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體育

世錦賽·光明第一線|馬寅VS郎平:不能奏國歌,也要讓國旗升起來

  • 小白兔

  • 2018-10-23 03:03:14

2018女排世錦賽,從出征到回家,一共27天。

道阻且長,困難重重,郎導一路帶著姑娘們艱難前進。但我們看到的郎導,場上霸氣,不怒自威,場下謙和,時常微笑。她始終保持平靜,風度翩翩,總是讓人感受到滿滿正能量。

比賽的過程中,郎導很辛苦,壓力也很大。

所以那些我們感興趣的問題,就留在這個時候和郎導聊一聊。

馬寅:剛剛結束的世錦賽,中國女排經歷小組賽、複賽,殺到六強賽,又打進四強,最後拿到一枚銅牌,在您看來,哪個階段過得最艱難?

郎導:最艱難的還是前兩個階段,在札幌和大阪那段時間,因為那時候心裡沒數,會擔心進不了六強,比較緊張一點。現在回頭看,其實第一階段小組賽我們基本是按計劃走,到第二階段比較擔心和美國、俄羅斯的兩場球。這次世錦賽我們一共在日本27天,前兩個階段就有17天,一大半,心一直在那兒吊著,還不是每天都打,還要轉場,我這腦子裡一直要考慮怎麼保持狀態,怎麼準備,反正一天到晚都在想怎麼打。

馬寅:第一階段的比賽,中國女排最重要的是兩場球:對土耳其和義大利。之前在北侖備戰時,您帶隊員重點準備的也是這兩個對手,但是對土耳其,咱們3比0就拿下了,後來土耳其也一直沒有出色發揮。從整個世錦賽的表現來看,您會不會認為咱們對土耳其重視過度了?

郎導:我們跟土耳其的比賽,是世錦賽第二場球,這場比賽不僅是兩隊兩年來第一次正面交鋒,同時對我們雙方都有重要的戰略意義,所以我們非常重視,做了重點研究和佈置。3比0贏下土耳其,對我們球隊的士氣很重要。土耳其在輸給中國隊以後又輸給義大利,在咱們那個小組悶住了,等到第二階段比賽對陣美俄時已經沒氣了。我們後來也聊起過這個問題,土耳其如果放到對面那個大組,打兩場好球,真可能就出來了。一支球隊有一定實力,重要的就是一口氣。如果她們不是連輸中國和義大利,後面不至於見美國、俄羅斯完全沒的打,連一兩局都咬不下來。另外我覺得喬瓦尼(古德蒂)接手土耳其隊時間還短,球隊年輕隊員冒得快,但是底蘊還不夠。

馬寅:小組賽最後一場對陣義大利,我們做了充分準備還是沒有拿下,您會不會有點失望?

郎導:不能說是失望,只是有些不甘心,因為沒有完全跟對手較上勁兒,我覺得我們還可以打得更好。

馬寅:帶著一場失利轉戰大阪,當時大家都很疲憊。我記得世錦賽出發時您曾經說,相比起土耳其和義大利,第二階段的對手咱們沒有時間做重點準備……

郎導:這次備戰的時間確實很有限,進入複賽階段,我們需要克服的困難更多。那段時間我們一個是鼓勵隊員要頂,另一個是激勵大家要打起精神,努力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做好最困難的準備。我們給隊員講到最後靠算小分決定命運的時候,人家就可以做你了,這不是沒有發生過,所以在我們還有能力掌握自己的命運時,一定要盡最大努力戰勝對手。

馬寅:給人感覺世錦賽的難和累,在複賽階段,也就是咱們在大阪征戰那一週,體現得最充分。

郎導:確實是這樣。奧運會打一場還可以緩一天,世界盃還是對手強弱交替,世錦賽本來就難打,咱們還分進“死亡之組”,真的是一點兒都不能放鬆,小組賽你放鬆一點,迷糊一會兒,比賽就輸了,只要輸了球就是給自己埋雷。到後面越打越關鍵,更不能出錯,體能上要求還非常高。都說咱們中國隊不放假,不讓出去逛街,咱們隊員真不是那個體質,出去逛回來照樣訓練,真的做不到。外界還總說我們技術粗糙,怎麼解決,就是訓練!把之前缺的課補上!我們經常跟隊員說,大家對中國女排要求高,我們能力又有限,所以必須勤奮,拼盡全力!該做的努力都做了,該是什麼就是什麼,外界期待我們“三連冠”,我們不是不想要,但絕不是坐在那裡想出來的。

馬寅:說到“三連冠”,這是世錦賽前媒體關注的焦點,我發現您一直沒有接這個話茬?

郎導:“三連冠”是大家的期許,是媒體關注的點,但是作為我們幹這行的人,不能天天總想這些事情。不是說我們沒目標,也不是我們不想要,但客觀說,這個目標實現的機率很小很小。現在對手這麼多,競爭這麼激烈,而且是每球得分,一兩分鐘之內戰局就可能改變,況且我們中國女排又沒有絕對實力。作為我們來說,需要專注於想辦法努力戰勝對手。

馬寅:整個世錦賽的過程中,雖然壓力很大,但是我看您一直都很積極樂觀,在隊員面前情緒特別好,您是怎麼做到這麼好的情緒控制,一直專注於做自己該做的事。

郎導:我覺得這是職業習慣吧。作為團隊的領頭人,越是在困難面前,越要保持積極樂觀,足夠堅強。我這個人應該說是個充滿正能量的人,我會擔心一些事情,但是我知道擔心都是很正常的,我不會表現出來,我用來排解壓力的方法就是做好手裡的工作,把擔心的事情一項項落實,這樣就會少一點擔心。

馬寅:這次世錦賽的複賽和六強賽,因為中國女排雙殺美國,所以我們一直牢牢掌握晉級的主動權。在您看來通過這兩場勝利,中國女排是不是捅破了中美之戰的那層窗戶紙?

郎導:我覺得雖然兩勝對手,但還是要低調慎重一點比較好。美國隊這次狀態一般,並不是水平下降,而且每支球隊的目標和重點不一樣,這一次你打得好,下一次可能是人家狀態好,比賽就是這樣,萬事沒有絕對。

馬寅:複賽最後一場對陣俄羅斯、六強賽第二場對陣荷蘭,咱們都是沒有壓力的比賽,很多人都問,郎導為什麼不在這兩場比賽中讓朱婷歇歇?

郎導:世錦賽我們一共打了13場比賽,可以說場場是硬仗。我們的板凳深度不夠,除非比賽我不要,否則我們就都要頂。複賽打到最後,馬上就是六強賽,三個強隊一組,我們需要保持狀態,真鬆一下,能行嗎?我確實也看到有些評論說朱婷累,總用朱婷,事實上是不用不行,讓她先歇會,不行了再讓她上去,她只會更累。從另一個層面來說,一支球隊以老帶新,老隊員都是這樣,當年我也是這樣過來的。從剛剛進隊,作為新隊員的時候,是老隊員帶著我,到後來我成熟了,我帶著年輕隊員,確實承擔得更多,身心都很累。但是想想我們承擔得多,獲得的榮譽也最多。國家需要你,球隊需要你,更多的承擔對朱婷來說是挑戰,我相信她經歷這樣的成長,會成為更好的朱婷。

馬寅:我發現這次比賽的過程中,無論是多麼關鍵的比賽,無論比賽結果,您一直強調的是:學習和成長。

郎導:對於我們來說,每次比賽都是學習和提高的機會,而不是贏球就萬事大吉。回頭想想,我們贏得勝利的時候,並不是我們實力最強,而是我們做對了一些事情,少犯了一些錯誤。這次13場比賽,我們兩負義大利。半決賽輸球以後我們晚上開會,我跟隊員說,不要再想最後那兩分可惜了,也不要總想著只差一步,現在你得想,我們有本事的話不用跟對手打五局!我們也不要想第四局贏下來多麼不容易,那如果第一局不是那麼丟了呢?也就更別說我們第一局沒打好,是因為熱身場地的原因活動不充分,這是事實,可是對手也一樣啊,那為什麼人家把第一局贏了?適應能力差,也是差距。客觀原因哪次都有,都不一樣,但是出現了,就是自己本事不夠,回去再練,下回咱不犯這個錯!

馬寅:銅牌戰之前,聽說您好好“刺激”了一下隊員?

郎導:那個時候她們需要“刺激”(笑)!半決賽輸得有些遺憾,24小時不到就要爭第三名,這最後一場球也是考驗,因為你沒有時間後悔,要馬上把結果放一邊。我跟隊員說,平時咱們總說要“勝不驕,敗不餒”,現在是時候體驗後半句了!摔了跟頭,拍拍身上的土繼續跟她們幹啊!荷蘭隊很想要,她們贏了是創造歷史的成績,銅牌戰對中國女排來說也很重要,不能奏國歌了,也要努力讓五星紅旗升起來!

馬寅:記得您在世錦賽結束那天接受採訪時說,隊員們都在努力克服困難,感謝隊員們的付出。

郎導:是的,每個運動員面對的困難是不一樣的,大家都在努力戰勝自己,最終拿到這枚銅牌,靠的是團隊的力量。在這裡我特別想提一下顏妮,31歲的老將,身上有很多老傷,里約之後重新出發,平時訓練比賽兢兢業業,默默跟自己較勁,什麼地方做得不好,她覺都睡不好。她真的是用對排球的熱愛、對中國女排的熱愛在堅持,特別難能可貴。能榮獲世錦賽“最佳副攻”,也是對顏妮一個特別重要的肯定,我真的為她感到高興。

馬寅:您一直說,老將是一支球隊最寶貴財富。

郎導:所以我在這裡還特別想感謝徐雲麗,這次非常高興小麗能專程來陪伴我們,幫助我們。她是和我們共同經歷過惡戰的老隊員,無論是老隊員年輕隊員都相信她,這麼漫長艱苦的比賽中,每個隊員都可能遇到困難,多少都產生負面消極的情緒,她們需要訴說,甚至是發洩,很多話隊員是不想跟或是不敢跟教練講心裡話的,但是她們願意跟小麗講,在她那裡尋找幫助。小麗這次每天跟我們一起訓練,幫助教練給隊員做思想工作,不求回報,就是感情,我特別感動,也特別感謝她。

馬寅:隨著世錦賽的結束,2018年的中國女排就算完成了使命吧?

郎導:是的,我們接下來還要做個總結,然後大家就要回歸聯賽了。昨天在從東京回北京的飛機上我跟亞文聊天時還說,2018年的中國女排,世界聯賽以後的集訓還是見了成效,這次很多國外球隊評價我們中國隊在世錦賽上的表現和世界聯賽不是一個水平。其實我們自己最清楚,以我們的水平和實力,稍有疏忽就可能進不了前六,能有獎牌,靠的是全隊一心,勤奮努力。

馬寅:通過這次世錦賽,您認為世界女子排壇又出現了哪些新變化?

郎導:現在的女子排球對體能力量的要求越來越高。以前咱們說快速,現在是快加上高,還全面。主要得分手擁有絕對高度,打法男子化,這些都給中國女排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