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李嫣假如不是王菲的女兒,命運會怎樣?

  • 小白兔

  • 2018-10-19 12:04:04

文 | 伊 姐(周桂伊) 陳 夕

最近,有條新聞引起了我的注意:李嫣與白富美閨蜜團在香港奢侈品店豪擲千金,瘋狂買買買,兩小時花了10萬。

(這個年齡的女孩,大概都這樣,要同樣的手機殼,同樣的包,同樣的帽子和外套~~儘管大家的物質條件不同,所用之物品牌不同,但這種年齡的感受是共通的,滿屏青春氣息)

據說,此次購物之行除了李嫣和她的小閨蜜團,媽媽王菲也全程陪伴,相當親密。

作為母親,我並不難理解王菲對女兒的愛,正是這層愛促使她與前夫李亞鵬共同創辦了“嫣然天使基金會”——一家致力於為脣顎裂症患兒提供援助的慈善工會,拯救了成千上萬的先天兔脣兒童。

李嫣作為王菲與李亞鵬的女兒,出生時患有脣顎裂,但因為父母的認知、財力,(舊文可戳李亞鵬帶孩子下鄉:願你聽得懂風雨,愛得了生命)以及付出的滿滿關愛和照顧,用李亞鵬的話說——

我已經讓缺陷,變成了她的榮耀。

(李嫣在巴黎時裝週走秀,這種氣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每次我看到李嫣的時候,就從內心深深祝福她,因為她出生在了非常具備高度的家庭,而我也深深知道,不是每個出生不順利的孩子,都有這個幸運。

據2012年衛生部資料統計,我國出生缺陷發生率為5.6%,每年新增出生缺陷兒約100萬例,平均每半分鐘就有一個出生缺陷兒降生。

可以說,很多比李嫣當年情況更加糟糕的患兒,每年降生在千千萬萬的普通家庭,而他們中的一部分,甚至將會面臨著被遺棄的命運。

近期備受關注的電影《寶貝兒》,楊冪所飾演的江萌,就是一名因出生即患有VACTERL綜合症,而被父母拋棄的棄兒。她在福利院和寄養家庭長大。

VACTERL綜合症:是一連串先天性異常症狀英文字母的縮寫,包括無肛症(Anal)、脊柱或者血管異常(Verterbral)、心臟缺陷(Cardiac)、氣管或者食道閉鎖異常(Tracheo)等。

這其中的每一種疾病,都觸目驚心。

江萌和與她同齡的聾啞人小軍關係十分要好,兩人均在世俗眼光中的社會底層艱辛度日,小軍在菜市場運貨,江萌在兒童醫院做護工。

一個工作上的偶然機會,江萌得知醫院內一名患有VACTERL綜合症的女嬰即將被親生父母決定棄養,她目睹了全過程,決定動用一切可能,阻止棄養事件的發生。

“如果我不完美,是否還是你的寶貝?”

這就是電影《寶貝兒》要講的全部故事。

影片中,有一個段落讓我印象深刻。

江萌希望通過報警,迫使患嬰父母將其接出臨終關懷醫院,面對孩子爸爸的堅定的“選擇不拯救態度”,江萌纏著警察不停詢問:“孩子媽媽怎麼說的?”

她逼得警察拿到了母親的確認視訊,這個行為,直接讓這個經受不幸的媽媽,再度面對巨大精神折磨,差點崩潰。

警察面對江萌的糾纏總是顯得很無可奈何,連說她“犟”。但我明白,與其說,江萌在追問這對素不相識的夫妻的態度,不如說,她在追問自己父母的想法。

因為,她的人生從一開始就是巨大的心碎的問號——

“為什麼要拋棄我?為什麼不想讓我活下去?”

但硬幣的另一面,是不是所有棄嬰的父母,都出於喪盡天良的冷漠?未必。也許,在他們看來,這是另一種比撫養更艱難的“大愛”。

郭京飛飾演的父親,面對孩子“先天心臟病+無肛+心肺重度感染”,做出了這個決定。他說“別讓孩子媽媽知道,她受不了”;他把孩子帶到臨終關懷醫院,希望他少點痛苦離開;他面對江萌的指責,一次次失聲痛哭。

他的朋友看不下去了,說“我們根本就不差錢,麻煩你們講講道理,尊重下我們,我們生活不想被打擾啊,行嗎?”

江萌熱切地希望,她不是社會的特殊群體。

她在醫院面試時,面對“你還有什麼後遺症嗎?”的發問,她脫口而出:“沒有,我是健康的。”

儘管先天性心臟病,以及先天性子宮切除手術,使得她做工不到半小時,就會氣喘吁吁,蹲下來吃藥。

這個世界的辛酸與不安是江萌倔強與不服輸的最好燃料,她渴望的不是憐憫,而是平等視之的態度——

“我需要的是,在這個世界,你我並無二致”。

但事實呢?

缺陷新生兒代表的遠遠不止高昂的治療費用,還有無法預測的治療結果、相伴終身的生理缺陷,甚至是隨時引爆一個家庭毀滅的不定時炸彈,以及承受整個社會的歧視。

郭京飛扮演的女嬰父親的一番話振聾發聵——

“我是孩子的父親,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愛她,但是你們想過她以後嗎?她沒得以後了……”

電影的高潮,就是《寶貝兒》的預告片所呈現的激烈對抗——

楊冪飾演的江萌崩潰:“你的小孩是可以治好的,我當時就是這樣一個小孩!”

郭京飛飾演的父親哀嚎:“你這是往我的傷口上撒鹽!你要曉得!你要曉得!”

《寶貝兒》的創作高明之處就在於,沒有人在這個事件中是世俗意義上有錯的一方。

他們立場不同,但相同的是,每個人都在深淵。

命運給的悖論,到底有沒有和解的可能?

電影裡,不僅江萌,以及她的好友小軍,所有殘障棄嬰們,都是社會邊緣化的例子。

他們居住在條件簡陋的城中村,出賣體力換取生活所需,大部分朋友也是與自己一樣的特殊人士。

而主角江萌所面臨的,還有一個倫理困境:政府規定,寄養不等同於領養,寄養兒到了18歲,必須離家。

江萌想給自己“媽媽”養老送終,都是法律上不允許的,是一個奢望。

她們幾乎註定成為,無比孤獨的人。

《寶貝兒》讓我想到了今年另一部現實主義題材電影,《我不是藥神》。

如果說,《我不是藥神》關注的,是那些生命走到盡頭的人的困境,《寶貝兒》則更加殘忍地指出——

有些人,從一出生就沒有希望。

作為一部以紀實性手法完成拍攝的作品,《寶貝兒》具有嚴肅題材所包含的“大氣象”——聚焦“不完美生命”,關注棄嬰、殘疾人等特殊個體的生存困境……

一切的一切,均是源自導演劉傑“走向通話的反面,抵進現實”的創作理念。

《寶貝兒》採取了一種類似紀錄片的拍攝手法,最大程度還原了現實狀況裡,“寶貝兒們”的苦與樂,那種粗糲的質感,也得到了來自國際媒體的讚譽。

美國權威媒體Variety就表示:“編劇兼導演劉傑的寫實風格,充滿了引人入勝的勇氣。”

英國權威電影雜誌Screen Daily也評價本片是“毫無掩飾的真實”,“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和故事敘述節奏的把握,讓這部影片擁有一個極其明確的核心”。

女主角楊冪本次為角色扮醜,嘗試出道以來最土造型的楊冪,是對自我突破的誠意。對於她的表演,英國媒體評價——

“卸下華麗的裝扮,獻上了一場強硬的表演。”

回到我們的題目,假如李嫣不是王菲的女兒,她的命運會怎樣?

我經常出國,我發現在歐美的街頭,是有很多殘疾人的,他們利用著盲人道、導盲犬、在陽光下行走、購物、交談,與普通人無異。

但在中國,除了天橋下那些乞討的殘疾人,我很少看到殘疾人,可以在大街上如此自信、自如、自然地生活。

不僅對待新生殘疾人,對待全部的殘疾人,中國還停留在農耕文化的集體潛意識力:殘疾不僅僅是身體的缺陷,而是生而為人的恥辱。

而我們的政策,國情和輿論,甚至公共設施,又為此做了多少呢?

希望大家都去看看《寶貝兒》,這個社會有很多李嫣,甚至比李嫣出生時面臨更艱難情況的孩子,希望她們在未來,即便不是王菲的孩子,也會活得更有希望。

借用《我不是藥神》,徐崢角色那句臺詞——

“未來可能會越來越好吧”。

重要!!!微信訂閱號總是莫名其妙改版

現在只有星標有主圖啦,

一定星標哦!星標!星標!重要的事說三次。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