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科技

風暴不斷,All For TV的暴風能否重振輝煌?

  • 小白兔

  • 2018-12-10 09:30:22

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如馮鑫自己所言,做播放器起家的自己可能更適合做產品,而面對戰略佈局,資金運轉,“不能算個高手”。而事實上,暴風的保守和躊躇,更是讓它落下神壇的致命弱點。

重回產品,All For TV,全面聚焦電視,企圖通過硬體獲得使用者的商業模式,似乎讓我們看到了樂視的影子。但就算會員流失量巨大的暴風已經說服了自己,不知能否說服今日的市場和使用者。

動作頻頻,風暴驟起

7月6日,暴風集團釋出公告稱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司法凍結了其CEO馮鑫所持部分暴風集團股份。公告顯示,本次凍結股份共3,271,296股,開始於2018年6月26日,結束日為2021年6月25日,共佔馮鑫持股的比例為4.65%。

這已經是又一起暴風涉及的輿論事件。近一個多月來,先是5月29日暴風集團(300431.SZ)因籌劃非公開發行股票開始停牌,5月31日暴風集團CEO馮鑫辦理了名下兩筆股票的延期購回,隨後不久又其質押了名下95.35%的股票。7月5日,暴風集團股價爆跌到了14.00元,一個月前這個數字還是21.10元,集團市值縮水高達近23億元。而這次,馮鑫所持且尚未質押的股份又被法院部分凍結。暴風已經陷入了風暴,只不過這次它沒能影響行業,只是攪亂了自己。

坎坷之後的All For TV,救命稻草還是窮途末路

2018年3月5日,馮鑫通過內部郵件向全公司釋出了“All For TV”的戰略佈局。這次,暴風終於決定離開了內容領域(或許只是暫時),聚焦到了網際網路電視的硬體產品上。或許就像馮鑫自己所言,做播放器起家的自己可能更適合做產品,而面對戰略佈局,資金運轉,“不能算個高手”。而對於風暴而言,這是個利好訊息,意味著它可以踏實地打造產品,而不用再焦慮的蹭流量和熱點。至於產品好不好賣,市場和使用者買不買賬,就要看馮鑫這位搬到了公司六樓(電視團隊所在地)的產品經理的本事了。

但說到底,All For TV就算不是最後一根稻草,暴風自身也幾乎是窮途末路了。

早年間。暴風從PC端的播放器起家。在那個年代還是拼產品,誰的播放器解碼效率高,壓縮快,流量小,誰就可以稱王。而內容上,盜版橫行,沒什麼版權可言,所以快播崛起了,暴風也是佼佼者。

但是市場變化很快,且不論殺進播放器市場的迅雷看看(2012年迅雷看看居中國影音播放類軟體第一名,艾瑞諮詢),樂視成立以後賈躍亭迅速掀起了中國影視行業的版權大戰。2014年樂視版權購置費達15億元,2015年為24億元,2016年為32億元,2017年為30億元。再加上先後入局影視行業的BAT,版權領域的資金投入幾乎是天價。而暴風在這方面的表現相差甚遠,到了2017年其在版權購置的話費也僅僅為不到6000萬元。這樣的投入也許是由其公司體量決定的,但也註定了暴風在內容領域毫無出路。當年樂視滿世界一擲千金購買賽事轉播權,據稱早前咪咕和優酷也分別以10億和15億從央視手中買到了世界盃的合作播放權(不同於版權分銷)。而如今世界盃的賽事安排依然掛在暴風辦公室的牆上,但卻不會出現在其產品的播放介面上。

播放器產品遭遇激烈競爭,內容版權上又毫無招架之力,急需出路的暴風也進行過多次嘗試,只是大都失敗了。於是這些失敗的經歷也造就我們眼中那個到處蹭熱點推產品卻依然不好過的暴風。

2014年,VR概念火了。暴風看中了這個機遇,順勢推出了99元的暴風魔鏡。2015年年報顯示魔鏡使用者規模已經突破了100萬臺,暴風魔鏡也完成了2.3億元的融資。但暴風魔鏡僅僅是播放器與影音內容的一個附加產品,根本無法承載暴風的未來。而由於VR產業鏈不完整,市場 發育不成熟,產品體驗也就停滯不前了。魔鏡專案沒死,但已經被馮鑫“保守治療”了。

到了2015年12月,暴風TV釋出了第一款電視產品,晚於樂視兩年。這種保守和猶豫,雖然安全,也註定錯失了機遇和風口。彼時的網際網路電視和電視盒子產品已經隨處可見,大手筆佈局的樂視和低價親民的小米更是虎視眈眈,暴風再想突圍也顯得有幾分吃力。其實在暴風電視背後,暴風也進行了影視和體育的相關佈局,只可惜由於各種原因並沒有成功。再加上版權領域大戰如火如荼,而自己卻有心無力。電視硬體有了,播放軟體有了,卻唯獨沒有足夠的內容,小型的生態都沒建立起來,更何談未來。

2017年12月,暴風又推出了暴風“播酷雲”,這讓所有人都看到了迅雷玩客雲的影子。不同的是,在監管縮排以後,暴風又迅速與暴風新影撇清了關係,但玩客雲卻實實在在的賣了起來,而且掛在了迅雷的官網。

到了今年3月,暴風制定了All For TV的戰略。而不同的是,這次暴風突圍有望了,因為網際網路電視行業的龍頭大哥樂視已經倒下了,而且幾乎沒有東山再起的可能,行業競爭再次重新開始。現在,馮鑫的目標是小米。而有意思的是,當初雷軍做小米盒子之前問馮鑫是否會做硬體的時候,馮鑫給出的答案是否定的。

壓力重重,如何突圍

根據馮鑫給出的資料,2018 年4~5 月,暴風電視現金回款 2.5 億,同比增長 160%。相比於 2017 年舊款產品 120 天的週轉期,2018 年4~5 月,暴風電視實現了 15 天, 35 天, 44 天的新品高效率週轉期。似乎暴風正在慢慢的扭虧,All For TV的戰略佈局選對了,馮鑫這個產品經理也還合格。但他同樣說到,“我們現在最缺的資源可能還真是錢”。從現在暴風的資金狀況來看,暴風確實需要錢,而且是很大的一筆。所以我們不難理解馮鑫和暴風一系列的動作,其最終目的都是為了流轉資金。但錢恐怕還不是暴風唯一的問題。

儘管馮鑫認為“消費者已經不想買傳統電視了”,“雷鳥也不過是烏合之眾”,但產業觀察家洪士斌認為小米“是暴風難以撼動的大樹”,此外“暴風的挑戰確實不來自同行競品,而是來自於未來商業模式的設定和碰撞。”

暴風企圖以硬體產品獲得使用者進而實現使用者變現的商業模式能否成功我們尚且未知。但這種模式的前提一定是硬體產品能夠積累大規模的使用者,否則變現無從談起。暴風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除了線上平臺,其還實現了7246家零售店佈局線下渠道,覆蓋了兩千多個縣區以上行政區,且多在二三線城市。儘管如此,創下了暴風TV三年來最高月出貨記錄的5月出貨量也不過14萬臺,而去年年出貨量僅為84萬臺。而馮鑫口中使用者不愛買的傳統廠商之一創維去年的銷量為786萬臺,暴風TV僅及前者一個零頭。而艾瑞諮詢資料顯示,2018年以來,移動端視訊服務類應用月活時長前五依次為愛奇藝、騰訊視訊、優酷、芒果TV和樂視視訊,其中愛奇藝和騰訊視訊的月活時長長期保持在600000+萬小時以上,巨大的數字背後反映的是使用者已經形成的固定觀看習慣。

暴風電視能否實現大賣?靠賣硬體產品又能否重新獲得並且留住足夠多的使用者?在移動端收看已經成為習慣且佔據了使用者大量時間的情況下,拋開行業競爭壓力,暴風自己選擇的商業模式留給自己的生存空間已然不多了,如果不能實現絕地反擊,結局怕是不會好看。

綜合參考: 泡麵小鎮、AI藍媒匯、騰訊科技等,引用部分新京報、證券時報記者採訪轉述。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