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望門守寡:民國女性克服對離婚的恐懼!

  • 小白兔

  • 2018-10-21 22:25:05

離婚自主是婚姻自主的一個重要方面,而離婚則是少數人婚後不得已而採取的措施,只有結婚自主而無離婚自主,就不能真正實現婚姻自主。因為婚姻基礎不好,屬於包辦買賣而成的婚姻,或者由於某些原因,雙方在婚後感情破裂,無法繼續共同生活,只有通過離婚才能解除雙方的痛苦,重新建立新的幸福家庭。

所以,離婚自由又是結婚自由的必要補充和切實保證。新知識女性在爭取結婚自主的同時,因為婚後的家庭問題而導致婚姻破裂,於是在爭取結婚自主的同時,宣傳女性要擁有離婚自主的意識,爭取完全的婚姻自主權。

我國自古以來,婚姻自主權就主導在男子手中,不管是結婚亦或是婚姻的破裂,女性沒有絲毫的自主性。在古人看來,男女婚姻是為終身大事,一經訂立即不得更改,於是便由“望門守寡”的習俗。而且在婚姻關係的解除上,絕大多數情況下是屬於男子的權力,男子掌握著主動權,古代社會所謂的“七出”、“義絕”之說,即是對古代女性在婚姻地位上的描述。

因此古代所謂的離婚現象很少,有的只是男性的體妻與再娶,沒有女性離婚的概念,而且被離婚的女性只能守活寡,不得再組織家庭。“那時離婚這一名詞可以說完全為男子而設,是男子獨有的特權。雖然同時亦有離婚規條的存在,可是實際的離婚,只不過是鳳毛麟角罷了。”

隨著新式教育的普及,西方思想的宣傳,使更多的新女性得以在思想上得到解放,人格上的獨立,開始打破封建枷鎖,衝出禁錮她們的牢籠。於是伴隨著女性思想的宣傳,關於女性離婚自主的觀念,也隨之開始影響新知識女性的婚姻思維。

在離婚觀念宣傳的基礎上,很多新知識女性均受到了影響,她們不再侷限於封建倫理的教條,禁錮於封建家庭裡,開始走出去,發表自己的感想,自己對婚姻觀念上的看法,以實際行動表現她們在離婚問題上的見解和主張。如夏梅女士在《自由離婚論》中指出:

“離婚這件事,絕不是不道德的,只有一對毫無愛情的夫妻,社會上且用舊禮教來壓迫,束縛,不准他倆離婚,這才是不道德的。”“如果說離婚是不道德,那麼我便要問,討小老婆,逛窯子,偷漢等等行為,是道德不是?”

而且,她還從新知識女性的自身利益考慮,提出了對離婚自主的幾條看法。如為了減輕人們的生活過程中不必要的痛苦,要實行離婚自主;要實行男女平等的自由戀愛,而且只有以此為基礎進行的結婚,才能減少將來離婚的事實;女性應該享有離婚自主的權力,並且要採取措施保證離婚自主。總體上認為離婚自主應該是男女平等的,不能用禮教的道德來壓制女性的離婚自主。

當然,在當時有大力提倡女性離婚自主的權力,但在同時也有新知識女性考慮到女性在社會中的實際地位等方面,認為女性在離婚的同時要從自身的角度出發,要考慮到離婚後可能面對的情況,是一種理性的新知識女性離婚主張。如當時的《新婦女》主編陸秋心,她即主張這種看法:

“合理的離婚,我是贊成的,不用說了。不過我國現在有些要離婚的人,我覺得未能一概而論。這大約是夫要離妻的居十之九,總因為妻沒有新知識的緣故。我想如果兩方面都情願離,那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如果夫要離而妻不情願離,這就應得顧全人道主義。夫的新知識是求得來的,妻沒有新知識,也勸她求一些來就是了,何必要離婚呢?所以我要奉勸現在想離婚的人把這件事看得非常鄭重,切不可隨意談談。”

此種說法即是認為女性有自主離婚的權力,但在雙方離婚的同時應該慎重的對待,離婚自主應謹慎對待,而且還認為離婚的矛盾糾結點,在於雙方的溝通上,而溝通則是因女性的教育、知識水平的差距,因此也在另一方面號召女性的教育培養。

此外,有的則把離婚的自主與子女的教育相聯絡,認為離婚的同時應該考慮家庭的完整,尤其是子女的教育,因為離婚會在無形中會給子女帶來傷害等。而且還有從離婚自主有害之處印證,指出應從離婚自主的利與不利兩方面出發,最終得到答案,“我們對於任何問題,總不要抱絕對好的念頭,應該好壞相依,應該發揚其好,彌補其壞;離婚雖有害處,我們就得從離婚的害處方面想法來救濟,使他的害處減少以至於無。換一句換說,就是我主張絕對的自由離婚;同時卻又要想法子使離婚而沒有害處。”

在當時,對於離婚自主除了上述幾種觀點外,還有一些新知識女性認為離婚自主不值得提倡,離婚是完全可以預防和避免的,而且為了預防離婚的發生,應該採取相應的一些辦法。如繆程淑儀就認為離婚問題是可以預防的,預防的方法就是要從結婚前就實行結婚自主,即實行男女自由戀愛,並且在結婚後又互相體諒互相幫助,以此預防離婚的發生。

還有在男女離婚的問題上提出一些解決方法,“在理論和事實,顯然不能一致的離婚結婚絕對自由的問題上,我覺得有一最適當的過渡的方法,就是命令各縣政府,組織離婚仲裁委員會。”還有人認為離婚問題是有生理、心理、社會及經濟等原因造成的,並針對這些原因提出各方面的離婚救濟方法。

如針對社會方面的原因提出“與這方面有關係的是教育,男女教育相差不遠的話,這些所謂理想、態度、習慣等,都容易趨於一致……教育是解決離婚問題的一種方法”;針對經濟方面的原因提出“所以為救濟經濟方面的離婚:夫妻知識階級不要相差太遠;生計最好都要自立;沒有貧富的界線;不早婚。”不管是預防、救濟,還是設定機構,都可以說是時人對女性離婚自主的保護。

從以上對女性離婚自主的宣傳,使更多女性得以瞭解離婚自主的理念,而且宣傳的理念並不是鼓動女性去無謂的離婚,而是各自提出對離婚自主的理解和看法,以及相應的對保證離婚自主的方法。

以上這幾種離婚思想的宣傳,使得女性不再僅受限於傳統的枷鎖裡,要敢於去爭取女性的權力,而且在爭取權利的過程中還提倡要理性的去對待,去救濟、預防,這在當時是難能可貴的。

隨著女性的婚姻觀唸的深入,離婚現象也普遍增多,其中不少都是女性自己主動提出的,新知識女性以實際行動來爭取自主權。但是在民國初年,法律法規仍沿用清末婚姻法,對新女性的婚姻自主並沒有得到大的改變,如在《大清民律草案》中規定:“夫妻不相和諧而兩願離婚者,得行離婚”,這從法律明文規定了女性與男性共享有離婚自主,但仍舊有限制條件“前條之離婚,如果男未及三十歲,或女未及二十五歲者,須經父母允許”,而且由於社會對女性離婚觀唸的看法,女效能夠實現自己的離婚自主仍舊不多。民國後,雖然有《民國民律草案》的頒佈,但大部分仍然是沿用《大清民律草案》,並沒有大的突破。

但是在隨著女性離婚自主觀唸的深入,法律上逐漸對女性賦予了離婚自主權。如1926年通過的《婦女運動決議案》,其中就特別提出了在制定婚姻法律的時候,應該依據的原則性內容:“根據結婚離婚絕對自由的原則,制定婚姻法;保護被壓迫而逃婚的婦女。”

另外,當時在1930年釋出的法令法規也規定了,婚約文書是男女當事人兩人的事情,應有當事人自行決定訂立或解除婚約。而且,不僅是一項法令規定最高法院還在多次的判例中稱:

“父母本於主婚權之作用,為其幼小子女訂定婚約,雖為吾國舊律所容許,然與婚姻自由之原則,顯相違反,在現行婚姻自由制度之下,不能容其存在。故子女之一造,成年以後,對於父母代定之婚約,倘未經明白追認,一旦訴請解除,要不問其所持之理由為何,應認為法律上解除權之正當行使,即當予以照準,而他造之當事人不得任意反對。”

因此可以看出,在離婚自主上,不管是從法律法規的制訂出發點,還是法院判決的意向上,均為離婚自主創造了很好的條件。

由上可知,新女性在爭取結婚自主權的過程中,還提倡與實施女性的離婚自主,使女性的婚姻自主得到完整。

運營/婷婷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