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毛澤東一生中執意不摸三樣東西 _馬克思原

  • 小白兔

  • 2018-11-13 07:58:16

不摸槍

毛澤東一生,雄才大略,豪氣雲天,說出的話也往往讓世人驚歎和慨嘆。比如他老人家回憶往事的時候曾說過:我這人一輩子從不摸槍。這句話如何了得,就好比諸葛孔明站在城頭看千軍萬馬的圍城卻撫琴演唱空城計。諸葛孔明只能一時一計,毛澤東卻是一生的智謀運用。一個“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堅定信念者、具體實踐者卻從不摸槍,這在全世界絕無僅有僅此一人,這就是毛澤東的奇偉之處了。這一點,如果歷史要認真寫一寫,我相信可以起點從人格寫到人性再寫到人瑞,其中的奧妙足以剖析一個偉人的內心世界。

我們很少看到毛澤東以前穿軍裝的照片,倒是文革時期愛穿一身草綠色簡易軍服,在天安門城樓一揮手,那城樓下面齊刷刷的軍人和民兵每人手裡攥著一杆嶄亮的半自動步槍昂首挺胸通過這世界上最大的廣場。想起那句名言:小米加步槍。毛澤東用小米加步槍整垮了老蔣頭,修理了小日本和大美帝,那個才叫爽!毛澤東還用摸槍嗎?揮一揮手就可以了,統帥何須言軍馬?胸中自有百萬兵!毛澤東後來不願意當大元帥,這也是他老人家一種至高的情懷和品格。斯大林大元帥、艾森豪威爾五星上將,無一不被軍事領域的盛名所累,使其政治業績平淡無奇。毛澤東的政治業績有正負兩方面,但都是驚人的遺產,建黨建軍建國不須說,這都是開創歷史的,就以文革來說,從中都可以覓見積極的意義出來,舞刀弄槍的竟是忠誠於一個信仰的兩大派性組織,這恐怕在全世界也是獨一無二的。基督教三大派別忠於上帝,這也算一個信仰,雖互相攻訐卻從沒有動過槍,只有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在十字軍東徵之戰中才轟隆隆槍炮齊鳴。因此,槍這玩意兒,實在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公正、邪惡、忠誠、陰謀、正義、恐怖諸多抽象符號,均可用一顆子彈射擊實質和解決根本。

毛澤東不摸槍,是他討厭槍、鄙視槍,雖然槍是他的至理名言,雖然槍是他的朋友,但他像子彈那樣洞穿了槍的本質。只此一例,足可察見偉人的智慧。

不摸錢

毛澤東在另一場合又說過:我這人一生從不摸錢!何等氣勢,何等豪邁,不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人是絕對做不到的。原始社會人不摸錢,那是他們不知錢為何物,現代土著人不摸錢,那是他們有一個自己的生存空間。領袖不摸錢那是必然的,誰見過美國總統、英國首相摸過錢?可是毛澤東是真的不摸錢,據說他的選集、詩集、語錄的稿費有一個多億人民幣,生前他硬是沒摸過一次。當然,可能清理過,清理的目的是為了贊助困難友人和支助求援者。不摸錢,但肯定打點過國庫,算過國家的財政,算過百姓的收入。我的理解是,毛澤東誇張地說他不摸錢,可能源於他與生俱來鄙視金錢銅臭的天性,你看那一陣,誰敢貪汙國家一個子兒,嘣的一聲,槍聲響人頭落地,誰叫你亂摸錢?

不摸錢可以開支票,毛澤東用自己的稿費拿出十萬元送給章士釗先生,還拿出十萬元送給程思遠先生,幫他們解決了眼前的困境;還曾拿出過兩百元寄給李慶霖,聊補無米之炊。儘管這人後來成為江青的一杆槍,但他沒成槍之前是一個普通老百姓,從毛澤東寄錢的初衷可以看出老人家確實流露出他善良人性最光輝的一面。不要以為十萬元和兩百元有多大差距,也許人民幣幣值改革前,十萬元只相當於幾百元呢。不管怎麼說,能給老百姓寄錢的領袖不多見,這可以反襯不摸錢這句話,在當時那個困難時代表現的是毛澤東內心歷程的痛苦和對體制矛盾現象的深刻追問。

毛澤東的大智大勇是以不摸槍來體現,而大徹大悟卻是以不摸錢來體現。毛澤東是一個哲人,他以極為通俗和變易的句子表達他的思想和境界,這是普通凡人難以領會的,常常以為他說話口氣大、不現實,其實不然,領略毛澤東的一些話不獨應以詩人的角度去回味,還要以哲人的隱喻去索解,畢竟他是想領導一個哲學的中國。

不摸馬克思原著

除開不摸槍和不摸錢之外,毛澤東還有不摸馬克思原著的習慣。毛澤東的文選著作,基本上沒有一句馬克思的話是原話,都是轉引自他人的翻譯。這和毛澤東不諳外語有關,這不必苛求。毛澤東的文章都是大白話,通俗易懂,沒有高深莫測的理論,沒有故弄玄虛的文法,這是毛文的特點。最主要的是,毛澤東反對本本主義,從不教條的照搬馬克思主義中不適閤中國國情的那些教義。我們所說的毛澤東不摸馬克思原著,是指他不摸書本的意思。因為死摳原著,恐怕中國的馬克思理論研究會徹底走入死衚衕,看看蘇聯時期斯大林的照搬馬克思原著的結果吧,看看他們那幫自詡為正統馬克思理論家們搗鼓的理論吧,最後結局卻是蘇聯解體不說,連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也被易幟。有人說這要怪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其實不然,依我看,隱患就是來自於斯大林以及後來的赫魯曉夫們的死摳馬克思原著所致。蘇聯是一個農業大國,那種強行實行集體農莊制,強行實現現代工業化,再加不計後果的軍備競賽,其最後的惡果世人皆知了。

上世紀七十年代歐洲有位社會學家說,毛澤東不讀馬列原著,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修正主義者。我們以前聽說的最大修正主義,指的是蘇修,完全不知國外居然把我們的領袖稱為修正主義者。現在看來,用毛澤東的話來說,是好得很而不是糟得很。不教條,就修正,不本本,就實際。幸虧毛澤東是一個科學的社會主義者和一個真正的愛國主義者,否則,成天泡在馬列原著中尋找微言大義,那中國的道路還真不知何去何從。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