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瘦小腿瘦小腿瘦小腿

  1. 首頁
  2. 大中國
  3. 歷史

時有英雄使豎子成名:東漢末年三大名將才德都勝於董卓卻被湮沒了

  • 小白兔

  • 2018-10-12 20:02:01

導讀:皇甫嵩既長於戎馬徵戰,又精通儒學,稱得上是文為儒宗,武為將表。作為平定黃巾起義的首功之臣,皇甫嵩威震天下,無人能出其右。一位名叫閻忠的有識之士勸他推翻漢室,南面稱帝。史書生動記錄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晉書·阮籍傳》記載:“嘗登廣武,觀楚漢戰處,嘆曰:‘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竹林七賢之首的阮籍到底是說楚漢相爭時期“無英雄”,還是說他身處的時代“豎子成名”,恐怕只有本人才知道了。這句話也成了千古之謎

然而,此前約半個世紀,東漢末年三大名將皇甫嵩朱儁(jùn)盧植才德都勝於大梟雄董卓,卻無端被歷史湮沒了。正是因為三人的品格與操守限制了他們的“胡作非為”,才讓心狠手辣、厚顏無恥的大軍閥董卓得以掌握東漢權柄,最終遺臭萬年於後世。與三位英雄相比,董卓小人形象畢現。可謂時有英雄,使豎子成名

《太平清領書》相傳由神人授予方士于吉

漢靈帝(劉巨集,157年出生,168—189年在位)時期,張角接受並宣傳方士于吉《太平清領書》的思想,創立了一個宗教組織——太平道。張角和他的弟弟張樑張寶按照軍事化組織模式,把全國各地的太平道徒眾分為三十六方,大方一萬多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設立一名首領,號令部眾。

184 年,即漢靈帝中平元年,為農曆甲子年,張角發動黃巾起義從黃河北岸到江淮腹地,從東海之濱到河西走廊,到處都是裹著黃色頭巾的起義軍。戰事初起,黃巾軍在各個戰場上取得了一系列的勝利,攻城略地,勢頭很猛,給東漢王朝的地方機構帶來重創。

冀州告急 ! 潁川告急 ! 南陽告急 ! 一批又一批的奔命驛馬疾馳在通往洛陽的官道上。大敵當前,漢靈帝緊急召開御前會議,商討對策。國舅何進被任命為大將軍,統率所有的京畿衛戍部隊。在京師洛陽的周圍設定函谷、太谷、廣成、伊闕、轅、旋門、孟津、小平津八個關隘,防止黃巾勢力進入。

同時任命盧植北中郎將,負責討伐京師北面的黃巾軍;任命皇甫嵩為左中郎將、朱儁為右中郎將,負責討伐京師南面的黃巾軍。朝廷還下詔,鼓勵地方官府、豪強地主招募武勇,協助官軍平亂

東漢政府的官軍雖然數量不到十萬人,但是都屬於精銳部隊,訓練有素,皇甫嵩、朱儁、盧植等又都是久歷沙場的名將,再加上地方豪強大族的支援,戰鬥力並不弱。且看三位名將的表現。

盧植(139—192年),東漢末年著名經學家和將領

盧植身長八尺二寸,聲如洪鐘,性格剛毅,品德高尚,常有匡扶社稷,救濟世人的志向。他年少時,拜大儒馬融為師,並引薦鄭玄為同門。盧植博古通今,喜歡鑽研儒學經典而不侷限於前人界定的章句。馬融是外戚豪族,家中常有歌女表演歌舞,而盧植在馬融家中學習多年,從未為此瞟過一眼,馬融由此對盧植非常敬佩。

盧植學成之後,返回家鄉涿縣教學,門下弟子有劉備公孫瓚。州郡屢次徵闢盧植,他都不應。直到建寧(168—172年)年間,被徵為博士,才開始步入仕途。熹平四年(175年),揚州九江郡蠻族叛亂,朝廷認為盧植文武兼備,於是拜他為九江郡太守。盧植到任後,很快便平定叛亂。

黃巾起義後,盧植率領北軍五校(即屯騎、越騎、步兵、長水、射聲五營)的將士,前往冀州平定黃巾軍。盧植連戰連勝,張角率軍退守廣宗縣,據城死守。盧植率軍包圍廣宗縣城,並挖掘壕溝,製造攻城器械,準備攻城。

張角(?-184年),自稱“天公將軍”

而這時,漢靈帝派小黃門左豐到盧植軍中檢查工作,有人勸盧植向左豐行賄,盧植拒絕。左豐沒討到半點好處,於是懷恨在心,六月,左豐返回雒陽後,向漢靈帝進讒言說:“臣看廣宗縣城很容易攻破,盧植卻按兵不動,難道他是想等老天來誅殺張角嗎?”漢靈帝大怒,下詔免除盧植的職務,並用囚車押送回雒陽,判“減死罪一等”(無期徒刑)。

朝廷拜董卓為東中郎將,接替盧植在冀州平定黃巾軍,但董卓戰敗。董卓被罷免至廷尉受審,判“減死罪一等”。後逢大赦天下,董卓獲得赦免。

同年八月,由左中郎將皇甫嵩統率的另一支政府軍已平定兗州東郡黃巾軍,朝廷則改派皇甫嵩前往冀州平定黃巾軍。皇甫嵩不負眾望,最終凱旋而歸。皇甫嵩返回雒陽後,上書給漢靈帝,將平定冀州黃巾軍的功勞推給盧植,於是盧植官復原職,仍任尚書。

董卓(?—192年),東漢末年軍閥、權臣

中平六年(189年),漢靈帝駕崩,大將軍何進掌控朝政,何進聽信袁紹等人的建議,意圖剷除宦官,徵召幷州牧董卓進京盧植知道董卓必為後患,竭力勸阻,而何進不聽。同年八月,發生政變,何進被殺,董卓進京,掌控朝政。

董卓意欲廢黜少帝劉辯,擁立陳留王劉協為帝,便召文武百官商討,當時無人敢言,只有盧植獨自一人出來反對,董卓大怒,下令將盧植處死,蔡邕為其求情,而議郎彭伯也趕緊出來勸阻董卓說:“盧尚書是海內大儒,士人之望!如今若殺他,天下人都會震驚失望。”董卓這才作罷,僅將盧植免職而已

建安十二年(207年),曹操率軍北伐烏桓,途徑涿縣,下通告稱讚盧植的生平,“故北中郎將盧植,名著海內,學為儒宗,士之楷模,國之楨榦也”。並派人為其掃墓。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唐太宗詔令歷代先賢先儒二十二人配享孔子,其中就包括盧植。

朱儁(?—195年),字公偉,東漢末年名將

朱儁出身寒門,少年時因贍養母親而聞名。其為人好義輕財,鄉裡都敬重他。

後被太守徐珪舉為孝廉。184年,黃巾起義爆發,朱儁擔任右中郎將、持節。平定三郡之地後,被皇甫嵩上表推功,進封西鄉侯,遷任鎮賊中郎將。又率軍討平南陽黃巾。中平二年(185年),進拜右車騎將軍,更封錢塘侯

當時南陽黃巾首領張曼成起兵,自稱“神上使”,擁眾數萬,殺郡守褚貢,屯駐宛城(今河南南陽,劉秀的故鄉,東漢帝鄉)百餘日。後任太守秦頡擊斬張曼成。黃巾餘兵又舉趙弘為帥,人眾越來越多,達到十幾萬人朱儁、荊州刺史徐璆秦頡合兵,共一萬八千多人,揮兵急攻宛城,殺死趙弘

黃巾義軍又以韓忠為帥,仍然佔據宛城。朱儁兵少不敵。於是解散城圍,紮下營壘,築造土山,面對城內,鳴鼓吶喊,擺出進攻城西南的態勢。黃巾軍全都趕赴應敵。朱儁卻自率精兵五千,進攻東北,將士鼓勇,登城而入,韓忠退守小城,驚懼非常,請求投降

黃巾軍與官兵戰場激烈廝殺

朱儁的司馬張超徐璆秦頡皆欲聽之。朱儁不同意,他說:“出兵有形同而實異的地方。當初在秦末的時候,人民沒有穩定的君主,所以以賞附來勸降。現在海內一統,只有黃巾造反,納降他們不能使人向善,討伐他們足以懲惡。現在如果接受他們的投降,那就滋長他們造反的意念,給他們有利就進戰,不利就乞降的想法,這是縱敵長寇的策略,不是良計。”說完,下令急攻,但一連數日,都未能攻克。

朱儁登上土山,瞭望黃巾營壘,然後對張超說道::“我知道了!賊人的外圍堅固,內營逼急,求降不得,想出也出來不得,所以他們殊死戰鬥。萬人一心,尚且不可當,何況是十萬呢!強攻的害處太大了。不如把包圍撤除,集合部隊進城。韓忠看見包圍已經解除了,一定會自己出來,等他們出來,兵心就散了,這是易於攻破的方法啊。”

於是下令解圍。韓忠見圍解,果然引軍出戰,朱儁乘勢進擊,大破其軍,追擊十餘裡,斬殺。韓忠等人只好投降。秦頡殺死韓忠。黃巾餘眾不能自安,又以孫夏為帥,還駐宛城。朱儁進攻,孫夏敗走,朱儁縱兵擊殺數萬。黃巾因此破散流離

董卓與貂蟬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把持政權。因朱儁功高望重的將領,董卓對他格外小心外表與他親近交結,內心則對他頗為忌憚。初平元年(190年),關東州郡起兵討伐董卓,推袁紹為盟主,兵鋒甚為強盛。董卓感到恐懼,想請公卿們商議遷都長安,朱儁屢次阻止。董卓雖然厭惡朱儁和自己作對,但貪圖他的高名,於是上表奏請朱儁為太僕,做自己的副手,遭朱儁婉拒

皇甫嵩盧植在平定黃巾起義的過程中立下了赫赫戰功,卻無法逃脫宦官的暗算盧植只因不肯向監軍宦官行賄,結果被收入囚車押回洛陽,差點丟了性命。

中常侍趙忠在故里鄴城有一處住宅,豪華程度堪比王侯宮殿,明顯逾制。皇甫嵩進軍途經鄴城,隨即向朝廷報告此事,要求沒收充公。另一位中常侍張讓向皇甫嵩索要五千萬錢,被皇甫將軍斷然拒絕了。兩名宦官氣急敗壞,後來在靈帝面前進讒言,收走了皇甫嵩的車騎將軍官印,把他的食邑從八千戶降到二千戶。宦官依附於皇帝,卻最終綁架了皇權

皇甫嵩(?—195年),東漢末期名將,唐德宗時,位列武成王廟六十四將;宋徽宗時,位列武廟七十二將。

皇甫嵩,字義真,安定朝那 ( 今寧夏固原一帶 ) 人,既長於戎馬徵戰,又精通儒學,稱得上是文為儒宗,武為將表。作為平定黃巾起義的首功之臣,皇甫嵩威震天下,無人能出其右

一位名叫閻忠的有識之士勸他推翻漢室,南面稱帝。史書生動記錄了他們之間的對話。

閻忠說:“您現在身建不賞之功,體兼高人之德,而北面庸主,何以求安乎?

皇甫嵩反問道:“夙夜在公,心不忘忠,何故不安?

閻忠說:“豎宦群居,同惡如市,上命不行,權歸近習,昏主之下,難以久居,不賞之功,讒人側目,如不早圖,後悔無及。”

皇甫嵩回絕說:“雖雲多讒,不過放廢,猶有令名,死且不朽。”

劉關張桃園三結義

皇甫嵩重視名節,忠於漢室,可是,天道無親,漢家氣數將盡之際,又有多少豪傑能夠像他這樣守志如一呢?古人有云:“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亂世之中,強樑為道,軍隊就是國家的利器。在討伐黃巾軍過程中掌握了國家利器的雄傑豪強,已經不再唯東漢朝廷馬首是瞻了。

經歷了黃巾之變,東漢王朝“朝政日亂,海內虛困”,徹底滑入了亂世泥淖。中原亂,邊疆亂,官場亂,人心亂,怎一個亂字了得

親身經歷了亂世之殤的思想家仲長統感嘆道:“如此下去,大漢王朝恐怕氣數將盡,不知來世聖人用什麼方法能夠拯救這個社會。”仲長統期盼的來世聖人遙不可及,一批亂世梟雄卻橫刀躍馬,闖入了歷史舞臺

仲長統卒於 220 年,享年四十一歲。就在那一年,漢獻帝遜位,大漢王朝正式謝幕。

卜憲群 總撰稿

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 撰稿

華夏出版社 安徽教育出版社 出版

一部不落窠臼、多維度解釋歷史的全新中國通史,學術著作和大眾閱讀完美結合的橋樑。

全書脫離了一般歷史書編年體或章節體的窠臼,用100個專題探索了中國歷史的大節點、大波折、大趨勢;對人物或事件的評價、解釋更加 多元化、立體化,展示了歷史多面性和複雜性的魅力。

推薦您的文章

其他文章