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親子天地
  3. 教育

無條件的愛和有條件的遺囑

  • 小白兔

  • 2018-10-23 06:33:54

Photo by Denys Nevozhaion Unsplash

第五十三篇原創文章。

JD是教我學聖經的老師。三年前初到萊屯,對基督教充滿了好奇,我想知道它到底有啥魔力能讓這麼多人聚集在周圍,定期聚會,守望相助,為了傳教可以付出和犧牲許多。

我的公寓門時不時被人敲開,金髮碧眼的人兒卻用中文跟我打招乎,問我有興趣瞭解基督教,後來才知這一個當地的教會,為了向中國人傳教,特意學的中文,有好幾個教徒可以用中文來討論聖經,可以想象背後的付出。

在這個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走進了學校附近的一家教堂,認識了JD,每週一次的聖經學習,不知不覺已是三年整了。JD的教學方式,特別讓我覺得自在。

我接觸過許多的基督徒,她們的目的性有點明顯,總希望跟你聊聊聖經,去幾次教堂就把你也變成跟她們一樣的教徒。甚至有牧師在佈道之後,現場馬上問今天有沒有決定要信主的兄弟姐妹。

我心想,如果這麼輕易就能改變信仰,那這個信仰也未免來得太廉價了吧?我理解他們的心情。在他們的眼裡,他們在傳福音,就象我們現在讀了好文章,好觀點,就要發到朋友圈一樣。但我會感到有壓力,然後敬而遠之。

而JD不會這麼做。初初開始學習時,我就坦白說,我是一個在無神論和崇尚科學的環境中成長的,所以要我信教是一件困難的事情。而且成長過程所受的教育和後來社會現實的巨大反差,讓我現在對所有意圖控制我思想的行為或是組織都很警惕。

他表示很理解。所以從不問我在信仰的路上走到了哪一步,也沒有任何期待,起碼是沒讓我感覺到。在他那裡,我可以問在別處不敢開口問的問題。我們不知不覺也把聖經學習課變成美國文化和西方文學歷史課。他每次上課時都跟我分享他生活和工作中發生的事情。其中孩子的話題是一個很大的比例。

他和太太收養了兩個中國女孩,也很巧,都是從廣東地區收養,一個茂名,一個汕頭。他給我講述了當年為收養孩子,前後兩年多才辦完全部書面手續,然後前往廣州住在沙面白天鵝的經過,也是一個很煎熬的過程。

兩個孩子收養的時候,都不大,只有一歲多,不過也很奇怪,他的大女兒來到美國後還是很喜歡中國菜,尤其喜歡吃麵條,看來味覺的形成很早。

美國人收養孩子後養育的過程中,很鼓勵孩子去了解他那個族群的文化。JD也不例外。他家裡到處掛滿了兩個孩子各個階段的照片,小時候的照片充滿了中國元素,穿旗袍,拿著中國扇子等。等大了,這些元素就消失了,原因是孩子不喜歡。可能她們開始趨向於美國孩子的身份認同。

JD和他太太還問兩個孩子要不要假期去中國看一看,孩子不置可否。想想也是,對一個遺棄自己的地方,能有多少感情和好奇呢?

JD對兩個孩子的寵愛,一點也不比中國家長遜色,跟前段時間在美國媒體上報導的中國家長送孩子上學住帳蓬的行為有得一拼。

比如他問過我,冬天的早上有沒有幫我兒子清理車上的積雪和熱車?我說沒有。他告訴我自從他大女兒有駕照後,每天早上都是他先起床清理積雪熱好車再讓女兒來開車的。他自我批評說,我管得太多了。但還是照做,說是怕孩子因為清理積雪耽誤時間,路上開車著急容易出事。

JD的大女兒這個秋天上大學了,去的VirginiaTech。JD好多次都跟我談到學費問題,他說他給大女兒存了八萬刀的教育基金,他的岳母給存了兩萬刀,原來想著上州內大學綽綽有餘,沒有到現大孩子申請到了更好的學校,就不願意在州內上,這些學費只夠五個學期的,還有三個學期沒著落。

所以他鼓勵孩子去嘗試申請各種獎學金,但是孩子一點也不積極,可能嫌準備申請材料太麻煩。他還建議她向他的岳母借錢,可以免利息。

我說總有辦法解決的,美國學生的資源很多,學生貸款或是打工等。他說是的,途徑有很多。但是還是見他操心。在這個時候他跟中國的父母沒啥不同。

另一件事情也體現了JD是個二十四孝父親。前不久9月底他大女兒生日的那一週,週四一早他的太太和他的岳母驅車七個多小時到Virginia Tech,住一晚,週五接上女兒回家過生日,週日再由JD開車送回去,他週一再開車回家。

我挺奇怪的,為什麼不乾脆一家人開車到大女兒的學校,給她慶祝完生日再回來,這樣少折騰一次長途開車。他說,女兒應該更想見到她的朋友吧。而且這是第一次離家一個多月,還是接她回來比較好。

孩子的青春期對中國父母是個考驗,對美國父母也是個考驗。JD在這一點上採取的教育方式是比較直接簡單的。比如他要求孩子不得用Snapchat那種發完簡訊幾秒後就銷燬的App,而且他有權利檢查她們的郵件和簡訊。孩子抗議,他說,你們現在住的是我的房子,用的手機和網路都是我花的錢,所以要按我的規則行事。

我問他,你不怕這樣做在感情上與孩子疏遠嗎?不怕將來孩子有了經濟能力,根本不聽你的嗎?他的回答是,如果是一個reasonable的孩子,會理解他的做法。如果孩子成年了,有了經濟能力,就得自己對自己負責,不需要聽父母的了。

從這一點上看,又跟很多中國的父母不同。

在立遺囑的做法上,更是顯示了文化的差異。他說最近他越來越意識到,給孩子留太多的財產不是一件好事,可能會讓他們變得懶惰,也可能會讓他們追求長遠來看無力承擔的生活方式。

所以他跟太太商量是否將來將大部分遺產捐給教堂,但太太不同意,認為還是要把大部分遺產留給孩子,所以現在他們立了個有條件的遺囑:孩子25歲時如果取得了大學學位,可以獲得遺產的三分之一;30歲時如果有一份全職的工作,獲得另外三分之一;35歲時獲得剩下的三分之一。

他說希望這樣既能幫助孩子,又避免了她們的惰性。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