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科技日報
  3. 網路

華為徐直軍:去年AI審了500萬張發票,取代60%呼叫中心客服業務

  • 小白兔

  • 2018-10-12 23:06:31

智東西10月12日上海報道,今天,2018華為全聯接大會已經進展到了最後一日。

在這場大會上,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曾經推出兩款昇騰AI晶片、一套AI全棧全場景解決方案,以及正式宣佈華為的“AI發展戰略”,這是華為目前為止最高規格的人工智慧重大戰略釋出。(華為公佈五大AI戰略,推最強7nm昇騰AI晶片!提出十大變革)

▲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華為首席戰略架構師黨文栓

在大會期間,智東西也參與了對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華為首席戰略架構師黨文栓的專訪,深入挖掘了華為這兩顆備受關注的AI晶片背後的故事與未來發展規劃,並通過幾個案例直觀地展現出AI對於華為集團內部效率的革新。

湖南人徐直軍在圈內一直有“金句徐”的名號,言談辛辣風趣,比如在被記者問到華為的“AI轉型”時,徐直軍直言道:

“在華為內部我們最討厭的兩個字就是’轉型’。我們內部的檔案從來沒有提到過這兩個字,這是你說的。轉型意味著你從做一件事轉到做另一件事,華為沒有轉型,只是在前進。”

在本次華為的一系列釋出中,兩款昇騰AI晶片可以說是最為受人關注的新品,包括面向雲端超高算力場景的昇騰910、以及主打終端低功耗AI場景的昇騰310,兩款晶片都採用華為自研的達芬奇架構。

在不同的採訪中,徐直軍也被問到了最多相關問題。

▲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

比如關於昇騰(Ascend)和達芬奇專案這兩個名字的由來。

如今熱賣的華為P20手機的P系列品牌,其實其前身叫做Ascend,不過後來因為“不夠接地氣”而被改作P系列,但這個品牌已經註冊。

此外,華為還註冊了“昇騰”的品牌,“做晶片的人很喜歡這兩個字,就用了。”徐直軍這麼說。

至於“達芬奇專案”這個代號也是研發人員自己取的,因為達芬奇是個歷史上有名的全才,懂得做很多事情,而華為這兩款晶片的架構也是能夠適應端、邊、雲的各個不同場景的,也是個“全才”。

昇騰系列不僅包括華為的AI晶片產品,還包括一些AI晶片IP。

跟英偉達一樣,華為的AI晶片將以板卡、加速模組、一體機等形勢銷售。

不過,華為的AI晶片IP則暫時只在海思晶片內部授權使用,暫不對外。

比如,華為海思在是目前全球安防監控攝像頭晶片的龍頭老大,“安防智慧攝像機晶片裡面就可以放一個(AI晶片IP),”徐直軍說,“我們的機頂盒晶片裡也可以放(AI晶片IP),這樣你對電視說一句話它都聽得懂了。”

徐直軍說,2017年初時,當時華為有個團隊提出了這個想法,說他們有能力做出一個跨場景(端/雲)的統一架構AI晶片。

為什麼呢?徐直軍解釋道,因為在晶片上加入神經網路處理單元不難,簡單來說都是矩陣運算的事情。但是AI晶片同時需要高頻寬吞吐量(I/O)、以及記憶體、低時延等方面的技術,在這方面AI晶片與資料傳輸晶片、路由器晶片等有著相似的技術需求,這些恰好也是華為的強項。

不過,當被問到“昇騰”為什麼沒有延續“麒麟”晶片的產品線時,徐直軍表示,麒麟是華為智慧手機SoC的品牌,不能成為全棧AI場景晶片的品牌。不過,昇騰910的序號是研發人員對著當年麒麟910來起的,“搞技術的人想得沒那麼複雜”。

當被問到為什麼不採用麒麟晶片中使用的寒武紀人工智慧IP時,徐直軍表示:

“寒武紀的(IP)也很好,但是它無法支援我們的全場景,我們需要從雲、到端、到物聯網終端的人工智慧裝置,因此我們要創造性地打造一款新的架構。”

“我們很幸運地找到了這個達芬奇架構,能夠解決極致的功耗與極致的算力需求。現在我們沒看到市場上有其他架構能夠支援這些需求。”

在演講中,徐直軍曾經提到,AI帶來的產業變革將涉及到所有行業、所有組織架構,未來大量的重複工作將會被AI替代,從基層員工到領導的金字塔型架構將會被新的菱形架構取代。

華為內部設有一個“AI使能部門”,專門用於將人工智慧落地到華為自身業務流程當中。

華為首席戰略架構師黨文栓告訴智東西,目前華為已經在很多內部工作上用上了人工智慧,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

比如,在整個2017年裡,華為內部已經有500萬張報銷發票是利用AI來檢查處理的,替代了大量財務人員的重複勞動。雖然發票有很多手寫的、列印錯位的情況出現,但是華為的OCR文字識別準確率也能高達99.8%左右。

在電信運營業務方面,以前華為給移動運營商交付站點時,前期需要華為派專家去現場勘查、交付之後也需要拍照讓專家稽核,但是現在只要運營商自己拍張照片傳過來,華為的AI就能提前判定這個位置的高度、寬度等是否合適設定運營商站點,交付完成後也可以用AI來驗收。

徐直軍還補充道,由於華為面向的是全球市場,現在內部最大的工作量之一就是翻譯,華為內部有龐大的翻譯團隊和祕書團隊。現在華為內部已經引入了科大訊飛、微軟的AI翻譯,但是未來這些翻譯還會更加自動化,未來祕書做會議紀要的工作也可以讓AI來完成。

此外,華為內部已經用人工智慧取代了客服呼叫中心60%的工作量。

徐直軍說,“我們每一個流程都能找到AI帶來的價值。”

華為全聯接大會整三天的內容幾乎全都是圍繞著人工智慧展開的,從這一場大會之後,華為可以說是打響了一場從晶片到框架、從雲到端的全面正向對標國際AI巨頭(Google、英偉達、英特爾、亞馬遜等)的新徵程。

跟很多企業一樣,華為內部如今已經逐漸用上了人工智慧,並且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下一步,就是要將這些人工智慧能力以晶片、雲服務等方式交付到合作伙伴當中。當我們看向今天華為的AI戰略,我們會發現華為真正的野心是打造一個橫跨各領域的底層技術平臺,打造一個強大的AI生態,在無數個蓬勃發展的AI行業中都分得一杯羹。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