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文化

近來日記|深秋漸冷近寒冬,落葉悄然滿徑

  • 小白兔

  • 2018-10-19 12:03:57

許久未寫東西,今日發些最近的日記(摘錄)。

8月23日

S告訴我,她弟弟來北京了。S與我同村,我已經好幾年沒見過她。雖說春節時皆回村裡,但她在村南,我在村西,幾乎無法逢面。她現在好像在青島,開了一家裝飾公司。

她懷疑弟弟進入了傳銷組織,並且已被控制。理由是:弟弟的身份證被收走,以辦理暫住證的名義。她問我能否解救幫忙。

我……

我不知她為何沒有報警。我把手機號給她,讓她轉告給她弟,有什麼問題隨時聯絡我。

再聯絡我時,已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她弟已平安離京。至於身份證,自然沒去索要。

8月24日

老劉給我發了一篇文章連結,問我能否幫忙刷刷閱讀量。那是她產後復出的第一篇文章,她打算刷到兩萬,以證明自己寶刀未老。

我問了問建華,現在價格是40元/千。如果要刷兩萬的話,得800塊錢。不算便宜。

她猶豫了一下,說再想想。最終,刷了200塊錢的,5000閱讀量。加上之前已有的3000多真實閱讀量,再考慮到後續傳播,最終閱讀量估計能達到1萬。

順便問了下建華,騰訊清除機器刷量的宣告,是否對刷量業務有影響。8號,騰訊發表宣告,表示將清除所有的機器刷量資料。建華說,剛開始一兩天有影響,價格還略有上漲。後來價格就下來了,沒什麼影響。現在哪怕刷到10萬都可以。

跟Z聊了聊。她還沒從失戀的陰影中完全走出。上次我們一起吃飯時,她剛失戀。那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月英打算考雅思,據她說,9月1日就要考。不知她學習得怎麼樣。

我也想把英語重新拾起來。

8 月27日

嗓子生疼。

喝了點川貝止咳糖漿,又兼服銀黃顆粒,第二天略有好轉。第三天開始打噴嚏,流清涕,在小區樓下買了感冒清熱顆粒,喝了兩次不見好轉。

去朝陽醫院看病。醫院就在我們公司旁邊,悄悄溜出去即可。

等號的間隙,接到王強電話。國慶期間,他要在老家縣城完婚,問我是否回家。他女朋友是北京房山人。

女醫生問完我的病情,讓我張開嘴巴。“你的扁桃體一直這麼大麼?”

“……應該不是……”

“那就是腫了。給你開點藥。”

晚上,布貼魚說久不寫文,都不知道如何下筆了。

寫作是一種技能,正如開車。長久不寫,確實會生疏。

我讓她把之前未竟的關於心理醫生那篇小說寫完。她說,又回頭看了下,覺得寫得太low,都不知如何繼續。我想起自己之前的短篇小說《一頭豬的逃亡生涯》,雖說只有六七千字,但從開始寫,到最終完成,用了近一年。導致後半部分的文風與開篇相去甚遠。中短篇小說的寫作,正如男女雲雨之事,還是要一氣呵成的好。

9 月1日

發表小說《一個鄉鎮小店主的網路奇緣》,有讀者很好奇我媳婦看了會作何感想。他覺得我這篇文章表達了對現實的不滿和強烈控訴。

9 月11日

G讓我把去年寫9.11的文章發與她,她要轉發至朋友圈。

朋友圈看到老秦更新動態,說《活著》是本好書,已經看了七八遍了。給他點贊並留言:好書不厭百回讀。

好久沒與他互動了。

晚上11點左右,他給我打電話,我沒接。我不知該跟他聊些什麼。

9 月29日

最近心態有些浮。不知是不是和臨近國慶有關。

今早騎電動車上班,離北京站還有400米時,碰到一個女孩。她正拉著行李箱,看到我,急忙招手:“能把我帶到北京站嗎?”她是8:50的火車,很可能會誤點。

到北京站時,已是8:35。根據開車前五分鐘停止檢票的規定,她只有十分鐘的時間了。她需要進站、安檢、取票、檢票,時間很緊迫。

我沒問她為何不改簽。

她正打算坐車去山東聊城。她是聊城人。

10 月4日

昨日與老張聯絡,邀他今日來家閒談。

他依然很神道。沉湎於哲學、人生、物理學之中。每當他說起這些,我只能聽懂三成。

他讓我寫網路小說,穿越題材的。或許可以略賺些小錢,以改善生計。

10 月5日

去縣城參加高中同學王強的婚禮。改口時,他淚流滿面。不知那一刻他想到了什麼。

我們這桌都是高中同學。阿牛也從澳洲回國了。雖不是專程參加王強婚禮,但也很夠意思。阿熊、海波都是多年未見。回程路上,聽媳婦說海波開輛大奔。不知他現在做什麼營生。

10 月11日

孫江的幼兒園轉讓出去了。他又重新回到了上班族行列,在時隔兩年之後。

國慶歸來後的這一週,感覺極為倦怠。空虛,失落,沒什麼精神。工作也不甚投入。一顆心就像蛛網,飄搖欲墜。

最近公司的業績不是特別好。如果公司要縮減成本裁員,如之奈何?得好好地思索一下未來的出路。

近來什麼也不想寫。前兩日還想寫首詩,但腦海裡只有一兩句。擴充成一首太過刻意,只好作罷。不寫東西的時光是靜默的。就像一杯水,靜靜地呆在那裡,自我沉澱。

10 月14日

有些女孩,乍看尋常,卻總讓人念念不忘。待望第二眼,便覺驚豔。她有點冷幽默,還有些壞,這令她韻味十足,惹人遐想。

《荒蠻故事》便是這樣的一個女孩。這是一部關於復仇的電影。六個故事毫無關聯,但冷豔的張力、平靜的暴力和隱忍的剋制卻貫穿全片。就像秋天河水裡的一條魚,沉潛在水藻之中,發生幽冷的粼光。

電影配樂絕佳,為影片增色不少。

影片開篇便直入主題。十分鐘後,第一個故事結束,音樂響起,開始出字幕和演職人員資訊。一個個動物形象依次出現,如央視紀錄片《動物世界》一般。這樣的片頭,算為影片做了最好的註腳。活在世上,總有一些事情和境遇,會激起我們的動物本能。很多人痴迷暴力美學,大概便是這樣的原因。很多事情,理性和道德只能遠遠地退居幕後,留本能在臺前演戲。

我業餘愛好不多,讀書看電影而已。近來讀書略倦,電影看得倒是不少。比如《動物世界》、《生存家族》、《完美陌生人》、《辯護人》、《奇蹟男孩》。都是很不錯的電影。《完美陌生人》令我想起伍迪艾倫的《賽末點》,頗值得玩味。

10 月16日

G找我聊了幾句。她朋友圈裡有人辦寫作培訓班,據說教小說寫作的是人是某位茅盾文學獎得主的門徒。她問朋友該得獎者是誰,被告知“保密”。這很可疑,我還說我是莫言的門徒呢。

寫作是培訓不出來的,但以掙錢為目的的寫作可以。大家喜歡看什麼,如何寫出來,這是有技巧的。嚴肅的、從心出發的文字,沒有技巧可言。又想起老張讓我寫穿越小說掙錢的建議,好好琢磨一下。

10 月17日

日本電影《生存家族》講了這麼一個故事:某天全世界突然停電,一切用電的工具都不能使用,最終吃水也成了問題。一家人為了生存,跋涉千里去鄉下生活的故事。電影很好看,當時我就想:如果某天全世界突然斷網(手機電腦都不能上網,包括手機的行動網路),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呢?

打算寫一寫這個選題。還有幾個其它的寫作議題,比如《畫中走出來的孩子》、《重回18歲》等等,但都沒有強烈的提筆興致。

月英雅思沒有考過。

10 月18日

憂鬱得不想工作。問老張:“憂鬱時,你都會做些什麼?”他說,看竹子。他正在重慶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酒店外,是一條大河。岸旁是茂林修竹。

想起蘇軾的詩詞:“可使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

打算寫首小詞,以寄愁懷。在紙上一筆一劃地寫。這種方法對我來說,還是挺管用的。之前憂鬱時,我常在紙上寫些東西。我寫得很慢,憂鬱彷彿都從筆尖流掉了。

一支香菸在手,萬千思緒隨風。

深秋漸冷近寒冬。落葉悄然滿徑。

莫道此身已老,尚存些許豪情。

惱人愁緒付酩酊。不許憂惶入夢。

看著自己丑陋的字跡,我變得更加憂鬱。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