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身價15億美金,但彪悍母親,強勢妻子, 造成了他的小農兩性觀_俞敏洪

  • 小白兔

  • 2018-11-20 19:35:21

要與青年人為伍,繼續學習,保持上進心,讓自己成為有趣的人。

——遇·俞敏洪

彪悍的母親、強勢的妻子,造就了俞敏洪的擰巴

老俞所熟悉的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這兩天,俞敏洪的日子不太好過,因為幾句不當言辭被全網diss了個狗血淋頭, 20年來建立的教育家身份、老大哥形象算是崩了。

昨天,遇言姐寫了篇關於這件事的推送,留言中居然有不少力挺俞老師的男讀者。

拜託,你們不覺得俞老師話語中對男性的矮化更嚴重嗎?

難道男性所有的學習奮鬥就是為了實現獻媚女性的終極理想?難道男性是沒有尊嚴、沒有自我、任由女性捏吧的橡皮泥?難道中國男性就不能同時兼具“良心”和“有錢”兩個條件?

昨天辦公室的90後小男生還訝異來著:

“俞敏洪這是把包括他自己在內的中國男性都說成了沒有三觀、圍著女人轉的哈巴狗?他怎麼會有這種腦迴路?”

女性墮落——男性墮落——國家墮落;女性強大——男性強大——國家強大;橫豎生命線都攥在女人的手裡,這種簡單粗暴的單線邏輯一般人還真想不出來。

然而,老俞不僅在演講中說了一遍,在微博中還又解釋了一遍,也是匪夷所思。

▲ 俞敏洪微博截圖

遇言姐昨天翻了翻俞敏洪過往10年來的演講和採訪。

我發現,但凡談到同窗情、朋友情、兄弟情,他都說得挺好,但只要一談到女性、夫妻、婚姻什麼的,他的論調就會變得很奇怪,時不時會冒出些古怪擰巴的形容。

比如,他曾說:

男人沒有女人不行的,男人出生不就是為了一個女人嗎?沒錢老婆看不起啊。

比如,他曾說:

女人的溫柔和男人的出息是成正比的。如果有誰覺得自己老婆太凶悍,應該先想想是不是自己沒有出息。

比如,他曾說:

有一個同學長得特別難看,30歲也沒有找到一個女的,從美國名牌大學回國後,女生們居然排著隊等他,每一個都比老俞的老婆漂亮。

比如,他曾說:

最初刷小廣告招生就是為了多賺點錢,養活老婆,老婆能喝上活魚熬的魚湯,就能對自己好點了。

講真,遇言姐覺得老俞的這些表達挺好笑的,表現出了一個小農思想的、瑟縮狡黠的男性對兩性關係的觀察和理解。

與煮肘那樣認為女性只有生育價值的直男癌不一樣的是,老俞覺得女人更像是故事《漁夫與金魚的故事》中,那個一再教唆丈夫加碼,丈夫只有言聽計從的,漁夫的老婆。

這種對女人又愛又怕的擰巴心境,跟俞敏洪的人生經歷不無關係。

被母親逼出來的三次高考,下跪盡孝

俞敏洪老家在江陰農村。

他的父親是個手藝不精、嗜酒如命的木匠,家裡的事兒樂得甩手,他的母親李八妹則不僅肩挑一族人的生計,還擔著鎮上生產隊的婦女隊長的職責,甚至全村人的各種事宜全要聽她的決策。

這是一位十分強悍的勞動女性,真正的女漢子。

俞敏洪自言,小時候,母親無須斥打,只要盯上一眼,自己就會戰戰兢兢。

▲ 由香港導演陳可辛執導的商業勵志片《中國合夥人》,講述了“土鱉”成東青、“海龜”孟曉駿和“憤青”王陽三個年輕人在20世紀80年代到21世紀的大時代下,從學生年代相遇、相識,到共同創辦英語培訓學校,最終實現“中國式夢想”的故事,其中黃曉明扮演的成冬青,原型即是俞敏洪

1978年,俞敏洪第一次參加高考,英語考了33分,他自己倒無所謂,死了心回家種地,但母親卻不甘心,硬是拉著兒子參加第二次高考。

俞敏洪再度落榜後,他的母親作為一個大字不識的農村婦女竟然找到了縣裡的外語補習班,硬是說動老師把兒子塞了進去。

俞敏洪多次提到,自己能考上大學是被母親逼出來的

這個“手握重權”、“目的明確”的李八妹,當俞敏洪考上北大後,在村裡大擺宴席,請了三個廚師,殺了一頭140多斤的豬、36只草雞,又買了36只鴨、50斤糖、200斤西瓜,請全村人分午飯和晚飯兩撥足足吃了兩天,成為方圓幾十裡村莊歷史上規模最巨集大的酒席。

那是日子剛剛好過一點的1980年,就算在城裡,也沒有人家捨得如此鋪張,但是李八妹就敢。

李八妹最大的理想是兒子能當上“先生”(老師),拔掉農根,俞敏洪畢業後留校任教,後因為在補習班兼職背了處分才待不下去。

得知兒子有心辭職,李八妹的迴應是:“你敢從北大出來我就自殺。”

這老太太也真是夠剛烈。

後來俞敏洪開始創業,早已靠著家庭作坊成為老家第一個萬元戶的母親,又從江陰跑過來跟著打雜。

房租談判是老太太上,打掃衛生是老太太上,連新東方的營業執照都是老太太領回來的。

後來,公司擴張需要清除裙帶關係時,老太太一怒半年沒跟兒子說話,俞敏洪不得不下跪以平息母親的怒氣。

李八妹不僅有著農民的勤勞,也有著農民的侷限。

比如,她對兒子待友熱情不以為然,反覆提點老俞“ 門頭騎了高頭馬,不是親來也是親;門頭窮得冷如冰,親戚好友不見影”,意思是人家是奔著你這裡的利益來的。

在這樣的成長氛圍中,俞敏洪難免會認為,一個人的價值在於出人頭地,母親的強推造就了自己的成就

這種印象,在俞敏洪與妻子的相處中,又得到了進一步的加深。

被妻子逼出來的考T考G,創業辦學

俞敏洪不僅有個彪悍的老媽,還有個強勢的老婆。

如果說考上大學是母親逼出來的,那麼創業掙錢就是媳婦逼出來的。

如同《中國合夥人》中演的,大學時的老俞是個徹頭徹尾的屌絲——其貌不揚、一口鄉音、自卑膽怯。

用他自己的話說:“不光窩囊,還挺猥瑣。”

80年代是一個文青的年代,尤其是在未名湖那種學子聖地。

俞敏洪也開始像他的同學,著名詩人西川一樣寫詩,因為“誰寫的詩多就能找女朋友”。

但不知為何,寫了600首詩的俞敏洪大學5年沒能獲得一次異性垂青。

“由於自身條件不好,沒有一個女生看上我。”老俞說,也是令他懊惱透頂。

正因為這段往事,俞敏洪才會在演講時,舉出“如果中國所有的女生找男人的標準,都是這個男人會背唐詩宋詞,那全中國所有的男人都會把唐詩宋詞背得滾瓜爛熟”這樣令年輕觀眾摸不著頭腦的例子。

25歲那年,還是沒有女朋友的俞敏洪十分焦慮,“滿北大追著女孩子跑,看到女孩就想撲上去”。

經過“半年的死纏爛打”,他終於追到了德語系的師妹楊桂青。

對於這得之不易的表白成功,老俞是這樣說的:

“畢竟當時我也是北大老師了,身份還是可以的。”

這種對新身份的優越感很快在婚後喪失殆盡。

當上“先生”深感知足的俞敏洪架不住“我不和別人攀比,我老婆會把我和別人比”的壓力,被妻子“如果你不走出國門,就永遠別進家門”的喝令嚇得直哆嗦的老俞,被迫為了出國而努力學習。

在俞敏洪往日的採訪中,他直白地提到,每當自己挑燈夜戰託福和GRE的時候,妻子就高興地煮湯倒水,每當自己拿起《三國演義》想讀一會兒時,妻子就杏眼圓睜,一腳把他從床上踹到地下。

前些年阿里巴巴上市時,楊桂青又給俞敏洪提出新標準:“你得像馬雲一樣成功。”

▲遇言姐一直以為那句“馬雲弄得中國男人壓力太大”是個笑話,但在老俞家中顯然並非如此

對此,老俞無奈地說:

一個女人結婚以後最大的能力是自己不再進步,卻能把一個男人弄得很進步或很失敗。

成名後,他還曾說過,當時是怕老婆跑掉,如果自己當時有現在這個地位的話,老婆愛跑不跑

遇言姐說:

我個人是不太認同這種望夫成龍的婚姻的,也不認同把家庭弄得像公司,夫妻兩個你追我趕完成KPI的做法。

幸運的是,這種“苦苦相逼”放在俞敏洪身上起到了效果。

雖然連續三年的留學申請未能成功,但俞敏洪因為開始在校外兼職提升了家庭經濟條件。

最初是妻子回家後發現湯是用活魚做的而不是廉價的死魚,於是很開心,對老俞也變得溫柔了。

在俞敏洪承包了一個民辦學校的外語培訓中心後,妻子更是對他“敬畏恩愛,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雖然在創業伊始,妻子曾因為心疼60塊錢的磁帶花費,跟老俞從王府井一直打架打到家裡。

老俞說,自己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歸功於妻子沒完沒了的嘮叨,是被老婆吼出來的

有可能他是在開玩笑,畢竟人家家裡的事兒只有自己清楚,有些性格互補、願打願挨的夫妻也挺和諧的。

但是遇言姐自己不太能忍受這種性格的伴侶,尤其前後態度對比如此鮮明,多少有點讓人心寒。

被強強夾擊下的男人,對女性既愛又怕

俞敏洪說,自己考學是被母親逼出來的,又說創業是被妻子吼出來的。

一生中兩次重大轉折都跟女性有著直接的關係,難怪在他的認知中,對“女性強則男人強,男人是由女人締造的”深以為然。

以前怕母親,後來怕老婆,老俞在兩個強勢女性的夾縫間生活也是不容易。

剛結婚時,俞敏洪夫婦住一室的單元房,老太太來北京後住在兒子家。一對強勢的婆媳同處一室,結果之慘烈可想而知。

新東方做起來後,俞敏洪的母親、妻子各自安排了親戚入職。

後來,老俞在合夥人的要求下清理裙帶關係,結果是,母親氣得半年不做飯,妻子氣得半年不上床。

從北大辭職的時候老媽說要自殺,清退小姨子時老婆說要自殺。

此外,婆媳二人還都曾因為出言不遜惹急過俞敏洪的合夥人們。

對於這些,俞敏洪說,自己在老媽面前是懦弱、孝敬、不敢得罪,在媳婦面前是很窩囊。

這出家庭戲,編劇如果好好採訪一下俞敏洪,除了《中國合夥人》之外,還能再拍一部《中國式婆媳》。

所以你看,俞敏洪對女性的態度是糾結的。

一方面他承認沒有老媽和老婆push,就沒有自己的成就,一方面他的內心也會對這種作用力感到排斥。

功成名就後,俞敏洪忽然發現自己也像當年的西川一樣,身邊圍滿了女生,甚至猶有過之,老俞也從仰視女性的屌絲,變成了被女性仰視的大師。

在這種夾擊起伏下,俞敏洪一直沒有能學會以不卑不亢的態度平視女性。

私下裡,老俞類似“女性掌控男性”的言論應該是沒少說,但身為大老闆,沒人跟他較真,結果就是,這次在學習力大會上,老俞嘴一張把大家都驚到了。

昨天有朋友發給遇言姐連結,說老俞的奇葩觀點不止於兩性。

去年年底,俞敏洪在學習力大會上說,越是名牌大學,精神出問題的越多,所以,他的兒子必須進普通大學。

真是不知道老俞這張口就來的背後,資料和標準在哪裡。

高鐵佔座男事件時,俞敏洪在企業家論壇峰會上指責80後、90後和00後對法規概念極其薄弱,不懂得什麼叫社會道德,什麼叫遵紀守法,只懂得保護自己的利益。

現場觀眾聽到後鬨笑出了聲。

要知道,中國的年輕一代被公認為建國以來公民素質與社會道德最高的一代,況且00後還都是孩子呢,壓根兒挨不著這種嚴厲的指責。

俞敏洪身為與年輕人接觸最多的教育界人士,不知為何會發此奇言。

去年,在《星空演講》中,俞敏洪演講的主題是“中年男人的成長”,針對如何成為一個不油膩的中年人,他說,要與青年人為伍,繼續學習,保持上進心,讓自己成為有趣的人。

眼下,俞敏洪近期的一系列發言赤果果顯示56歲的他已經明顯滯後於時代。

老俞是不是油膩男不好說,但可以肯定他沒有像自己說的那樣“保持學習,保持流動”。

俞敏洪曾說如果自己即將離世,希望來探望自己的最後一個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個年輕人,因為公司發展需要新血。

或許,眼下的他的確應該考慮一下交迭的問題了,畢竟,那個他所熟悉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而那些附和俞敏洪“女人墮落則男人墮落,女人強則男人強”,“女人只要錢,男人就只會賺錢”這些說法的男性,你們先想一下,如果你也有個“不出國,就離婚”、“不努力,不上床”、動輒要求你對標馬雲的媳婦兒,你是否能做到像老俞一樣忍辱負重,搞出15億美金的身價呢?

-END-

小貼士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