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man's daily
  3. 娛樂

“陪跑”的周杰倫

  • 小白兔

  • 2018-10-12 23:32:03

文 │薄荷

有人把周杰倫比作“小李子”,他沒能改寫鳥巢的歷史,今年的《中國好聲音》繼續陪跑,和冠軍導師無緣。

而“冠軍導師”的名號被新晉導師、佛系的李健摘得。這屆好聲音的五強選手中,只有周杰倫戰隊擁有其中兩位選手,而李健戰隊自七強以來就僅有一位選手旦增尼瑪,周杰倫戰隊的宿涵和旦增尼瑪實力相當,並且還有另一位選手的形成“雙保險”的局面,外界和周杰倫都覺得勝算較大,最終結果卻令人感到意外。

當晚,有周傑倫的粉絲表示,“以後都不想再約了”。

《中國好聲音》走了七年,有過輝煌和低谷,周杰倫和它一起見證了後面的四年。

“失誤”始末

在賽後接受採訪時,周杰倫表示,第一年受不了(陪跑),後面就慢慢習慣了。在《中國好聲音》擔任導師以來,周杰倫似乎永遠少了那麼一點點運氣,學員拿過亞軍、季軍,這一季跌落出了前三。

從這一季的全過程中可以看出,周杰倫依然“傲嬌”,期望學員能得到冠軍,只是賽事越往越往後,他的戰隊顯得差了點“天時地利人和”。

宿涵作為周杰倫戰隊中實力較強的選手,音樂風格和周杰倫有契合之處,實力在選手們裡也相當出眾,說唱、高音、黑嗓、用AI寫歌詞,還是清華學霸,被認為是戰隊裡最有實力衝擊冠軍的選手,是周杰倫“押寶”的物件。

他五強賽和總決賽都是首位出場,連續兩場難免有些吃虧,在五強賽時就稍弱於旦增尼瑪、票數排名第二,在總決賽時更是掉到了第四名。

李健之前在節目中表示,第一個演唱最不佔優勢,因為沒有其他表演可以參考,觀眾會猶豫該不該投這一票。有一些現場網友表示,比賽時由於專注看錶演,也沒有人事先提醒投票時間,現場提醒投票後時間已經不多,有的人沒有來得及投票。

決賽時宿涵演唱了《饕餮+以父之名》,融合南征北戰和周杰倫的一首歌,以《饕餮》為主,依然是他擅長的炸裂風Rap曲風,旦增尼瑪演唱了一曲來自香港歌星陳百強的經典老歌《念親恩》,延續了他安靜深遠的特質。

和旦增尼瑪,兩個人的性格和音樂風格全然不同,對於包容兼蓄的《好聲音》來說,宿涵擅長說唱也是其中之一,但不是主場,而且在鳥巢舉辦決賽會對宿涵演唱Rap的效果有一定幹擾,現場觀眾不容易聽清唱詞,不如其他型別的歌曲氛圍到位。

拋卻這些小瑕疵,周杰倫戰隊之所以在決賽首輪被“出局”,最關鍵的原因可能是他們沒有完全“找到自己”。無論是宿涵還是周另一位選手周興才讓,在選歌和表演上好像都差了一點意思。

或許宿涵是想把殺手鐗留到最後跟旦增尼瑪對戰時使用,但平時展現的技術太多,反而這次顯得“收了些”,而且經常改編周杰倫的快歌參加比賽,漸漸的少了驚豔感。周興才讓在和導師合唱時選擇了《本草綱目》,風頭幾乎被周杰倫蓋過,這兩次操作直接被網友稱為“送人頭”。

兩位優秀的選手不能說是周杰倫的“模仿者”,但的確算不上個人特色鮮明的歌者。

綜藝“新人”

這些年,周杰倫在內地參加的綜藝不多,在比較火的綜藝裡露臉有《十二道鋒味》《魯豫有約》《最強大腦》。擔任常駐的有《中國好聲音》,還有全是荷爾蒙的《這就是灌籃》。

在綜藝領域,他可以說是個新人。早年間在臺灣參加的綜藝節目裡,他時常以害羞寡言的面孔出現,直到成為《中國好聲音》的導師,成為“巨星擔當”,被認為會帶來不一樣的專業水準和娛樂效果。

他的綜藝感不算好,但是也能靈巧接上話茬,在《中國好聲音》裡走得是謙遜和氣的路線,也是粉絲眼裡傲嬌的“傑倫小公舉”。周杰倫登上《中國好聲音》的首期,就創下了節目四季以來的最高收視率,被稱為“周氏剪綵效應”,也就是會為節目帶來更好的收視率和商業價值。

今夏,一邊打球一邊唱歌的周杰倫為粉絲們帶來了綜藝盛宴,粉絲們表示“小公舉可以放心在《好聲音》裡喝奶茶了,打籃球可以減肥。”他的綜藝感也越來越好,在《這就是灌籃》裡經常“受欺負”,被林書豪調侃個子矮,和李易峰互懟,一個個段子順口就來,早些年習慣把帽簷壓低的青澀樣子已經無影蹤。

身為一個時代的歌壇記憶,周杰倫以前是不輕易參加綜藝節目的,外界一直流傳他有“三不原則”,以防自身的形象被不當損耗。

所以即便在綜藝裡露面的機會變多了,周杰倫選擇也是和自己相契合、有助於提升個人品牌的節目。周杰倫本身就熱愛籃球,《這就是灌籃》熱血滿滿,連虎撲直男和粉圈萌妹都能在這檔節目上握手言和,大眾給這檔節目的更是好評居多。在《中國好聲音》裡做導師帶學員,在專業領域發聲,不容易出錯,還可以對以往的作品做二次傳播。

雖然四年陪跑,相比最近在《我就是演員》裡屢屢被網路cue到批評的導師吳秀波,周杰倫的“挫折”並不算什麼,何況還有六年陪跑的庾澄慶相依相伴。

保持著一定頻率出新歌,在內地綜藝裡表現地遊刃有餘,近期還宣佈要和老搭檔方文山將一起加盟古詩詞音樂節目《中國好詩,歌》。這檔節目的出品方愛尚傳媒的首席文化官是方文山,同時宣佈將開啟一系列的影視計劃,其中有超級音樂IP劇《蒲公英的約定》,擬定2019年與觀眾見面。周杰倫大概是找到了一條多棲發展事業的路子。

被遺棄的唱片時代

過節回家,父母的車裡總會響起一些古早的旋律,比如周華健,李宗盛,陳淑樺,還有刀郎。網紅店裡的抖音神曲相反,總是流行什麼它放什麼。

音樂離人們的生活很近,在地鐵上能看到999+熱評的歌曲推薦和精選評論,歌唱類節目更是從未消解,一直活躍在大眾娛樂文化領域。

抖音上有個網紅,釋出的視訊很簡單:一盤磁帶或者CD,開啟,放進去,周杰倫的某一首經典歌曲的聲音便飄了出來。背景是由up主收藏的許多專輯鋪開,她會拿起正在播放的這張專輯在鏡頭前晃一晃,不說話。這樣的視訊會獲得幾千條評論和幾萬個贊,在抖音裡可能不算什麼,但是她如法炮製發了很多條視訊,條條熱度線上。

評論大部分人在緬懷青春,有人說,“我也有這張,可惜搬家丟了。”

周杰倫的音樂在今年經歷了一場數字版權風波,網易雲音樂未能在版權期結束後及時下架音樂,和之後的版權方QQ音樂音樂產生了糾紛。如今,主流的音樂App還有蝦米音樂、酷狗音樂等,大多是向唱片購買有時限的數字音樂版權,極少有買斷版權的情況出現。所以現代人的手機裡,同時裝幾個App的情況很常見。

CD走到了和紙質書一樣的境遇:是否會消亡?不言自喻,堅持閱讀紙質書和傾聽CD的人已經是小眾群體了。據媒體報道,在北京開著的音像店僅有20家左右。音樂體驗變了,網際網路可以提供大部分的免費音樂,付費專輯和單曲購買起來也相當方便,音質對於普通人來說並不重要,何況音質是不是無損也可以自主選擇。

而在八十年代末,唱片繁榮的年代,熱門專輯可是像春運火車票一樣需要搶購的,大環境發展良好,從歌手到從業者,“拼命灌製”才能保證供給。如今,火箭少女的首張專輯創下170萬張的銷售記錄,已是翹楚。

音樂還在,音樂人的輝煌已經退場。黃霑在2003年聲稱“華語音樂已死”,唱片時代凋零,彼時的歌壇巨星還在人們心間留存著珍貴的記憶,現在竟已是青黃不接的境況了。

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沒有帶動版權意識的增長,由唱片業主導的音樂市場可謂是在夾縫中生存,選秀節目的興起又為市場帶來了一陣偶像風潮,卻沒將唱片業的帶回春天。現在,為影視劇唱片尾曲,可能是那些不大牌的歌手們最常見的工作方式了。

周杰倫在今年釋出了新歌《不愛我就拉倒》和《等你下課》,前一首被嘲“土味告白”,後一首在朋友圈裡刷屏,因為更像是周杰倫以往的風格。但是在一些音樂人看來,比起風格陳舊的抒情曲《當你下課》,《不愛我就拉倒》更真實不做作。《不愛我就拉倒》看起來像是融合了當代網際網路文化,並且做了一些“妥協”。

八十年代,從業者眼裡的唱片業前景一片光明,換了光景也不過四十載。“陪跑”的周杰倫,從某種意義上將仍是巨星,在陪時代奔跑。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