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雲上書丨假如愛有天意,應當便是雲的形狀_俞珈瑋

  • 小白兔

  • 2018-11-15 18:40:38

雲上書

雲是人間雲

似有還無,可化永珍

亦幻亦真,亦雨亦晴

逍遙留去,又往復始來

不似凡間物,卻在凡間遊

畫家繪雲

是“薄彩臨溪散,輕陰帶雨濃”的景緻

詩人寫雲

是“乘化隨舒捲,無心任始終”的情懷

此處我們說愛

戀人之愛

親人之愛

傳承之愛

假如愛有天意

應當便是雲的形狀

他叫俞珈瑋,她叫楊雯靜,兩人的名字首字母恰巧都是YJW。於是它們翩躚交融,織成了天空中只屬於彼此的那一抹雲色。

上篇

《雲圖》

水墨為骨

青綠為顏

畫一卷天上人間

美人如雲

君子如玉

凝此時一眼千年

———相遇———

“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珈瑋和雯靜的相遇,是一場必然的偶然。她說,他們見了很多次,卻並不知道彼此的存在,很久以後聊起才發現,當人群的笑語在時間的長軸裡日漸模糊,留下的所有片段式的記憶,竟然都只與他有關。那首不知道是誰唱的歌,那句不知道是誰說的話,那個不知道是誰的人,原來都是此時眼前人。

溫潤如玉,人如其名,是我們對珈瑋的印象。珈瑋愛好古文學,尤其傾慕以李白和蘇軾為代表的豪放派詩人,傾慕其不拘一格、胸懷壯闊,這樣的浸潤大概也成就瞭如今的他,人情練達、又真摯坦誠,彬彬有禮、又灑脫隨性。

清逸如雲,則是雯靜的外強與內秀。外強不是強勢,而是她性格里的率真與俠義。這個外表溫柔纖弱的女子,自幼喜愛傳統文化,爺爺是著名書法家,受其傳承,亦習得一手好字,行雲流水,遒媚勁健。從小受父親的教育影響,雯靜行事獨立有主見,但言談舉止間又不失女子的溫柔與細膩。

這樣兩個人的相遇,是命運對彼此最大的饋贈。

———設計———

於是有了這場名為《雲圖》的婚禮設計,有了“滄海月明珠有意,藍田日暖玉生煙”的太虛幻境。雯靜說,思想是無價的,創意無法用金錢度量。那一刻於我們,是難以言喻的感動。

經濟基礎固然重要,如何去看待和評估婚禮的價值,卻更為重要。千金易求,知己難得,珈瑋和雯靜給予了設計師百分之百的信任,所有的圖稿,一筆未改。

———婚禮———

婚禮其日,賓客走過60米長的通道步入現場,彩色雲霧環繞左右,一千朵真絲花綻放其間,從青玉到幽藍,如天宮畫師打翻了色盤,著墨人間。

通道盡頭,天宮之門輕啟。

亦真亦幻的水晶宮殿,玲瓏剔透的白壁連拱,纏繞成風之谷,雲之城。神仙眷侶,執手成說。

水晶垂懸的谷底,圈起一抹淡淡的冰藍,薄如蟬翼的糖衣包裹著林立層疊的甜點,裝點著冷冽的宮殿,覆裹著花的清甜,幽香滿雲間。

天宮之外,儀式之堂,仙凡之境未盡。

玉的清潤,雲的飄逸,都指向了最苛刻的載體,它們要承光且透光、堅毅又溫柔,繁簡有度、疏密有章。而經過日日夜夜的籌備,數月前的太虛幻境,終於躍然眼前。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將瑤臺月下逢。

目之所及,是遠山如黛,仰息所至,是流光如雲。碧樹參天、繾綣入海,明珠懸空、熠熠為辰;群玉環抱、大地為鏡,人似蜉蝣、心是蒼穹。

蒼穹生山海,道阻且難平;所愛翻山海,山海亦可平;海有云化玉,山有玉畫雲;此愛染山海,青衣拂袖行。

珈瑋說,雯靜做過最讓他感動的一件事,是義無反顧地為他生下了女兒小羊毛。簡簡單單一句話,背後有多少堅持與執著,又豈是旁人可知。

神說人,因執念而自擾。可我們來人間一趟,不就為體味箇中甘苦,無憾而返嗎。那部叫《雲圖》的電影,跨越了時間與空間,講述了一個個為心中執念與命運抗爭的故事。而此間之小情大義,莫不如是。來人世走一遭,就當為心之所愛,快意江湖;為心之所向,不負勇往。

美人拂袖風波起,雲煙深處水茫茫。

詩情未盡,畫意不止。赴一場雲圖之約,造一輪月圓之夢,冰封了遠山,凝固了風霜,驚豔了歲月,溫柔了時光。青絲終成雪,滄海寄餘生。

這是珈瑋和雯靜的雲圖,繪製著他們的故事,也編織著我們的記憶。

他說:“我曾經問過自己,什麼是愛情。是轟轟烈烈的海誓山盟嗎?我覺得不是,那是激情。是相敬如賓的小橋流水嗎?我覺得也不是,那是搭夥過日子。那時的我答不上來,直到我遇到了雯靜,沒有人會告訴我,但是我知道了,這就是愛情。我很慶幸,我娶到了愛情。”

她說:“我會經常告訴你說,我很愛你,是因為我真的真的很愛你。我每天都想跟你說,我真的好愛你。可以跟你在一起,擁有一段這樣的感情,真的是老天對我的眷顧。我們倆經常都說,我們能在一起是緣分。以前我不相信這句話,直到遇見你我才知道,原來世界上真的有那麼一個人,你一看到他就知道,真的就是他了。就是這麼簡單。”

世間愛情千百種模樣,彼此擁有,是最美的那一種。

謹以此篇,致敬愛情。

下篇

《雲錦》

峨眉雲深意幽幽

垂髮初笄

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

戀燕於歸

月滿西樓

———回家———

雯靜出生在四川,是一個地道的川妹子,年幼時便離開家門,遠赴他鄉求學。雖然從小家境優渥,但父親對她的教育一直是剛柔並濟。一方面願傾其所有,給予女兒最好的一切;另一方面,也希望她離開父母的庇佑,能自立於江湖。

在雯靜心裡,這個每次送自己遠行的男人,是一個大俠,忠肝義膽、古道柔腸,是父親,亦是摯友。每次回家,兩人都會徹夜長談,總有親歷的故事要分享,總有新鮮的觀點要交換。不管去到什麼地方,蜀地有父母,便是她心的歸處。

▲雯靜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