色彩,新歌劇院處處都彰顯著第二帝國的昌盛。

這入口是一國之首來往安全的保障,更是君王的特權,直通皇帝休息室與包廂。

臺前

絲絨濃鬱的紅,不留餘力的金,馬蹄形的音樂廳圍起一圈瑰麗光暈。這是加尼葉的創舉,意在將人們映襯得年輕。

名譽女神們撐起穹頂,她們手持眾藝術的行當,吹響號角。

而加尼葉設計的水晶吊燈如光的冠冕,將整個大廳的金粉瑩黃,盞盞光耀,再次灑落。

舞臺的帷幕由劇院佈景師奧古斯特·魯布與菲利普·沙普龍畫就,還原每角褶皺,每簇流蘇,鎖住劇院最激動人心的一刻:帷幕緩緩升起之時。

幕後

歷史上曾在這裡化身為傳奇的人物,他們的閃耀時刻、珍貴印記,也由巴黎國家歌劇院圖書館悉心儲存著。

自 1669 年皇家音樂學院成立至今,圖書館的館藏更包括創作手稿、曲譜、服飾草圖、海報等等。

巴黎國家歌劇院圖書館館長、法國國家圖書館音樂部負責人 Mathias Auclair 說,之前,歌劇欣賞方式,和如今完全不同。劇場幾乎不會調暗燈光,人們互相聊天,結識其他人。

而巴黎歌劇院的院長與劇作家如歷史與藝術表達之間的箇中樞紐,他們的決定左右著坐席間看客的言論風向。

巴黎國家歌劇院院長 Stéphane Lissner 告訴我們:“巴黎國家歌劇院的管理要考慮三大因素:經濟成本,社會效益以及藝術影響力。要將三大因素充分結合,相互滲透,以確保晚上七點半的演出各方各面都趨於完美。”

最終,這些努力的價值是由舞者們實現的。直屬於巴黎歌劇院的芭蕾舞團,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國家芭蕾舞團。

巴黎國家歌劇院舞蹈總監 Aurélie Dupont 說:“對我而言,巴黎歌劇院彷彿是心的歸屬之地。我在這座藝術殿堂不斷成長,參加了無數的考試和比賽,直到有了今天的成績。可以說,巴黎歌劇院凝聚了我的一生。”

當問及巴黎歌劇院建築內她最喜歡的地方時,Aurélie Dupont 的回答是後臺。舞者的後廳與舞臺緊連,其璀璨精細可與音樂廳相媲美。水晶燈周圍,油畫家古斯塔夫·布朗熱重現了 17 至 19 世紀知名舞者的風姿。

另一個對舞者們意義重大的地方是服裝製作工坊。Aurélie Dupont 說:“一旦穿上演出服就會產生一種想象:在舞蹈房練習的動作和在服裝製作工坊試穿的衣服,在某一時刻就會合二為一,讓我成為真正的劇中人物。”

巴黎國家歌劇院的服裝製作工坊又細分為五個部門:女裝、男裝、頭飾、針織與裝飾,所有演出所需的服飾都由工坊親自制作。

巴黎國家歌劇院服裝部門主管 Xavier Ronze 說:“每個崗位、每個部門、每個人都對自己工作的要求都非常高。我們從來不會‘差不多就行了’。當演出開始,所有成果匯聚一起,演出才得以順利進行。每一次,我都覺得這非常神奇。”

踏入一整套歌劇服裝時,宛若在鏡中看到了那個角色;而套上飾演人物的頭髮與妝容時,自己彷彿借來了他的身體髮膚。

巴黎國家歌劇院妝發部門主管 Marie Mylene 告訴我們,一頂假髮的製作週期是一個月。需要與演員見面,測量尺寸,而後為他訂做一個髮套模型,在髮套模型上一絲一絲地植入頭髮。

不落的帷幕

幕後不為人知的深深心血,換來了臺前輕而易舉的炫目。而無數人百毒不侵的夢想,成就了藝術的自由與長生。

外頭也許王朝散盡,也許荊棘重重,但世間所有阻力相加都不足以抗衡真正的熱愛。

歌者當歌。

漢唐文化欄目《問鼎世界》獨家策劃《巴黎國家歌劇院》系列紀錄片已上線各大平臺,點選閱讀原文可線上觀看。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