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我們都是“無名之輩”,在《瞎子》裡聽盡憂傷_音樂

  • 小白兔

  • 2018-11-20 19:35:30

最近,青年導演饒曉志執導,陳建斌、任素汐等主演的電影《無名之輩》正在上映,其中,民謠音樂人堯十三獻唱的插曲《瞎子》引發了很多人的共鳴。

在網易雲音樂上,這首歌底下的評論數本來只是“999+”,《無名之輩》上映後《瞎子》評論數很快過萬,好多都是“從電影院趕過來的觀光團”。這對於一首用貴州話演唱的方言民謠來說,真的非常少見。

在電影的插曲《瞎子》MV中,堯十三客串了一個路邊賣唱的歌手。在吉他聲的伴奏下,他的音樂彷彿道出了電影中各角色的困境和悲傷。

這是一部給小人物看的電影,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愁苦,並不驚天動地,卻真實而無奈。畫面上,陳建斌在街邊沉思,任素汐癱坐在輪椅上,潘斌龍在人群中尋找愛人,章宇落魄失神……就像《瞎子》開頭的音樂,一片細碎的琵琶,攪得人心裡發亂。看到後來,陳建斌被自己的女兒惡語相向,再聽到王硯輝那一句“我要是過了這一關,我就娶你”,很多人都被觸動了。

《瞎子》這首歌有一種蒼涼的底色,由民謠音樂人堯十三創作於2011年,來源於織金縣民謠,其中歌詞改編自著名北宋詞人柳永的《雨霖鈴》。

《瞎子》

秋天的蟬在叫(秋天的蟬在叫)

我在亭子邊(我在亭子邊)

剛剛下過雨(剛剛下過雨)

我難在們我喝不倒酒(我沒酒喝,我很難受)

我紮實嘞捨不得(我實在是捨不得)

鬥是們船家喊快點走(可是船家叫趕緊走)

我拉起你嘞手看你眼淚淌出來(我拉起你的手,看你眼淚流下來)

我曰拉墳我講不出話來(我說不出話了)

我難在們我講不出話來(我難受我說不出話了)

我要遭走嘍(我必須得走了)

之千里的煙霧波浪嘞(這千里的煙霧波浪啊)

啊黑巴巴嘞天好大哦(天已經很黑了啊)

拉們講是之樣嘞(他們說的確是這樣的)

離別是最難在嘞(離別是最難受的)

更其表講現在是秋天嘞(更別說現在是秋天)

我一哈酒醒來我在哪點(我一會兒酒醒了我會在那兒)

楊柳嘞岸邊風吹一個小月亮嘞(楊柳岸邊風吹一個小月亮)

我一克要克好多年(我走了就要去好多年了)

漂亮的小姑娘些嘞都不在我邊邊嘍嘞(漂亮的小姑娘就不在我身邊了)

鬥算之日子些再唱安逸(就算這日子再怎麼安逸)

我也找不倒人來講嘍(我也沒人來說話)

《雨霖鈴》

寒蟬悽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柳永的《雨霖鈴》大家都很熟,“楊柳岸曉風殘月”和“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的句子總掛在嘴邊。而在《瞎子》評論區中,很多網友說,第一次聽《瞎子》的時候,聽到第一句貴州話出來就笑了,甚至覺得它有點土,但笑著笑著,卻哭了。

相比於柳永的詞,堯十三的歌詞確實直白很多,“留戀處”是“我紮實嘞捨不得(我實在是捨不得)”,“千里煙波”是“之千里的煙霧波浪嘞(這千里的煙霧波浪啊)”,但用方言唱出來,卻浸透著真實的感情,更加貼近生活,苦悶又無可奈何的情緒渲染到了極點。再加上堯十三獨特的編曲和哽咽的唱腔,聽起來直覺得脊背發麻。等聽到到“鬥算之日子些再唱安逸(就算這日子再怎麼安逸),我也找不倒人來講嘍(我也沒人來說話)”,就徹底繃不住了。

不過堯十三的音樂也不是一味地頹喪,哽咽的聲音中還有一種堅持,這也和《無名之輩》的主題有點像:笑著活下去。就像羅曼羅蘭也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識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

//////////

這也是民謠音樂人堯十三的風格,帶有人文特性,也有貴州民謠的質樸和另類,很難用一個具體的詞形容他的風格,一個民謠界對他的“風評”十分合適:“清新的流氓”。

堯十三

原名唐堯,1986年8月出生於貴州省畢節市織金縣,畢業於武漢大學醫學院臨床專業。堯十三小時候學過二胡和吉他,既有靈氣,也有痞氣,常常在戲謔中表達傷感,在調笑中藏著一本正經的無奈。

2011年,堯十三加入“麻油葉”,推出個人原創單曲《瞎子》 。

2012年,為電影《浮城謎事》彈奏吉他曲《我想彈琴給你聽》。

2014年,為電影《推拿》獻唱片尾曲《他媽的》。

2015年,推出個人原創單曲《北方女王》。同年推出首張個人音樂專輯《飛船,宇航員》。

《北方女王》是堯十三的一首代表作,趙雷有一首《南方姑娘》,堯十三則有一首《北方女王》。這首歌裡藏著他深沉的愛情,也是他迄今為止最長的一段愛情,起始於真實中相遇的湖北,而終結於幻想中重逢的四川。“快些打扮,快些梳妝,我們還要去四川的湖。你和我一樣,都是誠實的人,看不見回來的路。”

“你是誰的新歡和舊愛?”開頭第一句就被堯十三的音色擊中了,穿透心靈。

這首歌的歌名來源於一個說法:想忘記一個人,只需要兩個東西,時間和新歡。只不過有人選擇了時間,有人選擇了新歡……

堯十三還有一些代表作品,比如《寡婦王二嬢》《雨霖鈴》等,喜歡他的小夥伴可以通過音樂走近他的世界。

-End-

願你也在

平凡的生活中

找到繼續下去的力量

本期作者、編輯:韓軒

本期監製:李紅豔

供圖:來自網路

原創新媒體製作人員:韓軒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